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川漫步

你是我的神,而我是渎神的人。

见翌思迁:第四十八章 感情深,一口闷(2)

文案及设定

腹黑手更黑的老狐狸 vs 又皮又脆的叛逆狼崽



——————————————

和陶赟分开以后,湛迁好奇地问道:“陶教练是你师兄?你有师兄?”


湛翌君说道:“怎么,很奇怪吗?其实也不算师兄,只是当初教我学武的老师碰巧后来做过他的教练,所以认识,后来,就这么叫了。”


“诶?”湛迁像是发现了什么极有意思的事情一般,望向湛翌君,一双眼睛里闪着狡黠的光,“教练既然是你师兄,那他揍过你没有?”


湛翌君:?


湛翌君无奈地按了一下饶有兴致的小孩的头顶:“你这脑子里都装着什么奇怪的想法。”


湛迁不依不饶:“有还是没有啊?”


“跟你有关系?”


湛迁自信满满:“那肯定是有了!”


湛翌君答道:“没有。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整天惹是生非要人拎着戒尺盯着。”


“不可能!师父,你小时候肯定被揍过,不然你哪儿来的这么多规矩?”


湛翌君正色道:“还真没有。”


“怎么会!如果你没有被揍过,那你……那你怎么想起来要揍我?”


湛翌君一本正经地说道:“因为你欠揍。”


湛迁:?


黄昏的停车场,光线不足。


黑暗中,湛迁脸红了。


听听,这叫什么话?


狼崽子不甘心追问道:“你没挨过打,你那么多规矩是哪儿来的?”


“首先,我没有‘那么多’规矩,第一次就跟你说了,在我这儿,不能碰的规矩就两条。”


狼崽子锲而不舍:“那么你的两条规矩是哪儿来的?”


湛翌君淡道:“我有脑子。”


湛迁泄气一般地跟在他身边,闷闷不乐。


湛翌君好笑道:“怎么,你好像很期待我被罚?”


湛迁狡黠地笑,大方承认道:“当然,想看你规规矩矩地垂手立着听训是什么模样。嘿嘿,一定很有趣。”


湛翌君抬手轻拍一下小孩的后臀:“想着吧。”





烧烤店店名叫“柏哥的店”,顾名思义,老板,就叫柏哥。


柏哥是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人,草原汉子,生的膀大腰圆,满脸络腮胡,花臂刺青,看着一脸凶神恶煞黑社会的模样,实则为人豪爽、好善乐施,因此广结朋友,昔州市交际花简云昊,也是老板的朋友之一。


店的招牌当然是烤全羊,精选的羔羊、红柳大串,不过湛翌君和湛迁两个人,显然吃不完一整只羊,所以点了些烤串。


湛翌君看着满菜单的羊排、羊拐筋、羊肥肠、羊油羊肝,只觉得脑仁里都飘着油腻腻的肥筋肥油,他平日里吃的清淡,倒是湛迁素来吃得重口味,平日里就喜欢吃辣,对烧烤这类重油、重辣的食物更是喜欢。


湛迁兴致勃勃地点着菜,抬头看了一眼湛翌君,觉察到湛翌君的异样,说道:“师父,你不喜欢?”


湛翌君好脾气地说道:“没事,跟着你尝尝。”


“你尝尝吧!这家店的羊肉特别正宗,全部是从草原空运来的,不是市面上卖的那种,一点也不腥,可能是整个昔州市最好吃的烧烤店,”狼崽子眼睛里闪着光,刷刷地在菜单上勾着,“我给你点些素菜!土豆、韭菜、茄子,都是烧烤界素菜的灵魂。”


湛翌君无声地笑了笑。


小孩子就是这样,他会把他觉得好的都捧到你面前送给你。


点好菜以后,湛迁忽然跑开,过了一会儿,拎回来一个茶壶,给湛翌君倒上一杯茶,又给自己倒上一杯。


湛迁端起茶杯举到湛翌君面前:“来——干。”


湛翌君疑惑:“干?干杯?”


湛迁满脸写着自信:“你刚刚不是说我没给你敬过茶么?我现在补上,补完了,我也是你的‘正经弟子’。我看我爸他们敬酒就是这么敬的——感情深,一口闷,敬茶,也差不多吧。”


“一口闷?”

湛翌君印象中的拜师茶都是规规矩矩地跪下奉茶,哪有这样一口闷?可是,狼崽子眼睛里闪烁的光芒太过认真,湛翌君不忍嘲笑他,绷住脸道:“小迁儿,你这是拜师呢,还是跟我拜把子?”


