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川漫步

你是我的神,而我是渎神的人。

《醋与酒》-2

*又名《拥有一枚喝醉酒的醋王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喻识墨 x 湛翌君












湛翌君还没来得及回复,就被喻识墨翻了个身,面朝下压在床上,喻识墨悠悠地问道:“小时候撒谎,你怎么罚我的?”

 

湛翌君眉心微动,呵斥道:“别闹!”

 

喻识墨抓过他两只手,随心所欲地反扣在腰间,却不多花力气去握住手腕,反倒附身上前,用自己身体的重量压住湛翌君的手,亲吻他的后颈:“我没闹。现在,是我审你。”

 

喻识墨压在湛翌君身上,一边吻着他的侧脸,一边问道:“第一个问题,什么时候知道要和裴沫约会的?”

 

湛翌君强调道:“我们不是约、会。小喻,除了你,我不会跟任何其他人约会。”

 

这个人,无论什么时候都如此正经,连说情话都说得像宣读法条一样严肃。

 

若是放在平时,喻识墨听到湛翌君这么说,肯定心花怒放,可惜此刻,醉酒的喻识墨比平时难缠一百倍,他直起身子,随手撕开湛翌君的长裤,喻识墨这些年从未疏懒武功,手劲极大,纺织精良的长裤落在他手里,宛若脆弱的纸片。撕碎长裤以后,他勾起湛翌君的nei裤,轻弹一下,像是调戏,霸道地宣布:“你防御性太强了,师父,我不喜欢。”

 

喻识墨说完,直接扒掉了湛翌君的nei裤。

 

饶是这些年,湛翌君被喻识墨锻炼得已经很熟悉那人的手腕,湛翌君还是经常被喻识墨搞得很不适应。

 

他不明白,当初那个被他顺口调戏几句就红成一张桃子脸的小少年怎么会变成这副样子?当初明明连一句骚话都不会说,当初湛翌君最大的乐趣就是看喻识墨被他轻易怼到脸红胸闷却不敢顶嘴的小样子,现在怎么会……

 

真是……

 

不信抬头看,苍天饶过谁。

 

湛翌君在心里默念礼义廉耻教养法度,素来伶牙俐齿的一张嘴却只能蹦出一个咬牙切齿的字:“你——!”

 

“你怕什么?”

喻识墨问道。

 

湛翌君感受到死小孩的手,摸上了自己的……pg。

 

湛翌君:……

 

“怕我揍你?”喻识墨低笑,他用手指轻轻勾勒着滚圆的形状,滚烫的掌心不断揉搓着那两团肉,“你说,我敢不敢欺师灭祖,像小时候你揍我那样,打你一顿?”

 

湛翌君:……

 

真的很后悔,小时候怎么没把这小孩打死?!

 

喻识墨不依不饶:“你说啊。”

 

湛翌君深吸一口气,从无限的窘迫中,找回一丝清明,他柔声道:“你喝多了,小喻,放我起来,明天你酒醒以后,我跟你好好解释。”

 

叫“小迁儿”不管用,就叫“小喻”;硬的不行,就换软的;反正总有一款适合他。

 

可惜,短短一个晚上,喻识墨几次让湛翌君,什么叫“武功再高、也怕菜刀”。

 

因为,饶是湛翌君处心积虑,喻识墨翻来覆去就一句:“我要你说。”

 

湛翌君:……

 

喻识墨直接动手抽了他一巴掌。

 

啪!

 

巴掌着rou的脆响,喻识墨收着力,不怎么疼,纯粹听响羞他。

 

湛翌君没料到他真敢动手,一时语带隐怒:“喻!识!墨!”

 

喻识墨道:“不说吗?”

 

“你——!”湛翌君终于明白什么叫秀才遇见兵,跟一个醉鬼讲道理简直是对牛弹琴浪费时间荒废精力,他忍耐着,示弱道,“别动手。”

 

喻识墨嗤笑,反问:“你在求我?”

 

湛翌君:……

 

“说啊。小时候,你不是最喜欢听我讲‘实、话’,怎么,轮到自己,说不出口了?”

 

湛翌君素来伶牙俐齿,这一晚上,却体验过太多次“语塞”,他叹气:“你听我解释。”

 

“你背着我去见那个女人,这有什么可解释的,恩?是你没见着她,还是她已经死了?”喻识墨霸道地宣判,“我看见她就烦,也不喜欢你见她,以后,不准见她。”

 

湛翌君:……

 

时至今日,他再也不能一本正经地纠正小孩“要对姐姐有礼貌,不能称呼她为‘那个女人’”,小孩也不会再跟他绕弯子,直接就宣判“以后,不准见她”。

 

“真想狠狠揍你一顿,”喻识墨幽幽地说道,一双眼睛里仿佛闪着幽暗的绿光,“小时候,你打我打那么狠,真想让你也尝尝,pg被打开花的滋味。不,不止于此。我要让你试试,被重责一顿之后,还要被我c. 的滋味。师父,你想不想试试?”

 

湛翌君:……

 

家门不幸,养徒不孝。

 

曾经,湛翌君数次后悔,自己在惩罚时对小孩下手太重,担心给他留下心理阴影。

 

现在,湛翌君只后悔,当初没下手更重一点,打到这小混蛋再也生不出欺师灭祖的心思来才是最好。

 

喻识墨笑道:“师父,我要惩罚你,对我说谎。你不是最喜欢让人给自己定罪么?来,你自己说说,该怎么罚。”

 












——————————

来不及写感谢了,先发文,我下章补 QAQ

我最近真的太忙了,周末也完全没法休息。






来,你自己说说,该怎么罚。

要怎么罚呢?

隐藏结局见。





 

 

 

评论(110)
热度(912)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 云川漫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