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川漫步

你是我的神,而我是渎神的人。

第一章 大活人消失啦



苏国,福西省,览州市。


览州第五人民医院的新院楼顶层,一个脸色灰白的中年男人,哆哆嗦嗦地往前走,他的双手和双脚,明明空空如也,却像是套着沉重的镣铐,每一步都挪得艰难极了,以至于他额前的碎发迅速被冷汗打湿。


中年男人戴着一副万宝龙的金框眼镜,穿着一件阿玛尼的绛蓝衬衫和黑色西裤,衣着考究、配色合理,明明是一副斯文学者的模样,此刻却像被人用枪指着后腰似的,浑身难以抑制地抖个不停,嘴唇颤地发出哭腔,他左手手腕上缠着层层纱布,纱布之下,是一道新鲜的伤口,深可见骨,却没能要他的命,他的右手,新鲜的针孔里血迹未干,似乎是从那个地方,刚刚拔出输液针来。


男人却像是没有知觉似的,丝毫不顾及手上的伤口,一步一步,缓慢却坚决地朝顶层露台边缘走去。






“啊!!”

急诊室的小医生一声惊叫,站在病房门口圆了眼睛。


一位主任模样的医生路过,皱眉斥道:“柏翰飞,怎么回事?大惊小怪的。”


“他……”柏翰飞活像见了鬼似的,颤着手指指着屋内,半天说不出话来,“他、他、他……刘老师,他……”


刘主任看见自己学生一副毛毛糙糙的样子就来气,周遭气压瞬间低了一大截:“怎么了?”


柏翰飞哭丧着脸:“他、他怎么没了?”


没了?没了是什么意思?


刘主任被这没头没脑的话气得血压直飙,当即斥道:“柏翰飞!你再这么吞吞吐吐的,小心我用听诊器抽你!”


“真没了,”柏翰飞没有像往常一样被这句话吓到,反而皱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老师,这里的病人,少了一个。”


少了一个病人?


刘主任在览五急诊这五年时间里,见过的病人从来是横着进、横着出,还从没听说过哪个大活人能从里面凭空消失的。


能进急诊的病人只有两种:要么,是突然得了要命的急病,要么是慢性病情突然加重,无论是哪一种,多半只能躺在床上靠着呼吸机和输液维持生命,如果要离开急诊,那一定是被人抬走的。


被抬走?


刘主任被自己的这个念头吓了一大跳,他脑子里蹦出的第一个想法竟是——


若是在自己学生值班期间被劫走病人,那小柏的前途就毁了!


刘主任转头看了一眼自己被吓到六神无主的学生,方才的担心瞬间化作怒火,在心里咬牙切齿道,还是平时打得少。


不过,刘主任不愧为副主任,他注视着周围的一切,很快冷静下来。眼前的景象井然有序,除了四床凌乱的床铺和未挂完的吊针显示那里曾经有过一个人之外,其他病人都好好地躺在病床上,该上呼吸机的上着呼吸机,该输液的输着液,不像是发生过任何打斗的样子。更何况,急诊室的管理十分严格,门内有医生二十四小时巡视,不太可能有人能凭空将人劫走。


等等……门内有医生二十四小时巡视?


刘主任带着两道足以杀死人的目光,缓缓转向自己的学生,声音冷得掉渣:“我问你,你刚才去哪里了?”


不是“你刚才有没有离开过急诊室”,而是“你刚才去哪里了”,因为显而易见,本该在病房内值班巡视的医生、他的好学生柏翰飞,刚才一定溜号儿了。


柏翰飞听到老师冷冷的声音,只觉得浑身上下都开始幻痛,登时不敢有半点隐瞒,立刻绷了个军姿:“报告老师,我刚才去神经内科了。”


“值班期间,你丢下病人,一个人,跑去内科干什么?”


刘主任一句一顿,话音里的咬牙切齿,每一句都要把柏翰飞生吞活剥了。


“我……”柏翰飞的眼神开始躲闪,他含糊道,“我帮他们会诊一个病人。”


刘主任眼中寒光一闪,连珠炮一般地跑出一连串反问:“他们没有上级吗?出了事不知道问主任?为什么要你去会诊?”