湛迁端着茶杯,一双眼睛忽闪忽闪地看着湛翌君,认真地说道:“拜什么都可以,只要您肯收我。”


这话说的……


小孩眼里的光芒太渴望也太虔诚,让湛翌君连开他玩笑的心思都生不出来。


要多大的信任,才能让这个骄傲的小孩说出“拜什么都可以,只要您肯收我”这么低姿态的话来呢?


湛翌君忽然深深地感受到,小孩大概真的很喜欢他,也很信任他,信任到,愿意不计较自尊。


被小孩全心信任的感觉,让湛翌君心上一暖,他忽然,有些感动。


他淡淡地勾了勾嘴角,举起茶杯,和小孩轻轻一碰——“好。”


他一仰头,将一杯茶一饮而尽。


湛迁也跟着把杯中茶喝尽,郑重地喊了一声:“师父。”


湛翌君看着他点了点头,算是认可。


湛迁咧嘴笑了。


他虽然已经叫湛翌君“师父”叫了很长时间,可直到这一刻,他才真正地觉得,他们之间已经完成了某种仪式,他们是真正的师徒了。




菜上得很快,先上了一份羊排,湛迁热情地替湛翌君撒好粉料递过去,期盼地眼神望着他:“怎么样?”


湛翌君咬了一口,惜字如金:“不错。”


不过这短小的两个字丝毫没有影响狼崽子的好心情,湛迁开心得就像听到了世界上最动听的赞美,每上一个菜都极为主动地给湛翌君夹菜。


忽然服务生端上来两串黑乎乎、圆虈鼓虈鼓的东西,湛翌君没认出来这是什么,说道:“恩?”


湛迁神秘地一笑:“师父,这是专门给你点的。”


看他这副样子,总觉得不是什么好东西,湛翌君似笑非笑:“给我点的?补胳膊的?吃饱了好揍你?”


湛迁切了一声:“大腰子,补肾的。”


他诡笑着:“男人嘛,嘿嘿。”


湛翌君看着装大人的小崽子哭笑不得:“你整天操心些什么乱七八糟的?”


“啧,我这是为你好,”湛迁把烤盘往湛翌君的方向推了推,“尝尝。”


湛翌君望着面前黑漆漆的物体,虽然店家用了各种香料努力遮住羊腰的膻腥气,可是仍然掩盖不住它的气味,湛翌君是拒绝的。


湛迁继续推销:“师父!!这是他们家的特色,每日限虈量,你看这成色,烤得多好,外焦里嫩,我特地给你点的!”


湛翌君面无表情:“不要。”


“来嘛,就尝一口。你尝一口,保证爱上这个滋味。”


湛翌君面无表情地把烤盘推回去:“你自己吃。”


湛迁扁着嘴,故意叹气道:“哎,弟子精心为师父挑选的菜,师父却狠心拒绝,没关系,我不会难过的。师父不用担心我,我自己能克服,不会因为师父辜负了我一番好意而伤心的。”


湛翌君哭笑不得,这小崽子从哪儿学的道德绑架这套说辞?


不过,他还真吃这一套,看着小崽子委委屈屈的模样,明知道是装的,也狠不下心拒绝。


湛翌君无奈地摇着头,从签子上摘下一块羊腰放进自己碗里,皱着眉毛、屏住呼吸,咬了一口,只觉得腥气瞬间充满口腔,可羊骚虈味之下,掩盖不住的,竟是肉虈香和鲜味,体验竟然还……可以。


“怎么样,好吃吧?”

湛迁期待地望着他。


湛翌君面无表情地说了两个字:“还行。”


湛迁眼看着他师父随便嚼了两口就把整块腰子吞入腹中,吞完还喝了一整杯茶来压味,就这,他居然还硬着头皮说“还行”?


湛迁不敢笑得太明显,心里早就乐开了花。


原来师父也有这么有趣的一面。


湛迁乐呵呵地往腰子上洒了厚厚一层辣椒粉,把剩下的都吃完了以后,他漫不经心地转着茶杯,假装不经意地问道:“师父,你把我推给陶教练,后悔吗?”


“我后悔什么?后悔介绍给你一个好老师?”


“教练可是苏国自虈由搏击锦标赛冠军,他比你厉害多了。”


“当然,他是冠军,肯定很厉害。”


“我跟着陶教练学,以后肯定比你厉害。到时候你再揍我,我就把你打趴到地上,嘿嘿。”


湛翌君淡道:“你也得有那个胆子。”


“我说真的!”狼崽子乖不过三秒,此刻一扫刚才拜师时的兴奋,向前探过身子,兴致勃勃地看着湛翌君,“再等一段时间,我一定要跟你比一场。”


“你想比,现在就可以比。为什么要再等一段时间?”


