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川漫步

你是我的神,而我是渎神的人。

见翌思迁:第八十七章  手表

文案及设定

腹黑手更黑的老狐狸 vs 又皮又脆的叛逆狼崽



——————————————

 

数月后,湛迁如约参加了中考,考完后三天,甚至没等到成绩公布,他便踏上去中国的飞机,去那里读一个暑期预科培训班。

 

当湛秉言告诉湛迁,要他去中国参加暑期预科培训班的时候,湛迁没有任何反驳或者反抗,他平静地说“知道了”,然后平静地收拾行李,平静地走了。

 

湛迁再回苏国,已是一个多月后。

 

这一个月里,湛迁的中考成绩出来,尽管他最后几个月都没怎么学习,可他底子还在,仍是考了年级第十二名,顺利被中国的高中录取。湛迁的生日,在八月末,他这次回苏国,只待十天,就是特地赶回来过个生日,而后,他便要回中国,继续念他的高中。

 

原本,湛秉言不愿他回来,要求他在中国呆着。可湛迁执意要回,湛秉言也拿他没办法。

 

湛迁这次回国,一方面,是简云昊三番五次地邀请,另一方面,他内心深处仍记得当初和那人的约定。当初,他们约定每年一起过生日,不知道那人是否还会记得。

 

上次两人在商业银行大厦大吵一架,虽然当天是周日,大厦里没多少人,可那件事还是迅速传遍昔州大街小巷,众人皆知湛迁与湛翌君反目成仇。关系好的几个朋友都来问过湛迁是什么情况,可湛迁始终闭口不言。自那天之后,湛迁再没找过湛翌君,可他心里,从未有一刻,放下过那个人。

 

相反,执念这种东西,因为得不到,日渐加深。

 

说起来,湛翌君明明跟他讲过许多道理,可湛迁记忆最深刻的,还是初次立规矩是,湛翌君说的那番话——“这个世界的规则掌握在强者手里,强者可以为所欲为,而弱者,只有跪在地上摇尾乞怜的份儿!”

 

当时的湛迁,愤怒地说“等我手握权力的时候,我一定不会像你这样卑鄙、无耻”,可是现在,湛迁觉得,若是他手里有足够强的力量,或许他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强迫那人留在自己身边。

 

他要强迫他留下,强迫他对自己笑,强迫他对自己好。

 

比起三年前的莽撞,现在的湛迁更有耐心也更懂得蛰伏,他将对湛翌君的执念深压在心底,等待自己成熟的那一天。

 

 

 

 

 

“妈!”

刚出机场,湛迁就看到姜颐来接他。

 

“小迁儿来啦!让妈看看,恩,你瘦了!是不是在中国没好好吃饭?”

 

“怎么会!妈你老是念叨我吃饭。”

姜颐笑着接上湛迁往车上走。

 

此时,安庐已经退休,湛家不在有管家,仅是由商业银行给湛秉言配有司机,主要负责公务接待,因此姜颐和湛迁出了机场,便打车回去。

 

“妈,安伯伯去哪里休假啦?他怎么没告诉我!”

 

“他也没告诉我,可能,还没想好吧,”姜颐顿了顿,又补充道,“你安伯伯辛苦劳累了一辈子,想先环游世界一段时间,然后才决定去哪里定居。”

 

“好吧,我还想趁暑假去看他呢!不然,下学期上学了又没有时间。”

 

“以后会有机会的。”

 

湛迁有些失落,他隐隐觉得,安庐是故意不告诉湛家人他去了哪里。若说数月前,在安庐决定辞职之前,湛迁问他要去哪儿,他不说也就罢了,可现在,他都已经走了数月,怎么可能还未确定未来定居之所?

 

从前,湛秉言和姜颐工作都很忙,湛迁大部分时间都与安庐和湛翌君呆在一起,与二人感情很深。如今,他与湛翌君决裂,安庐又不知所踪,着实内心空空的,像被徒然挖走一大块。

 

车往湛家开了一段,湛迁忽然说道:“诶,妈,我要先去一趟饭店。”

 

“去饭店干什么?你不回家吗?”

 

湛迁随意地说道:“云猪叫了几位兄弟给我庆生,我今晚不回来了,明天才是我生日当天,我明天再与你和爸一起过生日呗!”

 

姜颐愣了一下,似乎有话想说,却终究没有说出口,只是说道:“好吧,那你早点回来。”

 

彼时,湛迁并不知道,这将成为他后悔一生的决定。

 

出租车改目的地去了饭店,姜颐在路上始终沉默,她思索良久,终于从包里拿出一个盒子,递给湛迁。





————————————

盒子里装的是什么呢?

详见“隐藏结局”!



感谢 @Y U 、 @让我再睡会儿 、 @努力向上爬的捷子 、 @21 、 @biu 、 @川琰 、 @冬月十三 、 @顾辞 、 @锦鲤附身的工程师 、 @夜色深处 、 @L先生 、 @☆ 、 @-猫老二- 、 @日暮斜阳 、 @负拾 、 @顾白白 、 @mmxsunny 、 @KUN~ 、 @寒霜降 、 @一仁寒 、 @竹子 、 @?。 、 @春酲 、 @顾白白 请我吃糖喝奶茶吃蛋糕!


感谢@立足黄昏. 、   @落灯花破 、 @是十七的克拉呐 、 @忆末 给我了好多好多好多粮票!


感谢所有把宝贵粮票刷给我的小伙伴们!






评论(152)
热度(913)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

© 云川漫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