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川漫步

你是我的神,而我是渎神的人。

第十二章 不要叫我喻总,要叫老公

“你们要去哪里?!”

喻识墨和李大娘一回头,只见巷子里赫然站着四个壮男和……小冯。


喻识墨昨天在警局见过小冯,知道他是方宗义带在身边的人,兴许,是他秘书。


小冯带着壮男走过来,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眼神刻意躲开喻识墨,只是朝李大娘大声吼道:“李老太!你在这里干什么?儿子不要了吗?!”


说来也奇怪,小冯虽然是方宗义的人,可他身上丝毫没有方宗义的痞气,反而带着一股斯文的书卷气,整个人也生得白白净净,容易害羞的模样。


这回要扮演黑恶势力大佬,全然不像,只能靠嗓子大声吼来增加气势。


喻识墨才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让小冯坏事,他果断挡在李大娘面前:“别听他们的,我已经...

【元气故事大赛】开始投票了。


规则非常简单粗暴:自今天开始,给文章投喂粮票即可。

(仅限粮票,付费礼物不算投票票数)

(给正经章节投喂,不是本篇)


按总粮票数量,选出数量最高的几部作品送评审审议。


我的心情:

[图片]


本来我以为这个榜只是评最受欢迎作品,不会送审。

所以想邀请大家给我投票的。


但是现在……


心情复杂. jpg


……我既想上榜,又不想上榜……


[图片]...


刚才那篇的彩蛋里面,我写:


湛翌君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刚想动一动手指,只觉浑身上下**得难受,连一寸肌肉都调动不了,更不用说后腰处传来古怪的**。


由于“suan.zhang.”不能写,改成**。


但是改成 ** 以后,似乎更加奇怪。


“后腰处传来古怪的**”


** 或许是“震动”?


顶着君哥的死亡凝视逃跑.gif


第十一章 荣枯咫尺异

距离答复日,倒计时:四天。


啾啾——


啾——


啾啾啾——


假山环绕的园林里,一棵银杏树上吊着一个鸟笼,鸟笼里,一只画眉正在活泼地叫着。那画眉削竹头、修长颈,羽毛干燥、毛片粗而薄,一看就是品相极佳的斗鸟。树下是一大块石雕放在红木托上,石雕表面金属似的深灰色泽,石坚如铁,石雕中间镂空,环绕着一个巨大的鱼缸,鱼缸里悠闲地游着三条金头过背金龙鱼,头部的金质十分厚重,炮弹形的鱼身全部覆盖着闪闪发光的金鳞,如同游动的金条一般璀璨。


石雕面前是一张轮椅,轮椅上坐着一个老太太。


老太太坐在树下,眯着眼睛仰着脸,听鸟叫,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她的身后...

第十章 因为我喜欢你

🅿️


喻识墨脱掉拖鞋,悄然拿起床头的水晶烟灰缸,沿着墙根,慢慢地朝套间的客厅走去。


套间里静悄悄,喻识墨走得很轻、很慢,除了他自己的呼吸声和中央空调细微的吹风声以外,听不到其他任何声音。喻识墨睡前没有关我是与客厅之间的门,因此,此刻他站在卧室门口,借助床头灯和月光微弱的照明环顾黑暗,隔光窗帘的遮光效果太好,客厅几乎什么也看不见,他一手紧攥烟灰缸,另一手挪到开关上。


他在心里倒数——


三。


二。


一。


喻识墨猛然推开客厅的吊灯开关!


倾泻而下的光,一下子填满整个客厅!


灯亮的一刹那,喻识墨警觉地环顾四周,可四周静悄悄的,什么...

【分享一个设定】

《踏雪乌啼观海啸》


这是我下一篇圈文的名字,是我非常喜欢的设定——带x惩罚的管教。


现代文,情感向,现在整个情感线大纲已写完,还差剧情线没写。


主要还没想好主角是什么职业的。


这一次想写家族企业。


写一个一言堂式的民营企业,当创始人突然殒命、需要从来没接触过家族业务的二世祖紧急接班的故事。


写过计算机,写过房地产,写过金融,写过矿产,写过快消,写过律政,甚至写过……黑道。


这一次写什么行业呢?


我觉得我们很多人期待管教,都是在期待,当自...

持续扫货中

18 31

《无影2》-后记

历时N久,《无影2》终于写完啦!

撒花!


本文是《无影》的第二篇。

《无影》是《海啸》系列文的衍生文。在《无影》里,秦子良是被动属性设定,剧情与原文主线无关。

《无影1》是讲珞秦第一次实践,当时的秦子良小同学偷跑去约实践,不料竟约到自己敬爱兄长的悲催故事,全文txt在群里有。


整理了一下自己写文时在文档里留下的作话,蛮有趣的,分享给你们:


写完这一段感觉。

我真的挺吃装乖那一套的。

吃到你明知道都是装的也会被取悦的程度。


我写这一段的时候,就各种钟坎渊附体,各种想说“愿意...

第八章&第九章 我还可以相信谁

苏国,建江省,昔州市,某高楼楼顶天台。


一个穿白衬衫的男人推开天台的门走进去,面露不虞:“半夜十二点紧急呼叫我过来,你最好给我一个充足的理由。”


天台上还有一个年轻男人,正立在楼边,背对门口,从高处眺望深夜昔州,淡道:“想见你,够充足么?”


明明是一句调戏的话,却被他说得无比正经。


白衬衫一腔怒火被他轻轻一句话噎在胸口,憋了半天,吐出一句:“正常点,恩?”


年轻男人转过身,问道:“小迁儿最近怎么样?”


那人赫然是——湛翌君。


与之见面的白衬衫男人,是傅恒宇。


这两个人,一个是昔州市刑侦支队副队长,一个是红遍昔州的大商人,本该毫无交集,可看...

 
3 / 83

© 云川漫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