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川漫步

你是我的神,而我是渎神的人。

《醋与酒》

*又名《拥有一枚喝醉酒的醋王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喻识墨 x 湛翌君







湛翌君赶到饭店楼下的时候,已经是二十二点二十二分。


深夜的昔州,透着几分凉意。


湛翌君把车停到路边,低头看一眼手腕上的对表,距离他与喻识墨约定的时间,已经迟到二十二分钟。


湛翌君素来守时,重视礼仪教养的他,对时间的把控比最精密的机械表还要准确,这次迟到,实属意外。


喻识墨在二十一点三十分突然一个电话打给他,告诉他,要他来接他。


彼时,湛翌君也在外面约人吃饭,当然不可能在半小时之内赶到喻识墨说的地点。


湛翌君有礼有节、耐心理性地给喻识墨解释一番,喻识墨只说一句“我不管,我就要让师父来接我”就撂断电话。


十足的无赖样。


“师父”能怎么办?


当然是选择去接他啊。


小孩子就是小孩子。


小时候要人从学校接他回家,长大了要人从酒桌接他回家,湛翌君在心里叹道,这么多年,一点长进都没有。



湛翌君把车停到路边,远远地,看到一个人影靠着一棵树,立在马路对面。


“抱歉,我来晚了。”


湛翌君走向那个人,正准备伸手拉他,喻识墨像一只大型犬一样猛地扑到他身上,把全身重量都挂在他肩膀上,鼻尖在湛翌君颈间嗅了嗅:“你喝酒了。”


“我没喝酒。”


湛翌君想把青年从自己身上扒拉下去,可惜,失败了。


二十四岁的小青年,比起他们初识时的十二岁,年龄整整增长一倍,体格却好似指数级地增长。


十二岁那年,两个人相遇时,湛翌君比喻识墨高了大半个头,他总是俯视他,他可以轻而易举地把小孩单手扛到肩上或是打横抱在怀里,那时候的喻识墨就像一只软乎乎的小奶狗,努力龇牙做出一副很凶的样子,却根本没有杀伤力,可惜现在——“嘶!”


湛翌君觉得颈间一痛,皱眉推了喻识墨一把:“真属狗?一见面就咬人。”


“师父,你骗人,你一身的酒气,怎么会没喝酒?”

喻识墨抱着湛翌君,固执地问道。


这孩子素来执念深重,被酒精麻痹神经以后,变得更加偏执难缠。


湛翌君耐着性子给他解释:“我没喝酒,是你喝了酒。”


“谁?是我吗?”

喻识墨眨了眨眼睛,往日凌厉的丹凤眼被酒精迷失方向,显出几分迷离,倒是有几分像小时候了。


小时候的喻识墨总是这样望着湛翌君,像一只迷途的小鹿,扑闪着眼睛,等待着神明的救赎。


“对,是你,你喝醉了,叫我来接你。”


“哦——”喻识墨恍悟一般抱住湛翌君,他的下巴蹭上他的脸,喻识墨的脸颊烫极了,“我想起来了,我是让你来接我。可是,你怎么这么久才来接我?其他人都走完了。”


他语气透着一股小小的委屈,就好像那年十二岁的喻识墨在问:师父,你怎么这么久才来学校接我?其他小朋友都被接走了。


“有点事耽搁了,”湛翌君轻描淡写,“走吧,我带你回家。”




可惜,他忘了,现在的喻识墨早就不是当初的小孩,他不会再任由他摆布,更不会被他随便一个理由糊弄过去。


一到家就被喻识墨压到床上的湛翌君,心里飘过四个字:麻烦大了。


如果说,平时的喻识墨是“普通难缠”级,那么喝醉酒的喻识墨就是“超级难缠”级。


湛翌君一进家门连衣服都来不及换,就被喻识墨压在床上,不依不饶:“晚上你去见谁了?”


湛翌君才不会回答这种话题。


长期在吕灏手下任职,他一刻也不敢松懈,在梦里都不敢忘记自己的身份和目的,论“审问与被审问”,湛翌君才是一等一的高手,喻识墨根本不及他皮毛,所以,湛翌君才不会正面回答这种可能给自己带来危险的话题,他反问道:“你喝了多少?”


