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川漫步

你是我的神,而我是渎神的人。

《起初》(短篇)

* 鬼畜苛刻少主攻 x 忠犬木头影卫受

* 又名《在少主身边动辄得咎如履薄冰战战兢兢的日子》






起初,沈靖元非常反感杜墨。


或者,更准确地说,是反感杜墨的身份。


彼时,沈靖元刚大学毕业,前途一片光明。本来,沈家家主,也就是沈靖元的父亲,并没有打算让儿子接手家族生意,从小往政界培养沈靖元。可惜,沈靖元大学毕业之时,沈家遭遇劲敌,家主没有按计划让儿子继续深造,而是把他接回家中,既不提交班,也不讲深造,偏偏大小生意谈判交货都带着他,就那么不明不白地带着。


尽管父亲没有明示,但沈靖元心里清楚,父亲,动了让他回家族的心思。


沈靖元本不反感回家族,毕竟他十分清楚,沈家才是自己的根基,他反感的是——父亲派人二十四小时监视他。


没错,家主素来多疑,连自己儿子也不能幸免,自从沈靖元回归家族以后,他给沈靖元派了贴身影卫,名为保护,实则……是监视他的一举一动,自己儿子做任何事都得带着影卫,见了谁、说过什么话、做过什么事,每天的一切,事无巨细,都由影卫向家主汇报。


沈靖元烦透了。


他素来善于挑剔,短时间内以“办事不利”为名接连炒掉两名影卫以后——

风棠, 沈靖元下属兼亲信,在汇报完工作后,立在他的对面,说道:“你的新影卫在门外候着,要许他进来吗?”


沈靖元一挥手,头都懒得抬:“不见,像前两个一样,你挑个差错,把人打发了。”


风棠面露难色:“恐怕这个,随便打发不了。”


“为什么?”


“因为,他是杜墨。”


杜墨。


纵使沈靖元多年来从不过问家族生意,对这个人的大名,也是如雷贯耳。


杜墨,是家族最优秀的杀手,没有之一。


他是并且仅是忠于家主一个人,换句话说,他甚至不忠于家族,被誉为家主的忠犬,沈靖元的父亲能够坐稳家主之位,杜墨功不可没。


他神龙见首不见尾,鲜少露面,传说他的年纪与沈靖元的父亲一般大,他是藏在暗处的一柄利剑,随时准备取下敌人的首级,令人闻风丧胆。


沈靖元听到“杜墨”二字,终于肯抬起头来,重复道:“杜墨,来当我的影卫?”


风棠回复:“是。”


沈靖元脸上看不出喜怒,半晌,他慢慢地、慢慢地扯出一个玩味的微笑:“老爷子对我,真舍得下血本。”


沈靖元手一挥,淡然道:“好啊,让他进来。”





那是沈靖元第一次见杜墨。


杜墨稳稳地走进屋,停在离沈靖元两米远处,六十度弯腰,略一颔首:“属下杜墨,见过少主。”


与传说大相径庭,杜墨,很年轻,看起来,比沈靖元大不了几岁。


如此年轻便立下累累功勋,更显他的出色。


此时此刻,杜墨明明谦逊地低头垂手立着,浑身上下却散发着一股傲气。


他一身黑衣,却难掩光芒。


沈靖元盯着杜墨,眼神忽然,变了,他傲慢地说道:“我的规矩,影卫见我,必须跪下问安。”


令他意外地是,杜墨丝毫没有扭捏,更加没有仗着自己的身份拒绝,而是立刻双膝下跪,端端正正地跪好,重新问安道:“请少主原谅。属下杜墨,见过少主。”


“原、谅,”沈靖元浅笑一声,“我凭什么原谅?我不管你以前是谁,既然做我的影卫,就要守我的规矩。去刑堂领二十鞭子,惩戒你的无礼。”


刑堂的鞭子,鞭鞭见血。


二十鞭子打完,非得脱一层皮。


仅仅是为了一个对方根本不知道的规矩,就要将人罚到血rou模糊,不可谓不挑剔过分。


可杜墨连眼睛都没眨,不带感情地应下:“是,少主。”


“领完鞭子就来复命,”沈靖元意味深长——“如果你还走得动路的话。”


