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川漫步

你是我的神,而我是渎神的人。

《老爷,夫人背叛了您》



  1. 沈靖元


沈靖元正把玩着一副手枪,下属恭敬地叩门进来,垂手而立:“老爷,背叛您的人查出来了,就是夫人。”


沈靖元没有理他,漫不经心地戴上一副黑色手套,拿出一块绒布,一边擦拭着金属枪身,一边慵懒地扔过去两个字:“再查。”


只有短短两个字,却逼得下属额前冒出冷汗来,下属小心翼翼地说道:“属下查了很长时间,确实,就是夫人。”


咔哒——


沈靖元卸下弹夹,把里面的子弹掏出来,饶有兴致地一颗一颗立在桌面上,就好像这是全世界最有趣的玩具,头都不抬,甩过去三个字:“继续查。”


“这……”下属瑟瑟发抖,小心地说道,“人证、物证俱在,都指向夫人一个人。”


沈靖元猛然抬起头,语气狠厉:“谁胆敢诬陷夫人背叛我,谁就是那个叛徒,听、明、白、了、吗?!”









  1. 钟坎渊


钟坎渊立在茶室里,望着窗外的风景,下属恭敬地叩门进来,垂手而立:“老爷,这次的事,背叛您的人里面,也有夫人。”


钟坎渊望着窗外,草坪上掠过一只燕子,他转过身来,不咸不淡:“是么?”


“您看……”下属小心翼翼地问道,“这些人,该如何处置?”


“其他人,交给我姐,该怎么处置就怎么处置。至于夫人——”钟坎渊冷笑一声,“让他脱干净跪到书房里等我。”


“这么大的人了,一点脑子都没有!被人卖了还替人数钱,真该好好教训一顿!”钟坎渊怒道,拂袖离去,离开前脚步一顿,扔下一句,“厨房里有一块姜,你拿给他,让他好好反省。该怎么用,他自己清楚。”









  1. 州越骋


州越骋正在书房里批阅文件,下属恭敬地叩门进来,垂手而立:“老爷,夫人这次,又背叛了您。”


“知道了。”


州越骋在文件上刷刷写下一长串意见,就好像这个爆炸性的消息对他而言一点都不重要,就好像他只是听到下属说“夫人今天早饭吃了一个蛋饼”。


州越骋签完意见,这才抬起头,皱眉道:“那个小混蛋,尽知道都给我惹事!他若是有小顾一半的乖巧,我也不至于天天给他收拾烂摊子!”


州越骋无奈地压了压眉心,问道:“这次,他又做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事?”


下属刚要汇报,州越骋一抬手制止了他:“行了,别说了!我不想知道他那些破事。你替我处理干净,别让人抓住他的把柄。”














  1. 喻识墨


喻识墨刚在办公室里开完一个工作部署会,下属恭敬地叩门进来,垂手而立:“老爷,夫人承认,是他背叛了您。”


喻识墨怔怔地望着对方,半晌,吐出一句话:“他……愿意承认是我的夫人了?”












  1. 彩蛋

彩蛋分享一个“白天叫师父,晚上师父叫”的小喻。









评论(139)
热度(999)
  1. 共14人收藏了此文字

© 云川漫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