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川漫步

你是我的神,而我是渎神的人。

【原创】完美情人

1

贺祯堪称一位完美情人。

——苏小婉如是想道。


贺祯,苏小婉的男朋友,一位计算机工程师,温柔又体贴,细心得甚至有些不像一个直男。


他编了一个小程序算好每月周期,在苏小婉每个月亲戚来之前那几天把红糖切成小块放在冰箱里备好。

在痛经的那一天,用小锅慢煮,熬出一杯浓浓红糖水,凉到温温的程度,喂她喝下一片布洛芬。

他给她敷上热水袋,一边给她揉肚子,一边给她讲故事,分散注意力。


苏小婉在广告公司上班,工作一阵忙一阵闲,忙起来虈经常要加班到很晚。

作为程序员,贺祯也加班。

有时,两个人都加班得晚了,他会去接她一起下班,车上放着保鲜盒,盒子里是一盒水果,有时是鲜切的芒果,被切成一小块一小块,还贴心地放了小叉子;有时是洗好的草莓,每一颗大小、色泽都很均匀,逐个切掉草莓蒂,只剩下一片最诱人的红尖朝上放着,宛若一颗颗红心。

有时,贺祯会提早下班回家,给她炖好晚上的夜宵糖水。

贺祯很会烧饭,他们在一起以后,贺祯几乎包揽了家里全部的厨房大事,用他的话来说就是——“老婆上班已经那么辛苦了,下班回家多休息”。


苏小婉埋怨说:我都被你喂胖了。

贺祯总是温柔地回答:胖了好,胖了就没人惦记你,只有我爱你。

苏小婉:讨厌!



贺祯记得住他们每一个纪虈念日—— 一百天,两百天,周年,生日,情人节。

他会在每一个节日都送她礼物,安排好惊喜项目。


有一天的下午,苏小婉正上着班,忽然收到贺祯的短信。

贺祯:宝宝,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时刻吗?

苏小婉迷茫地回道:什么?

贺祯:刚才那一刻,距离我们第一次见面,正好131天零4小时。

贺祯:快下楼看看,给你订了一束花,掐点送到。


苏小婉望着信息惊讶地张大了嘴——131天零4小时?这是怎么算出来的?

她掰着手指算了好久,才搞明白是第几个月。

等她走到楼下,果然有一大捧玫瑰被送到前台,前台的小姑娘已经八卦地围成一圈,见她过来,夸张地喊道:“‘送给我最爱的小婉’,天呐这也太浪漫了!”


苏小婉在一众小姑娘的尖叫声里捧着花、红着脸回到办公室。


苏小婉:讨厌,人家都笑我了!

贺祯回道:恩,光想着你了,冷落了你的闺蜜们,确实不妥。给大家点了奶茶,一会儿就送到。

四十分钟后,外卖小哥拎着满满一箱奶茶来到前台,朗声问道——“谁是苏小婉?”


苏小婉再次红着脸,在办公室一众小姐妹的祝福下给每个人分发完了奶茶。


从此以后,贺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给苏小婉的办公室寄去各种下午茶、小零食。

吃人嘴短。

公司里的每个人,顿时都成为贺祯的铁粉,在苏小婉面前花式夸赞她男朋友。


苏小婉有时候觉得自己像做梦一样。

她和每一个青春懵懂的小女生一样,憧憬过偶像剧般的爱情,却未曾想过,有一天,那爱情真的能降临在自己身上。

那么好的一个男人,居然直到二十七岁还单身。


后来,苏小婉才知道,贺祯不是单身到了二十七岁,他和前女友谈了七年的恋爱,到他二十五岁那年,刚刚分手。





2

苏小婉知道这一切,是在贺祯的求婚仪式上。


过程十分狗血。

那一天,是苏小婉的生日,贺祯叫来许多好友,本意是在一众好友的见证下,向她求婚。

不料,一位迟到的哥们儿错过了求婚仪式,一赶到现场便风风火火地往里冲,大着嗓门喊道:“祯哥不好意思,我刚回国、飞机晚点,来迟了!恭喜祯哥和静静终于修成正果!你俩这些年太不容易了!”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静静是谁?

苏小婉不知道。

但她确实能感觉到,“静静”这个名字一出,全场寂静,原本喧闹起哄的人群此刻鸦雀无声。

她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好像在场每一个人都认识“静静”,唯独她不认识。她像是被排除在圈子外的游离群众, 众人皆醒,唯我独醉。


迟到的哥们儿看清她的脸后,甚至还没反应过来,傻愣愣地说道:“诶——这是谁?”

周围群众:……

贺祯倒是很淡定。

他既淡定又大方地牵起苏小婉的手走过去:“这是你嫂子。我和林静,两年前已经分手了。”




3

贺祯不愧是完美情人。

在求婚仪式结束以后,贺祯第一时间对苏小婉进行了详细的解释。



“宝宝,对不起,今天是我考虑不周,让你受委屈了。”


“小周是我高中好友,我们高中的时候感情很好,但自从他五年前出国以来,联系得少了。今天他第一天回国,我本来也没邀请他来,他是通过我们的共同朋友小李知道的求婚地点,匆忙赶过来。他也没了解清楚情况,还停留在高中,我和林静谈恋爱那会儿的记忆。”


“林静是我前女友,我中学同学,我们在一起七年,但我们两年前已经分手,这两年也没再联系过。”


“这是我的手机,宝宝,你看,这个人就是林静,我们的聊天窗口是空的,她的朋友圈,我也从来不点赞评论。没有删除她好友,只是因为觉得没有必要,毕竟现在仅仅是陌生人。不过如果你介意的话,我现在可以立刻删除她,反正也不会再联系了。”


贺祯拉着她的手,真诚地看着她:“宝宝,真的对不起,以前没跟你提,不是我有意回避,是觉得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人总要向前看。你对林静还有什么疑问,现在都可以问我,我一定如实告诉你。我最担心的,是你憋着不问,反而让我们两个人之间出现嫌隙。”



苏小婉一直觉得自己是一个大方得体的女生。

大方得体,就是不能胡搅蛮缠。

前女友而已嘛,谁还没个过往情史?