沈靖元反感杜墨。


杜墨对沈靖元的第一印象,着实,也不怎么好。


那个时候,沈靖元一心想要杜墨知难而退,每天没完没了地罚跪和罚鞭子。


杜墨不傻,恰恰相反,他很聪明。正因为聪明,所以他一眼就看出,沈靖元在蓄意找茬,以及,他蓄意找茬的目的。


所以,杜墨选择,照单全收,咬牙死撑。


无论是在书房里生生跪昏过去还是在刑堂里被抽到血rou模糊,杜墨一声不吭,凭着强大的身体素质和更强大的心理素质,一次又一次重新站到沈靖元身侧,履行他影卫的职责。


更何况,杜墨这个人,表面上平平淡淡,骨子里却极傲,他只臣服于强者——彼时,刚刚大学毕业,从小在温室里长大,没见过一丁点血雨腥风的沈靖元,显然不算强者。


尽管在一起之后,杜墨打死都不敢承认,但事实上,初遇时的沈靖元在杜墨眼里,就是一只漂亮的波斯猫,拥有一尘不染的毛发和玻璃球一般透明的眼睛,迈着慵懒优雅的步伐——波斯猫该被抱在贵妇人的膝上,该被疼爱地抚摸皮毛,唯独不该,被扔进丛林,与野兽搏斗。






沈家刑堂,用的是重鞭,与游戏室里的情趣鞭子,不可同日而语。


一般人挨完二十重鞭,轻则得在床上趴一周,重则昏厥住院。


沈靖元心情愉悦地伸了个懒腰,谋划着自己这一周的自由身要怎么度过。


可惜,沈靖元很快发现,杜墨不是一般人。


因为,仅仅三个小时后,杜墨便出现在了书房门口。


他恭敬地叩门,恭敬地走进来,恭敬地双膝下跪:“属下杜墨,见过少主,请少主验伤。”


杜墨跪得直直的,一袭黑衣遮住血迹,若不是他额前的冷汗和这屋子里淡淡的血 月星 味,完全看不出他刚刚受过刑,沈靖元从书桌后面站起来,走过去,站到杜墨身侧。


算着时间,这人从他书房出去赶往刑堂,领完鞭子便赶回来,中间一刻不曾停留,甚至可能,不曾上药。


不愧是杜墨。


真是,强悍的体格。


沈靖元居高临下地望着他,吐出一个字:“脱。”


杜墨毫不含糊,抬手把上衣褪去,扔到地上,露出精壮的上身。


整个后背,鞭伤纵横,新鲜的伤口鲜 桖  淋漓,可以看出,二十鞭子,并未放水。


沈靖元望着他满背的伤,看不出任何表情,淡淡地问道:“疼么?”


杜墨惜字如金:“疼。”


沈靖元把手,放上杜墨的后背,轻轻抚摸着他身后的一道鞭伤,新鲜的 桖 痕禁不住一点刺激,手指轻抚的力道,也足以让它重新破开。


沈靖元轻轻地抚摸着,动作甚至称得上温柔,好似在抚摸一件精心收藏的艺术品,杜墨不知想到什么,竟微微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沈靖元淡道:“紧张?”


“没有。”


“撒谎。”


两个字与两个字的对话,仿佛是这两个人在较量谁更言简意赅。


可惜,沈靖元不想继续这场较量,或者,他压根没打算下场,因为随着最后一个字的尾音,沈靖元的手指,猛地刺进伤口里!


杜墨皱起眉毛, 肩膀狠狠一抖,双手骤然握拳,愣是压住痛呼,一声不发。


沈靖元的手指随着破开的 桖 洞往里狠狠刺去,足足刺进半个指节,手指在他伤口里搅动,搅得皮 rou 碎开,鲜 桖 顺着身后不断流下。


杜墨痛得眼前发黑,却死死压住自己,愣是跪得纹丝不动,若不是他浑身肌肉绷得紧紧的,甚至看不出此时,被施以酷刑的人,是他。


在游戏室里,沈靖元很喜欢让su忍耐,他喜欢看su明明痛不可当却强逼自己忍耐的样子。


可是没有哪个su*,能像杜墨一样,被人捅进伤口,还能一声不发。


他的忍耐是纯粹的忍耐,不夹杂一丝情欲,不带一点欢愉,却心甘情愿地忍耐。


有意思。


沈靖元在心里想道,他面无表情地在伤口里施 疟 ,看着鲜 桖 源源不断地涌出,才终于收了手,从口袋里抽出一块丝巾,优雅地擦了擦手上的 桖 迹,随手将丝巾丢在垃圾桶,从书桌上挑了三本厚厚的公司材料扔到杜墨面前,随心所欲地说道:“什么时候看完,什么时候起来。”






