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川漫步

你是我的神,而我是渎神的人。

见翌思迁:第七十五章 一粥一饭-2

文案及设定

腹黑手更黑的老狐狸 vs 又皮又脆的叛逆狼崽



——————————————

湛迁一动不动地又站了二十分钟。


二十分钟后,湛翌君合上电脑,抬头看他:“裤子脱了,撑桌上。”


尽管早有预期,在听到宣判的那一刻,湛迁的脑子还是嗡——了一声。


还要打么?


他的后*挨过好几轮藤条,早已伤得连轻轻碰一下都疼得厉害,更别说挨打了。


湛迁眉间本能地染上惧色。


湛翌君重新拿起藤条,站到他面前:“既然脑子不肯记,就拿p股记。我不想再逼你认错,也不管你是不是服气,你只管给我记住今天有多痛。以后若是再被我发现你对裴沫、或者对任何人有不尊重的举动,都像今天这么罚。”


一句“裴沫”,成功把湛迁已经平息的情绪重新点燃,他伤心地问道:“如果有人对我出言不逊,你也会这样维护我吗?”


湛翌君像是听到一个不可思议的笑话,紧锁眉头望着他,冷道:“湛迁,不要让我觉得管教你是白费心力。”


湛迁脱口而出:“那你别管我了!”



他说出口的那一瞬间就后悔了。


湛翌君最不喜欢他赌气时拿断绝关系说事,可他偏偏头脑一热又犯他的忌讳。


果然,湛翌君的脸色迅速阴沉下来,他把藤条搁在桌角,极力压制着自己的怒火。


他不想在气头上动手,更不愿自己在怒气值拉满的情况下说出什么伤害孩子的话,因此只是站着,压制着自己汹涌的情绪。


半晌,湛迁率先开口:“哥,对不起,我又口不择言了,我不该说“你别管我”的。”


湛翌君没理他。


望着一脸冷漠的湛翌君,湛迁内心升起一股巨大的绝望。


湛迁是极其敏感的孩子,尽管湛翌君一言不发,他还是从后者的脸色中读出他的心思。


他想要放弃他。


亦或者说,他在努力压制自己想要放弃管教湛迁的念头。

即将被抛弃的痛强烈地刺激着湛迁的神经,他强忍着巨大的悲伤,绝望地开口:“你罚我可以,但你为了别人罚我,就是不行。我做不到。如果你坚持要打我,我可能……”


湛迁狠狠咬了一下嘴唇,恨意爬上眼眸,他自然清楚自己接下来说的话代表什么,可他还是义无反顾地说道——“我可能会还手。”


湛迁自虐般地撕扯着口腔内壁的嫩肉,深深地、深深地鞠了一躬,郑重地再次道歉:“哥,对不起。”


他说罢,根本不敢去看湛翌君,深吸一口气,转身一瘸一拐地走出书房。


明明,是他亲自拒绝的家法,可转身那一瞬,心脏就像死掉一般,狠狠地疼。


湛迁刚走出两步,却听身后一声冷冰冰的——“站住。”


湛翌君冷声道:“我允许你走了?”














评论(87)
热度(852)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云川漫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