无巧不成书,湛翌君晚上见的人,是裴沫。


本来,他与裴沫只是普通朋友关系,可是今时不同往日。


现在,他终于明白十年前,为什么小朋友会对一个初次见面的姑娘报以如此之大的敌意。


所以现在,他绝不想给自己惹麻烦,告诉喻识墨,自己去见了裴沫。


喻识墨俯卧在湛翌君,用整个身体的重量将湛翌君压得死死的,哑声问道:“是谁比我还重要?你为他,舍得把我丢在路边。”


湛翌君淡道:“小迁儿,你醉了,我给你去煮醒酒汤。你不是最喜欢喝我煮的汤了?”


湛翌君深深地望着他。


他知道,无论过去多久,喻识墨永远渴望他的关怀。


他也知道,无论过去多久,喻识墨永远喜欢听他喊他“小迁儿”。


本来,按照他的规划,喻识墨应该在听完这句话之后,就放他起来。


可惜,武功再高,也怕菜刀。



喻识墨低笑两声,直接从湛翌君的口袋里掏出湛翌君的手机,他们二人之间早已没有秘密,喻识墨知道湛翌君的手机密码,也在湛翌君的手机里录过自己的指纹,他甚至知道如何查看芒梧给湛翌君设置的隐藏通讯软件。因此,喻识墨熟练地解锁湛翌君的手机,低语道:“让我看看,究竟是谁。”


湛翌君语塞。


喝醉酒的喻识墨,怕不是个聋子。


自己刚才苦心说了那么多话,都白说了。


可惜,醉酒仅仅降低了喻识墨的听力水平,却没有降低他的行动速度,他解锁手机后,径直打开聊天软件,打开最新聊天窗口。


湛翌君来不及阻止,心里暗道不好。


这些日子,他过得太安逸,安逸到连旧时的习惯都忘了。


旧时他日日谨小慎微,一切聊天记录都是秒删,把一切都记在自己的超强大脑内。


可这些日子以来,呆在喻识墨身边,他着实是太有安全感,放松了警惕,竟连聊天记录都忘记清空。


湛翌君眼看着短短数秒之后,喻识墨脸色骤变——他明明阴沉着脸,却露出一个不紧不慢的微笑:“原来是去见‘沫、沫’了,难怪,不敢跟我说实话。”


湛翌君还没来得及回复,就被喻识墨翻了个身,面朝下压在床上,喻识墨悠悠地问道:“小时候撒谎,你怎么罚我的?”


湛翌君眉心微动,呵斥道:“别闹!”


喻识墨抓过他两只手,随心所欲地反扣在腰间,却不多花力气去握住手腕,反倒附身上前,用自己身体的重量压住湛翌君的手,亲吻他的后颈:“我没闹。现在,是我审你。”








(未完待续……)













——————————————

感谢@鲨手 、@让我再睡会儿 、 @烟雨蒙蒙 、 @长发飘飘 、 @米酒蛋泥 、 @努力向上爬的捷子 、 @皎洁月色 、 @迟池 、 @僵尸不吃小浣熊 、 @lll 、 @YXS 、 @夜色深处 、 @晏晏 、 @紅荔 、 @鲤鱼🐟 、 @✨ 、 @🌙浅笑心柔 、 @江淮叶 、 @风 、 @一小朋友的 、 @井井子 、 @青梅儿小佑 、 @小•秃头•聋瞎 、  @怪癖猫 、 @夏至 、 @早睡早起好好学习 、  @一名路过的小学生 、 @浅浅 、 @CFPEUI 、 @孤独小熊 、 @小虎 、 @墨漓知樱落 、 @故迟、 @柠檬微甜 请我吃糖喝奶茶吃蛋糕!







你们要的番外:









那么——究竟要怎么审呢?

点击隐藏结局解锁审讯大纲。









评论(103)
热度(966)
  1. 共9人收藏了此文字

© 云川漫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