沈靖元给他的材料,起码也得看三四天才能看完,沈靖元次日回到书房,看到杜墨还跪在里面翻材料,背上的伤没上药,桖 结了痂,杜墨的脸色看上去很差,但是仍然跪在地上翻着材料,沈靖元有些意外,又觉情理之中,他走过去,冷道:“看完了?”


杜墨放下手中的材料,恭敬地答道:“回少主,还没有。”


他从刑堂出来,带着满背伤痕,滴水未进,跪了整整一宿。


来之前,他听说少主性格挑剔,但未曾想过如此苛刻。


沈靖元依旧惜字如金:“继续。”


说罢抬腿要走,不料杜墨叫住了他:“少主。”


沈靖元停住,定定地看着他,他看到杜墨眉间似有犹豫,一副有话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


沈靖元居高临下地俯视他,忽然觉得有趣。


传说杜墨杀人不眨眼,可短短一日,他已见过那人两次紧张的模样。那人紧张起来,也与常人无异。


沈靖元只是停下脚步,却不肯多施舍一个字,就那么看着,等杜墨先开口。


杜墨无奈,只好说道:“少主,要去哪里?”


沈靖元冷道:“过问我的行程,你配吗?”


杜墨低下眉眼:“属下的职责是保护少主,少主要离开宅子,须有属下贴身保护。”


沈靖元讽刺道:“该做的没做好,还妄想做别的?”


“少主……”

杜墨犹豫着,他似乎不太善于谈判,每次开口,都得思考良久。杜墨思考良久之后得出的结论是:“可否允许属下晚上回来再看?”


沈靖元毫不犹豫:“不批。”


他挑起眉毛,看着杜墨,他偏要看他怎么应对。


杜墨跪在地上,像块木头一样跪着,半晌:“少主,属下……请罚。”


沈靖元干脆不置可否:“哦?”


杜墨说道:“少主,坏了您的规矩,属下请罚。但请允许属下,领完罚以后,跟您一起出去,贴身保护您。”


沈靖元忽然沉了脸色,不悦道:“不愧是老爷子的狗,宁可再去刑堂领鞭子,也要完成他的任务。”


“不是,”这一次,杜墨难得没有犹豫,“不是为了任务,属下是担心您的安危。”


沈靖元闻言冷笑,扬手随意地就赏了他一耳光:“你说这话心不心虚?”


杜墨没有回答,只是说道:“如果您允许,属下现在就去领罚。”


沈靖元越过杜墨坚实的肩膀看向他背上的伤,昨天新罚的伤口才刚刚结痂,这种状态再挨二十鞭子,还能下得了床?沈靖元勾起嘴角,意味深长:“好、啊。”






(未完待续……)






——————————————

感谢 @高楼宴客 、@两三松   、 @谢清风 、 @米酒蛋泥 、 @卿卿虾条酣 、 @抚风 、 @M唯璐M 、 @浮离 、 @有点儿小可兮. 、 @努力向上爬的捷子 、 @嗣音 、 @安吱吱是咕咕 、 @是寸寸 、 @抹茶拿铁 、 @又脆又软 、 @simple、 @哈哈哈哈哈 、 @鱼是可否 、 @浅夏ぴ流年 、 @夏至 、 @快乐小鸟 、 @vvv 、 @Bean 、 @小鱼儿 、 @-猫老二- 、 @M唯璐M 、 @晏晏 请我吃糖喝奶茶吃蛋糕!

感谢所有投喂粮票的朋友!




双更的量送给大家!

❤️


 


隐藏结局分享一只脸红心跳的杜墨!

🙈🙈🙈







评论(66)
热度(838)
  1. 共8人收藏了此文字

© 云川漫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