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川漫步

你是我的神,而我是渎神的人。

见翌思迁:第一章 湛翌君

文案及设定

腹黑手更黑的老狐狸 vs 又皮又脆的叛逆狼崽




——————————


“老板,来啦!”


“行长好!”


苏国,建江省省会昔州市,湛学堂福利院的门口,一个中年男人走下一辆纯黑的丰田埃尔法MPV,福利院的院长秦恒早早地在门口等他,一同等着的,还有自幼在福利院长大、刚从江港大学本科毕业的湛翌君。


来人一身深灰西装,宽额头、厚鼻梁,两道浓浓的剑眉横在眼眶之上,举手投足之间皆散发着帝王的霸气,这人不是别人,正是湛学堂福利院的资助者——建江商业银行的行长湛秉言。


建江商业银行,是从建江省本地成长起来的城市商业银行,银行股东结构,除了市国资的第一大股东地位以外,湛秉言自己也持有银行股份,是第二大股东,可以说,这家银行,是湛家一手创办并发展起来的。


湛学堂收的都是无父无母的孤儿,冠以“湛”姓,湛秉言将他们视为自己的孩子一般养大,湛学堂单独办有配套的幼儿园和小学,小升初参加全市统考,整体成绩优异,市重点初中录取率超过百分之七十。湛翌君就是其中之一,福利院里的阿姨告诉他,他是一个弃婴,被丢弃在湛学堂门口,当时的湛翌君只有三斤多,小猫一样的一小只,窝在襁褓里,看个头,是早产儿,他的亲生父母也许是穷苦人家,大概是觉得付不起保温箱的钱,觉得养不活他,于是就丢弃在福利院的门口。


湛翌君自幼成绩优异,读的全市最好的初中和高中,中学连跳两级报送至全国排名前三的大学——江港大学,并在那里完成本科学业,如今他学成归来,作为优秀毕业生的代表与秦恒院长一起接待湛秉言。


“老板,这就是湛翌君。”

秦恒笑着介绍道。


“哦,翌君啊,我记得你!”湛秉言爽朗大笑,转过头专注地端详着他,“都长这么高啦!我印象中,他总还是那个一丁点大的小娃娃,时间过得真快啊!”


“翌君刚从江港大学毕业,想着回来建设咱们昔州市。”


“好啊!喝水不忘挖井人,小娃娃,有颗感恩的心,你才能走的更长远!”湛秉言朗声道,“你也是江港大学毕业的?那还是我的小学弟,恩?哈哈!我也是江港大学毕业的,我高考那一年,江大刚刚创办财政系,我的志愿,填的金融,结果系主任专门打电话到我家,问我愿不愿意改去财政!那时候我们哪儿懂什么叫财政,恩?想着人家系主任亲自给你打电话,总不能不去,于是稀里糊涂地就读了财政系!说来惭愧,大学四年,都不知道读了些什么!不过,你们现在不一样啦!我听说啊,现在江大金融学院在全国也是数一数二的!”


湛翌君淡道:“都是席院长带的好。”

他话里有话,不着痕迹。湛翌君来之前做过功课,知道如今金融学院的院长席教授是湛秉言当年的导师,他故意把话题往这个方向引,就是想拉进两人之间的距离。


果然,一句“席院长”勾起湛秉言对往事的回忆,他脸上的笑容更深:“席教授,那可是我当年的导师啊!他啊,他当年严厉得要命,我们都怕他,最怕被他留堂单独问虈讯,因为,他肯定要逮着你一顿挑剔,再是一顿猛批!”


湛翌君道:“席院长专业能力很强,他的课,课后我去问过他几次问题,他也都很谦和。”


“是吗?那说明,我的这位老导师啊,特别喜欢你!”湛秉言看着他,满眼都是长辈的疼爱,情不自禁地说道,“真好!翌君很争气,你爸妈若是泉下有知,一定会为你骄傲的!”


秦恒适时地接道:“今年高考的孩子们也都考得特别好,湛学堂的毕业生,一本率超过百分之九十。”


湛秉言感慨道:“好啊!每年能给社会输送这么多优秀人才,我湛秉言,算是没有白活。老秦,带我去你们的小学转转,我想看看孩子们。”


“好啊,老板,这边走。”


秦恒刚引着湛秉言往前走,忽然湛秉言的手机响了,湛秉言拿起手机,看了屏幕一眼,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他摇了摇头,叹着气示意他们等一下,而后接起了电话:


“喂,任老师。”


“对,我今天回昔州了。”


“是吗?这么严重!”


