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川漫步

你是我的神,而我是渎神的人。

第十三章 七年前的真相

🔅本章含 5k 字大彩蛋🔅



距离答复日,倒计时:三天。


苏国,建江省,昔州市,某高层建筑物天台上。


“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

傅恒宇望着来人,说道。


通常,他与湛翌君见面,都是湛翌君先到,可这一次,湛翌君足足迟到了二十分钟。


“咳咳,咳咳咳——”

湛翌君裹着一件防风外套,咳嗽几声。他明明也有一米八的身高,此刻却脸色发黄,支着修长的两条腿走来,犹如一个大号的空壳,透着一股虚弱。


傅恒宇皱眉:“你怎么搞的?生病了?”


湛翌君摇摇手:“不碍事。”


傅恒宇的眼神上下扫视着湛翌君,明显对这个回答并不相信,但他没打算深究,一抬手,递过去一个牛皮纸袋:“你要的东西,连夜给你查的。”


湛翌君接过牛皮纸袋,绕开捆绳,里面是一张照片。


傅恒宇说道:“这张,是湛迁上周参加学校运动会时的照片。他参加了男子4x400米接力,他们系拿了第三名。这是他们站在领奖台上的照片。”


照片的领奖台上,整整齐齐排着十二个男生,铜牌已经戴上奖牌,一位老师正在给银牌颁奖。由于照片是远景拍摄,颁奖台上又站了太多的人,照片上的面孔并不清晰,只能看出个大概的轮廓,但湛翌君还是一眼就找到了湛迁。


“这个是小迁儿吧?”

他问道。


傅恒宇说道:“对。我找人打听过,湛迁在学校里和同学们相处得很好,这次运动会,本来他们没机会拿奖牌。因此最后能拿奖,大家都很高兴。”


“真好,”湛翌君抚摸着照片,眼神变得温柔,“长高了。”


“是吗?”傅恒宇狐疑地说道,“这么远的视角,你还能看出长高了?”


“恩,”湛翌君很肯定地说道,“就是高了。”


湛翌君拿着照片反复地看了几遍,才不舍地塞回牛皮纸袋里,拿在手上,轻声说道:“谢谢。”


傅恒宇观察着他的脸色,说道:“虽然这样不合规矩,不过这次——照片你可以带回去。你留着做个念想吧。”


湛翌君冷淡道:“不用了。万一被其他人看到,不好解释。”


傅恒宇面露犹豫,又说:“我发一份电子版给芒,你可以请他查查照片的真伪,看看是否是人为合成的。”


“你……”湛翌君听到他这么说似乎很惊讶,他抬起头看傅恒宇,傅恒宇的眼神躲闪了一下,湛翌君咳嗽一声说道,“你还在为上次的事情生气。”


“没有。”


“你觉得我不应该怀疑你。”


傅恒宇一皱眉,语气里多了几分别扭的虚张声势:“我没有!”


湛翌君好笑地看着他孩子气的模样,伸手捶一下他的肩膀:“我怎么会怀疑你呢?好兄弟!”


傅恒宇撇着头,没说话,一副“你就是怀疑我,我生气了但我不说,快来哄我”的样子。


湛翌君轻笑一声,又捶他一下,解释道:“你不仅是我的挚友,还是我的上线,我怀疑谁,都不可能怀疑你啊!”


傅恒宇“哼”了一声:“你还知道我是你的上线?你在吕灏身边卧底这些年,若是我想害你,早就动手了!”


卧底,这是湛翌君的真实身份。


七年前,昔州成立了一项特殊的卧底计划——计划绕开局里的领导,直接由市领导布置给当时只是市局一名不起眼警员的傅恒宇;而安插在敌方卧底的对象,也不由警员担任,而是选择了湛翌君。


湛翌君父母双亡、家世清白,性格沉稳、谨慎小心,湛秉言于他有恩,是再合适不过的人选。


七年前,湛秉言察觉到建江商业银行的困局,湛秉言猜测多半是吕灏所为。彼时,傅恒宇也顺着线索找到湛翌君,要他投诚吕灏,潜伏在吕灏身边获取情报。这样湛翌君可以通过找到的证据为湛秉言洗清嫌疑,而傅恒宇也可以破案立功,一举两得。


因此,湛翌君假意与湛秉言决裂、与湛迁断绝来往,投诚吕灏。


本来计划进行得顺利的话,一两年时间就可以结束。可是怎料,后续事情的发展,大大出乎湛翌君和傅恒宇的预料。


几天之内,湛秉言在调查期间突然猝死,湛秉言的夫人姜颐跳楼自尽,更糟糕的是,在背后支持傅恒宇这项行动的领导突然被调离建江省——行动陷入死局。


卧底行动,本该在那时就结束,然而……傅恒宇和湛翌君选择了继续。


不能告诉任何人,也没有任何外部援助,全靠他们两个人孤军奋战,他们在暗夜之中这一潜伏,就是七年。


傅恒宇说道:“所以你应该明白,喻识墨绝不可能是湛迁。他反倒有可能,是隐藏在暗中的敌人,利用自己和湛迁长得像这一特质,来迷惑你。”


湛翌君沉吟道:“但我想不明白。如果喻识墨是要对付我的人,他的目的是什么?如果我的身份已经暴露,吕灏没必要大费周章地弄一个人来试探我,大可以直接做掉我。”


“你和我想到一块儿去了,”傅恒宇说道,“吕灏对你,有怀疑吗?”


