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川漫步

你是我的神,而我是渎神的人。

见翌思迁:第七十五章 一粥一饭

文案及设定

腹黑手更黑的老狐狸 vs 又皮又脆的叛逆狼崽



——————————————

书房早早被人开好暖气,湛迁一踏进去,只觉得整间房间都暖烘烘的,冻了半宿的冰冷身子在暖气中回温。


湛迁站在书房里,搓着手,他这才发现,自己一双手腕早已被绳索磨破皮,被绳子勒得印痕红肿起来。


不一会儿,湛翌君推门而入,手里端着一个杯子和一口小锅。


湛翌君绕到书桌后面坐下,把锅放到桌子上,把杯子推到他面前:“喝了。”


这是……


湛迁望着书桌上的东西,一时失语。


面前的杯子里,赫然是一杯姜茶,熬了红糖的、冒着热气的姜茶,红棕液体在他面前散发着香气。


小锅里,是一份热气腾腾的粥,米饭熬得软糯,佐料是简单的瘦肉、香菇和青菜,汤底却呈淡金色,似乎是用了什么特别的材料熬制,绝非一朝一夕能够炖好。


湛迁愣愣地看着湛翌君,想从那张脸上看出一丝表情来,可湛翌君一张冰块脸坐在位置上,完全看不出一丝喜怒。


本来已经打定主意再也不理他了,可看到姜茶和粥的时候,湛迁还是没出息地觉得鼻子一酸。


他想起方才湛翌君狠心将他抛在院内的委屈,原来……竟早已默默给他煮好粥了吗?


你还是那么好……


你还是在乎我的。


湛迁立在原地,盯着面前热气腾腾的姜茶,思绪万千,一时没去拿起杯子。


湛翌君见他迟迟不动,问道:“胃疼?”


湛迁没想到他忽然开口,一愣:“啊?”


湛翌君耐着性子重复道:“问你是不是胃疼,吃不进东西?”


你……还在意我是不是胃疼吗?



湛迁愣愣地望着湛翌君,失魂落魄,心里诸多感慨却只是说道:“……没有。”


说罢,他像蓄意掩饰一般,慌忙伸手去拿姜茶来喝,湛翌君却一把按住他的手臂,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小心地避开碰到他手腕的伤痕,严肃道:“到底有没有?看着我说。”


他的语气太严肃、太正经,正经得让湛迁的动作僵在原地——湛翌君的手,只是虚虚地抓在他手臂上,可湛迁竟忘记自己可以挣扎——湛迁黯然说道:“没有。”


湛翌君正色道:“一会儿挨罚的时候,如果胃疼了,要告诉我。”


“挨罚”两个字敏锐地刺激到湛迁的神经,他头一偏,倔强地顶撞道:“你管我有没有胃疼?!”


湛翌君不恼也不怒,像是没听见他的蓄意顶嘴一般:“湛迁,我很严肃地跟你说:如果胃疼,要立刻说。”


湛迁咬了一下嘴唇。


湛翌君松开手,示意他把姜茶喝了。


湛迁双手手腕被缚太久,手指发抖,单手竟是拿不动杯子,双手把杯子捧起来,手掌止不住地颤抖差点让杯中姜茶洒出来。


湛翌君并没有要帮他的意思,只是淡然坐在书桌后面,看着少年自己和自己的双手较了半天劲才把姜茶喝到嘴。


湛迁小口小口喝着姜茶,暖洋洋的姜汤滚入冰凉的肠胃之中,让僵硬的肠胃得以重新舒缓。几口姜茶下肚,他脸色也变得没那么惨白,湛迁把杯子轻轻放到桌面,小声问了一句:“……还要罚吗?”


湛翌君淡淡看了他一眼,没接话。


长期以来对湛翌君的敬畏已经形成身体的条件反射,那人分明一个字都没说,只是看了他一眼,湛迁却觉得后背一紧,没来由地冷汗就要掉下来。


湛迁看着小煮锅里面煮地软糯的米饭和浅金的汤汁,小声问道:“粥是……你做的吗?”


“恩。”

湛翌君不冷不热地应一声。


他态度冷淡,湛迁也拉不下面子一直追着问,小口小口地喝粥。湛翌君煮粥不知放了什么原料,很香也很鲜,湛迁吃了一口还想吃第二口,只觉得这是世界上最好喝的粥。


亦或者,好的不是粥,而是煮粥的人。


湛翌君见他不一会儿便将一小锅粥喝了个底朝天,问道:“够吃吗?”


湛迁抽出纸巾擦了擦嘴:“够的。”


湛翌君冷淡地站起身,收拾锅勺出了门。


湛迁没得到允许,不敢乱动,徒自站在原地。


不一会儿,湛翌君洗好锅回到书房,却依旧没搭理湛迁,自顾自地打开电脑,开始办公。


湛迁被他晾在书房当中“罚站”,一时尴尬得手都不知该往哪儿放。


湛迁足足等了十多分钟,仍没有等到湛翌君任何话,小声喊了句:“哥……”


那人从电脑前抬起头,一声冷哼:“现在不叫‘湛翌君’了?”


一杯姜茶、一碗热粥,成功将眦毛的狼崽子顺了毛,湛迁小声道:“……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


“不该……叫您全名。”


闹了一天的脾气,湛迁终于重新用回敬称。


湛翌君自然也听出来称呼的变化,却没搭理他,重新低头办公,扔给他一句:“刚吃完饭,不适合受罚,再站二十分钟。”








——————————

感谢 @叁柒弍拾壹 打赏!








评论(138)
热度(943)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云川漫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