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川漫步

你是我的神,而我是渎神的人。

《最佳治疗方案》


* 又名《如何逼疯我的心理治疗师》

* 警队卧底 x 心理治疗师

* 流氓鬼畜攻 x 清冷诱受








“你在卧底期间,有没有碰到什么令你印象深刻的事情?可以跟我聊聊。”


谢未铭披着白大褂,一手拿着记录本,望着正舒服地半躺在诊疗椅上的霜雷,说道。



“印象深刻的事啊——”霜雷望向天花板,为了使患者更好地放松心情,心理诊疗室的椅子用上好的真皮制成,又大又软又舒适,椅子很长,长到整个人都可以半躺在上面,霜雷望着谢未铭,挑眉说道,“印象最深刻的,就是黑社会没一个长得好看的——不像你,但凡看过一眼,就再也忘不掉。”



“咳!”

谢未铭皱起眉毛,不悦地咳嗽一声,面无表情地说道:“我需要提醒你,你现在的身份是病人,请你配合我的工作。”



“恩,配合。”

霜雷漫不经心地说道。



谢未铭:?



谢未铭低头一看,那人的手指不知道什么时候缠上了自己的小臂,修长手指正一下一下地抚摸着自己露在白大褂外面的手腕。



谢未铭:微笑中带着mmp.jpg



霜雷被他两道杀人般的目光盯着,终觉不好意思,恍然大悟一般地说道:“啊——怎么,病人不能摸医生吗?”



谢未铭:?!



谢未铭:你说呢?你说能不能摸?!能不能,恩?!



霜雷讪讪地缩回手:“好好,配合你的工作。”



谢未铭清了清喉咙,继续正色问道:“前年十一月,你在一次行动中,因为任务需要,要与警队交火,你当时……”



谢未铭说到一半,顿住,把手中的记录板挪开,微笑着看向自己的大腿——在那里,赫然放着一只手。



霜雷无辜道:“我就放着没动,这不算‘摸’吧?”



谢未铭:保持职业假笑好难哦.jpg



谢未铭怒道:“霜雷,你还想不想接受治疗了?!”



“想啊,只不过你的这些治疗方法,对我来说不管用,”霜雷淡笑一声,从诊疗椅上爬起来,坐直身子,拍了拍自己的大腿,“你趴过来。这个,对我管用。”








————————————

今天的彩蛋是一次“曾经”。

曾经,谢老师企图通过x诱逃避惩罚;

现在,霜雷企图通过x诱逃避咨询。



想看的人多的话,我就详细写一写这个『曾经』。















评论(93)
热度(761)
  1. 共15人收藏了此文字

© 云川漫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