“哎,真不好意思,给你们添麻烦了。”


“是,我知道,但我和他虈妈妈工作都太忙,平时说实话,也没时间管他;再加上这孩子,太有个性,根本不听我们两个的话。”


“小迁儿从小啊,就是他奶奶带大的,老人家,太宠!宠得他无法无天。以前我妈活着的时候,偶尔说他几句,他还肯听,这不年初老人家走了,得!彻底没人能镇得住他!”


“老师您是不知道,上回,就是小迁儿在学校倒卖什么超级英雄卡那次,我把他关在阁楼里好好骂了一顿,结果——根本没用!这孩子,你跟他讲道理,你讲一句,他有十句等着你!让他学习他也不好好学,净给我惹是生非,我看啊,干脆给他办辍学手续,给他报个武校上算了。”


“哎,我是真头疼!老师您要是能管得住他,我都恨不得交给您管!”


“是、是,我回去一定教育他。这孩子,怎么能做出这种事呢!”


湛秉言挂断电话,长叹一声,抬起头:“不好意思,我儿子的班主任打电话来。哎,这小子,又给我闯祸!”


他眉头紧锁,朝安庐问道:“咱们说到哪里了?”


秦恒微笑着答道:“您刚才说,想去咱们小学看看学生。”


湛翌君望着湛秉言眉间的愁色,忽然开口说道:“小公子,好像很难管教的样子?”


这一问,似是打开了湛秉言的话匣子,他连声叹气:“难管!那不是一般的难管!哎,秦院长你说,我资助办福利院也算是积德了吧,怎么生了这么个缺德玩意儿!”


哦?

湛翌君眼底流动着异样的神采,他不露声色地说道:“我想和您打个赌。”


恩?

湛秉言来了兴致:“小子,你要和我赌什么?”


湛翌君侃侃道来:“我这次毕业回到昔州,就是想跟着您。所以,我想跟你打这个赌,您管不下小公子,我替您管,如果我能让小公子心甘情愿认我作老师便算我赢,若是我赢了,请您允许我进建江商业银行给您当秘书。”


湛秉言一愣,而后朗声大笑:“哈哈哈哈——!你知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你若是想进建江银行,我们有校招渠道,我可以给你推荐我们人力部的同事,可是你要当行长秘书?!小子,你好大的口气!你知不知道要成为行长秘书,得有多少知识储备、要经过多少轮筛选,恩?!”


湛翌君镇静自若,他不慌不忙地答道:“需要哪些知识,您可以考我,考试通过,再正式聘用。我只是想让您,给我这个参加筛选的机会。”


湛秉言望着面前这张稚气未脱的脸,自信、镇静、大气、沉稳,是块做业务的好料子,他一拍湛翌君的肩膀:“好!年轻人,有志气!我喜欢有闯劲的年轻人!”


他话锋一转:“不过,小子,你算是踢到了铁板上了!我儿子那可不是省油的灯啊!你别看我在外面叱咤风云,好似很威风的样子,可到了家里,我根本管不住他,他也不愿听我的。别说什么心甘情愿,从前的老师,都是我硬逼着塞给他的,就算我在后头逼着,他也从不肯好好听话。我前前后后,给他换过八个家庭教师,全被他给气跑了!你一个刚毕业的学生,你能降得住他吗?!我恐怕,你还没摸着他的门,就被他给赶跑了。”


“既然您这么自信我做不到,那不如跟我赌一把;若是我赢了,今后小公子有人管,不给您闯祸,您也不亏,”湛翌君唇角噙着自信的微笑,目光投向深远处,“实不相瞒,我就喜欢挑战。”


湛秉言望着他:“好!我就跟你打这个赌!我倒是很好奇,你会用什么样的手段。”







——————————————

感谢 @GYY 、 @浮离 、 @小虎 、 @Spencer_阿幸 、 @风流怪 、 @千与千寻千 、 @没有抹茶的拿铁 、 @柒无 打赏!

感谢 @rizaaaa 、 @晏晏 巨款打赏!

(应该没有漏掉吧,我对了三遍)




1)

湛迁:小爷那么帅,为什么开篇第一章要把我写成一个混世魔王???

竹子:咳。在我们写作上,有一种写法叫对比,就是当我们为了突出大虈虈boss的帅,会先写一个很厉害的反派人物,然后写反派被大虈虈boss轻易ko。

湛迁:恩???你说谁是——??!!


2)

多日后,湛迁面容憔悴地探出头来:湛翌君,你敢不敢跟我爸说说你用的什么样的手段!!恩?!

什么样!的!手段!








评论(138)
热度(2029)
  1. 共8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云川漫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