云川漫步

你是我的神,而我是渎神的人。

我跟女王说:元气故事大赛,我进入决选了,快给我投票!


女王没接话。


半分钟后:


[图片]


我:?


我:千年老二是什么鬼???


女王:(钟坎渊语气)那怎么,“勇争第三”?


我:

[图片]


我:太不吉利啦快给我重发一个!💢


数分钟后:


[图片]


我:舒爽。


中间似乎省略了一些不为人知的步骤

反正你们也看不出来


👉🏻投票就是给《与君...

第十七章  思过

“从现在开始,去墙边站着面壁思过,好好想想自己做错哪些事。饮水机在这里,口渴可以喝水,但如果需要吃东西,必须请示我。需要排泄可以使用里面的洗手间,但如果涉及将规矩排出体外,必须请示我。你手机放在桌上,仅供你联系我。如果有其他紧要的事需要处理,必须请示我。明白了吗?”


“明白。”

珞凇的惩罚,让乌恒璟很意外。


他以为,在他那么无礼地抨击珞凇之后,珞凇一定会刁难他,至少,也要将那十二下打完。


珞凇一直没有让他把规矩取出,他甚至做好了含着规矩挨完十二下的准备。


然而,没有。


没有任何奇奇怪怪的招数,也全然不是那些羞死人的罚法,珞凇只是要他静思己过,甚至连罚跪都不是...

大钟:呵。

[图片]

[图片]


抖机灵一篇。


却怎么都不让我发。


修改提示为——修改全文。


修改全文???


伤心。


我做了半天的图才发的。


我大竹子纵横lofter数百日,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巧妙躲过各种xx,居然因为抖机灵被x。


人生啊。


第十六章 我在惩罚你,你在干什么

预警:🌸


老地方见。


感谢@一醉自救 巨款打赏!


感谢@米酒蛋泥 、@长草的古右右 、@云朵儿 、@夺笋 、@胖胖的鹤 、@·肥貓· 、@呐~~小fafa给泥 、@纸宣 、@赛拉维 的礼物!


感谢所有投喂粮票的朋友们!


特别鸣谢季主任、安寄远和……庭安哥。

原来庭安哥也是我们圈内人(x


[图片]


在投...

《内卷》

原本,大家都在躺平,待咕家中。


后来,有一个人开始996,于是大家都开始肝。


[图片]


哄抬物价啊朋友们!

敲黑板. jpg


最后赢家或为lofter

成功激励鸽子们开始日更了


大家一起躺平咕咕不好吗干什么非要卷


第十五章 绝对压制

“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凭什么这样对我?”

乌恒璟抬起头,红着眼睛,语气却尖锐烦躁。


一直以来,他小心翼翼地在珞凇面前维持着自己的形象,他不敢让珞凇看到他乖张不羁的那一面,努力做出乖乖小孩的样子。不过,也不全是装的,他太过仰望珞凇,以至于他在他面前,情不自禁地就会变得敏感又顺从。


然而那不是真正的乌恒璟。


真正的乌恒璟,是那个从未在黑阁里臣服过任何人的天境;真正的乌恒璟,是那个总是主动控制dxx按自己的想法满足自己,由于过于主动甚至被许多人误以为他的倾向是dxx的天境;真正的乌恒璟,是那个在黑阁大厅热衷骂战,对dxx们毫无敬意,甚至时常嘲讽他们的天境。


那个眼神...

第十四章 云泥之别

乌恒璟抬起眼睛望向珞凇,第一次,他用乞求的目光望向他。


“只是罚跪而已,有什么可难堪的,”珞凇一身深色西服,面无表情地站在他面前,居高临下,将这句话原原本本地重复给他听,“几个字?”


乌恒璟的嘴唇不住地在颤抖,张了张嘴,他想说他知道错了,是他认识浅薄,可惜,他根本发不出声来。


眼泪在眼眶里积聚,却被倔强地压住不往下掉,乌恒璟垂下脑袋,像是一头被俘虏的小兽,不得不垂下他高傲的头颅:“求……求您……”


珞凇全然不为所动:“头抬起来,我问你,这句话几个字。”


语气平平的一句话,却有千斤重,压得乌恒璟喘不过气,他不敢不答,竭尽全力克制着xx的冲动,努力维持正常语气...

Q:等等,三十而立的话,子良已经30多岁了么?!

是的,所以之前你们还撺掇要拍子良。

朋友们,他都30了,做错事还要被哥哥打pg吗?

31 56

Q:竹子姐姐,你知道吗,我在考试入场前,看的不是书,而是您的文。(呜呜呜)

提问时间:2天前。

那么问题来了,考的怎么样?


珞凇:(面无表情)挂科的话

26 86
 
2 / 83

© 云川漫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