“没有,我今天还和他通过电话,一切如常。他还让我,安排他和喻识墨见面。如果喻识墨是吕灏派来的人,他还要通过我来安排见面,这说不通。”


傅恒宇抱着手臂,在天台上踱步,一边走一边思考,忽然大步走到湛翌君面前:“翌君,你有没有想过,昔州可能存在不止一股势力?”


湛翌君微怔:“什么意思?”


“当初,我老板突然被调离建江的时候我就怀疑过,难道那次调任真的是巧合吗?如果不是巧合,又是谁做的呢?吕灏势力再大,不过是一个地方土老板,难道还能动得了我老板?”


“你怀疑,有更深、更大的势力牵扯进来。”


傅恒宇点头:“这也是这些年来,我一直让你保持跟进的原因。”


湛翌君思考着傅恒宇说的话,沉吟道:“如果……真的有更深的势力,单凭我们两个,肯定难以撼动。你在市局内部,还有信得过的领导吗?”


傅恒宇说道:“有人品不错的领导,可论这件事,我谁都信不过。当初湛秉言夫妇的死究竟是意外还是人为,至今没有定论。若是人为,那么……”


傅恒宇望着湛翌君,诚恳道:“翌君,这事若是搞砸,你会有性命危险。所以,我谁都不能信。”


“谢谢,”听他语气诚恳,湛翌君有些感动,他想了想,犹豫片刻还是说道,“你觉得喻识墨这个人怎么样?他是北庐来的,背景干净,过往与建江素无瓜葛;他是边舟的养子,与方宗义有仇,与吕灏不相识。如果拉拢喻识墨跟我们一起,你觉得如何?”


“不怎么样,”傅恒宇皱眉,快速答道,“冲动又幼稚,乳臭未干的小屁孩一个,他哪里好?!”


湛翌君好笑地看着他:“你怎么了?你看起来很讨厌喻识墨的样子。”


傅恒宇“哼”了一声:“我不像你,见一个爱一个。”


“你说什么?”湛翌君哭笑不得,“我哪有?”


傅恒宇头一撇:“走了。我回局里还有事。”


他刚走出两步,湛翌君在他身后喊道:“喂!”


傅恒宇回过头:“恩?”


湛翌君扬了扬手里的牛皮纸袋:“你忘了这个。”


“嗨!你瞧我这记性!”傅恒宇说得十分自然,就好像他真的忘了似的,他走过来,接过牛皮纸袋,一抬手,“走了。”


湛翌君站在天台上,目送傅恒宇离去的方向,直到傅恒宇完全离开。


然而,傅恒宇走后,他并没有离开天台。


湛翌君拿出手机,几下敲击调出一个隐藏界面,打开一个特殊的隐藏聊天软件,在上面赫然有两条消息。


M:查过了。


M:没有图像处理痕迹,是真的照片。


湛翌君松了一口气,回复道:谢谢。


他将聊天软件界面往上拉,只见片刻之前,他给M发了一条消息,消息内容赫然是傅恒宇给他看的那张照片!


M是他的发小芒梧,是一名电脑高手。


湛翌君清空聊天界面上的所有消息记录,将手机退出隐藏界面,锁屏放进口袋里,然后拿下自己的眼镜,从口袋里取出一个特殊的小型螺丝刀,在镜框一角的螺丝上面拆拧一阵,取下一个摄像头。


他嘴上说着从来没有怀疑过傅恒宇,实际却早已通过隐藏在眼镜镜框上面的摄像头将照片偷拍下来发给芒梧,让芒梧核实照片真伪。


当得知照片属实,并非人工合成或者换头伪造时,湛翌君松了一口气,旋即自嘲地仰起头:我在想什么?我怎么会怀疑自己的生死之交?











————————————

感谢 @高楼宴客 、 @✨ 、 @甜心奇异~果 、 @米酒蛋泥 、 @沐承 、 @冰糖雪梨 、 @一个毛毛 、 @小鱼儿 、 @秋凉 、 @zz 、 @simple 、 @恨水东逝溪 请我吃糖和请君哥改装眼镜!

感谢所有投喂粮票的朋友们!










今天是近5k字大彩蛋,写了七年前君迁决裂的真相,不知道当初看第一部的时候,有没有人猜到呢?


❤免费粮票即可解锁彩蛋❤







评论(170)
热度(1039)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云川漫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