她点头接受了贺祯的解释,没再纠缠此事。

反而是贺祯,担心她心里不舒服,仍是哄了她好长时间。




4

嘴上这么说,女人终归是八卦的生物。

苏小婉还是没能按捺住内心的好奇,辗转几人,找到了一位林静与自己的共同好友——吴卉。


在某个阳光明媚的午后,苏小婉约吴卉在咖啡馆里,吴卉义愤填膺地说道:“贺祯啊,我知道,那个直男癌,根本不懂得尊重女性,跟他完全无法沟通,脑子简直是方的!活该他单身一辈子!”

苏小婉一愣。

这……这些词语,形容的是贺祯吗?


苏小婉从吴卉嘴里认识到了一个完全不同的贺祯。


林静痛经虈痛得下不来床,贺祯从药店买了一盒布洛芬。

林静说,我不吃止疼药,我要喝红糖水喝,我以前每次痛经都喝红糖水。

贺祯面无表情地说道:科学研究表明红糖水就是安慰剂,是人们“以形补形”的落后观念。

林静说:那你给我揉肚子。

贺祯说:我给你揉,除了增加我的劳动量,无法起到任何缓解作用。

林静气得骂他:你为什么一点都不关心我?!

贺祯也气得皱眉:你为什么总是相信伪科学?!



林静是一家知名造车厂的销虈售,那时候刚上班,工作很忙。

林静有工作上的应酬,贺祯不许她去,理由是不喜欢林静跟那些臭男人一起喝酒。

林静要出差去拜访外地的供应商,贺祯不许她去,理由是她一个小姑娘独自出城不安全。

贺祯甚至,不许她加班。

贺祯说:我工作忙,你工作也忙,将来谁来照顾家里?!

林静说:你就不能顾家吗?

贺祯皱眉:我希望我老婆是能够顾家的,而不是天天在外忙得不着边际。

林静气得说:你为什么那么大男子主义?!

贺祯说:你那工作又赚不了几个钱,还整天不着家,辞职我养你,不好吗?



林静周末约了闺蜜和贺祯一起吃饭,被贺祯果断拒绝了。

——我一个大男人,跟你们一群女人在一起有什么好聊的?

林静气呼呼地说:我就是想让你陪我!

贺祯说:我工作很忙的。你能不能别总是那么粘人?



林静说:明天是情人节,你请我吃饭吧。

贺祯揉着太阳穴:静静,节日这种东西,是商家制造出来割韭菜的噱头。同样一顿饭,今天可以吃,明天也可以吃,可今天去吃价格就得翻上两倍。所以我们为什么要上赶着去当韭菜?

林静说:可明天就不是情人节了!

贺祯却说:我真的不明白,你们女人为什么总是喜欢没有性价比的东西?



苏小婉听完,顿时懂了,为什么贺祯会那么好。

爱情这回事,原来是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5

一日深夜,苏小婉加班回家,贺祯像往常一样给她炖好糖水夜宵,在门口笑着接过她手里的手提包,温柔地说道:“老婆辛苦了!”


苏小婉换好家居服坐上餐桌,搅着面前蜜香的糖水,还是没忍住问出了那个在她心底深藏依旧的问题——“你和林静,为什么会分手?”

那是她头一次在贺祯的脸上看到名为“愣神”的表情。

贺祯足足愣了有五秒,他那双素来温柔淡定的眸子倏地黯然下去,淡淡道:“我那时太年轻,不懂得怎么去爱一个人,是我伤她太深。”

苏小婉听见自己轻声问道:“你后悔吗?”

她想问:现在你已经懂得怎么去爱一个人了,你后悔吗?后悔没早点懂吗?后悔没好好对林静吗?后悔和她分手吗?后悔——和我在一起吗?

但她没能问出口,问出口的,只有那四个字——你后悔吗?


贺祯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只是抬起头看着她,眼里闪烁着复杂的光芒,他说——

“我有你了。上天让我遇见你,就是最好的安排。”




6

三个月后,贺祯和苏小婉结了婚。

林静这个名字,像是出现在他们爱情里的一阵风,吹了过去,再未回来。


有些人,一旦错过,就不会再回来。








——————————————————

听《乐队的夏天》里面木马乐队改编刘若英的《后来》,听得太感动了,非常喜欢改编里那股金光璀璨的热烈。

青春不再,伊人已远走,少年却永不老。

我曾经无数次幻想过我的爱情以此为终——我们终将成为“成熟的大人”,成为别人眼中的完美情人,然而身边的那个人,不是你。


“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可惜你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














评论(96)
热度(3919)
  1. 共15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云川漫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