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川漫步

你是我的神,而我是渎神的人。

见翌思迁:第七十章 梨花(2)

文案及设定

腹黑手更黑的老狐狸 vs 又皮又脆的叛逆狼崽



——————————————

湛家的餐桌,是一张圆桌,湛秉言坐到主位,裴骏成和姜颐分别坐在他一左一右两边,姜颐的旁边,是给安庐预留的位置,湛翌君坐到裴骏成的旁边,湛迁毫不犹豫地上前一步,硬是挤到湛翌君和裴沫中间,非要挨着湛翌君、坐到他的另一边,湛秉言却在这时发话:“小迁儿,你挪一个,坐安伯伯旁边,这个位置让给沫沫。”


“为什么?!”湛迁不满地嚷起来,“我就要挨着哥坐!”


“小孩子家,哪儿那么多为什么?”湛秉言一瞪眼,命令道,“坐过去!”


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湛迁不好发作,却压着火,气鼓鼓地往旁边挪了一个位置。


这下,湛翌君的两侧分别是裴骏成和裴沫,而湛迁的两侧,是裴沫和安庐。


湛秉言照例,开了一瓶天吴酒,大人们都倒上酒,裴沫要了一杯白水,湛迁面前是一杯可乐。


湛秉言指着裴沫对湛迁说道:“小迁儿,你啊,多跟你裴沫姐姐学学!她可是在中国的清华大学留学!”


苏国和中国关系密切,湛迁当然知道,中国最好的学府便是清华和北大两所大学,但他故意刻薄地问道:“清华是什么学校?是本科还是专科?我不想出国留学,我就想去江港大学,以后,我要和我哥做校友。”


“到底是个孩子!”湛秉言转头对裴骏成笑道,“骏成你看他,连清华都不知道,还嚷嚷着要去江大!”


裴骏成道:“翌君也很优秀,江大很不错。”


“所以才说他们般配,”湛秉言不着痕迹地说道,转头对湛迁说,“小迁儿,清华是中国最好的大学。”


湛迁哼了一声:“那又怎么样?我就想去江大!”


裴沫朝湛翌君眨眨眼:“你弟弟好可爱,一心只想去你的母校,他一定很崇拜你。”


湛翌君无奈地摇了摇头:“特别粘人。”


“粘人多好,我特别喜欢小孩!寒假里,我来找你,我可以和你一起辅导他功课、带他出去玩。”


“哦?看不出来,你还喜欢小孩?现在很多年轻女生,都不喜欢孩子。”


“当然,我特别喜欢小孩!我以后,要生好几个孩子,”裴沫俏皮地朝湛翌君吐了吐舌头,“你喜欢小孩吗?”


“喜欢,我想过要两个小孩,一个儿子一个女儿。”


“好啊!儿女双全多好!”

湛迁越听越不对劲。


这怎么都开始讨论生几个孩子了?


你们不是今天才刚刚见面吗?你们很熟吗?!


他气得牙痒,果断站起来,越过裴沫,冷着脸用公筷夹了一筷子酥炸雪花牛肉放进湛翌君碗里,硬生生打断两个人的对话:“哥,你吃这个。”


湛翌君笑道:“我自己来,小迁儿,你坐着吧。”


裴沫忽闪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望着湛翌君,望着他把牛肉放进嘴里嚼完吞下,问道:“好吃吗?”


“怎么,你没吃吗?”


裴沫扁了扁嘴,一副委屈的小女生样:“我要减肥,不能吃油炸的。”


“你都这么瘦了,还减什么肥?”湛翌君拿起公筷,主动为她夹了一块牛肉,“尝尝?”


裴沫无辜地望着他:“真的吗?你真的觉得我瘦吗?”


“真的,”湛翌君温和地说道,“吃吧,别亏待自己。”


裴沫笑着夹起牛肉,小小地吃了一口,眼睛顿时亮起来,感慨道:“好好吃啊!这个牛肉外酥里嫩,饱满又不油腻,好香!我要再吃一块!”


湛翌君看着她像个小孩子一样容易满足的样子,笑着摇了摇头,眼神里不自觉带了些对小孩的宠溺。


湛迁在一旁看到湛翌君望向裴沫的眼神,气得肺都快炸了。


他万万没想到,自己给湛翌君夹个菜都能夹出那么多是非来!


你想吃,你不会自己夹吗?还装作减肥不敢吃,非要让湛翌君给你夹,唬谁呢?!


还有什么——你真的觉得我瘦吗?


这么恶心的话湛翌君你也听得下去?!


湛迁在心里大骂裴沫装纯。这是他见过最做作、最装纯的女生,偏偏湛翌君那个白虈痴非但毫无察觉,反而一副很受用的样子!


湛迁刚想发作,忽然看见姜颐隔着半张饭桌,朝他使了个眼色、摇了摇头。


湛迁看着给他使眼色的姜颐,看着特地将湛翌君和裴沫的座位安排在一起的湛秉言,湛秉言那句语焉不详的“般配”,还有,特地带妹妹来参加聚会的裴骏成,唇角浮现出一丝冷笑。


这他x的哪里是家庭聚会?


这分明是给湛翌君和裴沫相亲!



湛迁冷冷地对裴沫说道:“穿这么少,正月里还穿裙子、露大虈腿,不冷吗?”

他一开口,话语里带着明显的冰碴。


可裴沫像是毫无察觉似的,微笑着摇了摇头,答道:“不冷,你家暖气很足。”


湛迁冷笑一声:“也对。绿茶婊就是喜欢卖弄风骚,不穿少点,还怎么骚得起来?”


此话一出,全场寂静。


湛迁这话太露骨,就是傻虈子也能听出来他是什么意思。


湛秉言和裴骏成的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


裴沫是谁?


裴沫是裴家的小女儿。裴家是昔州赫赫有名的名门望族,裴家只有裴骏成一个儿子和裴沫一个女儿,裴骏成的年龄长裴沫十余岁,因此裴家全家都将裴沫视为掌上明珠一般疼爱。


谁也没想到,湛迁居然敢当堂出言羞辱裴沫。


湛翌君最先反应过来,他站起身,走到湛迁面前,脸色冷得掉渣:“站起来。”


湛迁绷着脸站起来,毫无惧色地与他对视。


湛翌君冷道:“道歉。”


生硬的语气,让湛迁更加恼火,他怒道:“我说错了吗?这个女人从落座开始,就一直在勾引你。她在跟你撩骚,你看不出来吗湛翌君?!”


湛翌君眼眸一暗,强压着怒火,说道:“道歉。别让我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对你动手。”


“打我?哟,湛翌君,你好大的威风,怎么,急着给你姘头撑腰……”


啪!


湛迁话未说完,便被一声响亮的巴掌声打断。


耳光的声音回荡寂静的餐厅里,久久不曾散去。


湛迁被打得头一偏,他缓缓地、缓缓地抬起头,像放慢倍速的画面,半边脸颊浮现出一个清晰的鲜红掌印,双目赤红,眼里爬满了震怒和难以置信。






————————————

感谢 @让我再睡会儿 巨款打赏,这更是巨款打赏的加更。








评论(97)
热度(775)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云川漫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