“我……”柏翰飞的眼睛明显飘忽不定,可看着自家老师快要杀人的目光,哇地一声,在零点零一秒的时间内选择了说实话,“……是远哥让我帮忙的呜呜呜,他赶着上手术,来不及去呜呜呜,老师,我错了……我……我是想着只走开一会儿,我以为没事的,毕竟他们都连着监护仪器,即使出现问题,也马上能被护士台发现,我没想到……”


“小远让你去的?”刘主任立刻想到被他遗忘在脑海深处的一条八卦——神内某小医生是小远的女朋友——思及此,刘主任本就阴沉的脸色,更难看了,“我要去找他哥好、好、聊、聊。”


不过,这句“连着监护仪器”,倒是让刘主任从“想立刻揍人”的情绪中暂时抽离出来。


是啊,住在急诊的病人,身上都贴着心电监护仪、手指上夹着血氧饱和度检测等仪器,一旦出现数据异常,就会发出警报给护士台。即便他欠揍的学生临时走开,导致病房内无人值班,也不可能有人能够凭空消失而不触发任何警报。要知道,人或许会偷懒,可机器永远不会偷懒,一旦病人离开导致监护不到心跳数据,立马就会提示异常。

那么这个消失的人,究竟是怎么做到避开所有仪器监护的呢?


刘主任决定把他学生的欠揍事迹暂时放到一边,沉吟着问道:“四床的病人,是什么原因收进来的?”








与此同时,顶楼露台上的那个中年男人已经挪到露台边缘,他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家三口,小女孩约莫七八岁,笑得甜甜的。


“朵朵……爸爸对不起你……”


中年男人看着照片上的小女孩,眼泪再也绷不住,决然涌出,他双手把照片捂到胸口,流着泪喃喃道:“对不起……朵朵……爸爸最爱你了……”


览五是整个览州老百姓心目中最好的综合性医院,而这座集医疗、急救、教学、科研于一体的新院区大楼,总共有二十八层,从二十八层顶层露台跳下去,绝无生还可能。


中年男人捧着照片,深深地望了一眼露台之下,口中反复喃喃自语:“你要原谅爸爸……原谅我……”


他说到这里,大概是想到了什么极为痛苦的事情,忽然变得歇斯底里,他大口喘着气,哑声嘶吼道:“爸爸……爸爸都是为了你……只有这样,他们才不会追查到你身上,你和妈妈才能过上好日子……”








“割腕?”

刘主任听完柏翰飞的介绍,眉毛皱得更深。


四床病人,名叫齐思广,男,三十三岁,割腕未遂,被家属发现后报急救,由救护车送来本院。


许多人或许觉得割腕是一种较为体面的死法,伤口不大,能留全尸,可是他们专业医生知道,普通人由于掌握不好割腕的力度、位置以及平衡血流速度和凝血速度,割腕的成功率非常低,十个里面往往失败九个。


刘主任像是想到了什么,快速走到三床的床边,一下掀开被子的一角。


果然,被子遮掩之下,三床的病人左右两只手赫然各连着一个血氧监控仪——除了三床自己的监控仪之外,四床的一起,也完完整整地夹在三床病人的手指上。


刘主任:……


且不论决定自行了断的人,必定是精神受了极大刺激,处于极其绝望状态;一个左手手腕受损的急救病人,竟然能单手完成拔掉输液针管、解除身上所有仪器,并且在极短时间内就连到隔壁床的人身上,这是怎样的细心和沉着?


这样的一个人,必定有着极强的心理素质。可若是他真的心理素质极强,怎么会想要自寻死路呢?


许是在急诊待久了,刘主任见惯了病人抱着他的胳膊大哭说“求求医生救救我,我还不想死”,却知生命无常,很多时候能否从死神手里抢回人,除了技术,也得看运气,因此,刘主任对生命,总是抱有一股敬意,他觉得,我们只活这一次,好好活下去才是对得起人生这一回。


可这个男人……


刘主任想象不出,到底是什么事情,能让这个沉着细心的男人自寻短见。







砰——!


就在这时,窗外传来重物坠落在水泥地上的巨响。


像一颗凭空跌落的大西瓜,在坚硬的水泥地上,砸得粉碎,鲜红的汁液和西瓜瓤,散了一地。













————————————

感谢 @高楼宴客 巨款打赏!

感谢 @努力向上爬的捷子 、 @是只小包子呀 、 @卷王·云深✨ 、 @小虎 、 @GYY 、 @咚咚锵锵乐 、 @鲤鱼🐟 、 @隰有榆杨 、 @沥竹 、 @林鹤 、 @小燕 、 @子夜 、 @赛拉维 、 @洛壹陌 、 @夏芝芝 、 @殿下的king 、 @✨ 、 @flpoodk 请我吃蛋糕喝奶茶吃糖,我拿着大家的奶茶钱去结小喻的出场费!


(下章攻出场)





1)

✓ 有彩蛋!

这个彩蛋写了3k字。

写完的感受只有一个:我再也不写彩蛋了。



2)

因为是剧情文,《与君摄墨》的单章篇幅会长于我以前的文,因此更新次数会比以前下降,但周更新总字数不变。

希望能多看到一些大家关于剧情的讨论。









评论(1041)
热度(2829)
  1. 共4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云川漫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