“因为再等一段时间我就能赢你。”


“哦?”


湛翌君不露声色,心里想的是——那是不可能的。任何的对战,体型绝对是第一影响因素,才刚上初一的小同学,身体尚未完全发育,无论是力量还是身高都差了一大截,要他徒手和一个成年男人对打,纵是掌握极为高超的搏斗技巧,也毫无胜算。


可他看着小狼崽子跃跃欲试的样子,深深觉得他另有所图。


“你等着瞧吧!”果然,湛迁得意地扬着下巴,神神秘秘,“我不仅要跟你比,还要跟你赌。”


湛翌君心里好笑,果然是有所图,他面上仍是不露声色,淡淡问道:“赌什么?”


“如果我赢了……”湛迁说到这里,停顿几秒,故作轻松的语气里,藏着紧张,“我们,回到从前吧。你继续教我。”


原来是为了这个。


因为许镜的事,湛翌君当初发火说不再教他习武。


原来这小子兜兜转转,竟为了这事。


湛翌君沉得住气,继续问道:“若是你输了呢?”


“若是我输了,我……我保证再不来烦你。”


湛翌君点点头:“听起来似乎很公平。”


湛迁歪头看他,眸子里闪着光:“怎么样,答应吗?”


“行,我跟你比一场,不过——”湛翌君浅浅一笑,“你想让我教你,我现在就可以教,不需要赌注。”


湛迁哼了一声:“那可不行!万一你哪天又发脾气不教我,我岂不是亏了。我要让你不得不教我。”


“我也不会乱发脾气,”此前给他讲过一堆道理,敢情小崽子一句也没听进去,还在这儿琢磨着乱七八糟的东西,湛翌君耐着性子,又解释一遍,“我教你搏斗是让你保护自己的,结果你拿去欺负同学,你说我该不该生气?”


湛迁察觉到一丝危险的气息,感到谈话再继续下去,好不容易得来的温馨氛围又要被破坏,又得进入训话模式,于是明智地决定转换话题:“那你当初,为什么要习武呢?”


“为了保护我想保护的人,”湛翌君轻描淡写,“之前也和你说过,因为当初总是有人找M的麻烦,为了保护他,也为了保护自己。”


湛迁眨眨眼睛,小脑子里不知想了什么,忽然笑起来:“你看你还教我要尊重规则,你自己都不相信那套说辞!你如果相信规则,在碰到有别人欺负M的时候,你就不应该自己习武,你应该去找老师啊。要我说,这个世界就是比谁拳头硬,弱肉强食、适者生存。我还是比较喜欢你一开始的时候跟我说的,这个世界的规则掌握在强者手里,强者可以为所欲为,弱者只能摇尾乞怜。”


他顿了顿,语气里透着自信:“所以,我要变得更强,等我变得足够强,就再也没有人敢欺负我。”


也再没有人敢违抗我,没有人敢抛下我。


被湛翌君冷了数月,他是真的给冷怕了,他不想再体会一次失去,他不想再仰仗别人的施舍而活,别人愿意施舍他一点爱,他就只能仰头接着,如果接不到,他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原地等着,等那人回心转意,像一株沙漠中的植物,苦苦仰着头,等着一片降雨,那雨若是肯来,便是能救他命的神,若是不肯,他只能苦苦等着。


太苦了。


这种恐惧,他一辈子也不想再体会第二次。


他想要,能抓在手中的权力。


他想要,永不终结的爱。


湛迁说完,见湛翌君半天没有回话,扬过头看他:“没话说了?”


湛翌君轻笑一声:“是没有必要跟你辩驳。你只要记住一点,只要你在我眼皮子底下一天,就不准做出恃强凌弱的事来,无论是仗着自己的家世、仗着自己的校园影响力还是你的拳头,否则——”


他淡淡地说着恐吓的话:“打一百不长记性,那就打两百。屁虈股打烂了还不长记性,就把腿打断。”


湛迁不满地嘟囔道:“您就会凶我。”


一顿饭吃得温馨极了。


许是因为重归于好,湛迁表现出了格外的粘人,一路粘着湛翌君跟他聊天,回家以后还缠着湛翌君陪他写作业,晚上还非要湛翌君陪他睡觉。






——————————————

感谢在afd打赏的小伙伴们,所以是双更!

(其实有三更的量。



1)

大家:想看湛翌君被拍!

竹子:好的,这就让你们死心。


2)

至此,第一节“收服”圆满结束啦,即将进入第二节“升温”。

小甜文作者竹子会给大家带来很多很多的糖(和拍)的。






评论(81)
热度(932)
  1. 共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云川漫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