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川漫步

你是我的神,而我是渎神的人。

第一章 乌恒璟

“先生您好,请问您有预约吗?”

在苏国一家私立医院的前台接待处,两位面容标致的前台接待礼貌地询问。


青年双手撑到桌子上,他似乎是跑进医院的,此刻大口喘着气,额角滑落一滴汗珠。


啪嗒——

汗珠砸在桌子上。


前台站起来,礼貌地第二次询问:“先生您好,请问您预约的是哪位医生?”

那位青年像是没听见似的,独自撑在桌子上喘气。


前台有些疑惑,小心翼翼地问道:“先生?先生您还好吗?”


青年猛然抬头,大步朝里走去。


前台大惊,连忙踩着高跟鞋小跑过去,拦在青年面前:“先生,不好意思,我们这边是全预约制,您必须出示您的预约信息才可以进去。”


青年抬起头,他狠狠地剐了前台一眼,眼神如刀一般锋利。


只一眼,前台姑娘便觉得浑身如坠冰窖,好似被一条毒蛇狠狠咬了一口。


“让。开。”

青年面无表情地扔下这两个字,大步走向电梯——这一次,竟无人敢拦他。


他走进电梯,伸出手,停在半空中。这家私立医院只有12层,青年的手,却在半空中足足停留十余秒不曾按下电梯按键。他似乎在12个楼层按钮里极其费力地寻找自己要去的楼层,仔细听,能听到他喘气的声音在颤抖,连同他的手指,也抖个不停。


最后,他收指成拳,一拳砸在电梯按键上。他的指节磕在按键上,按键亮了——12层。




盯着电梯上不断上跳的数字。


叮——


12楼,到了。


坐在门口的护士站起来,礼貌地问候道:“先生您好,请问您去哪间病房?”


青年充耳不闻,大步往里走。


护士连忙追上去:“先生?先生!这里是贵宾区,您不能随意进去!”


哗啦——!


青年大步走到其中一间病房门口,一脚踹开房门。


屋里几个人正在谈话,随着门被踹开的一瞬间,谈话戛然而止。


此时,护士追到了,她吓出一身冷汗——那间病房里面的可是院长的贵宾,要是被不速之客冲撞了贵宾,她非得被开除不可——她赶忙弯腰道歉:“抱歉抱歉,打扰到你们,我这就让保安将他请出去。”


里面的人愣了几秒,一个男人说道:“小璟来啦?”


男人语气似有责怪:“你来了怎么不提前说一声?二叔派人去接你啊!”


他转头对护士说道:“没事,是自己人。”


小璟,全名乌恒璟,至诚集团董事长乌志城的独子。


四天前,癌症中晚期的乌志城做了一场肿瘤手术。


六个小时前,乌志城病情突然加重,不幸病逝。


此时此刻,病房里有他的二叔、三姑,还有他们的几个子女——乌恒璟冷着脸,眼睛扫过病房的每一个角落——唯独,没有他的父亲。


乌恒璟冷声问道:“我爸呢?”


二叔和三姑对视一眼,他的三姑把他拉到一旁的沙发旁,亲切地说道:“小璟,累了吧,来坐下,三姑给你倒杯水。”


与热络的话语相对应的是,三姑双手按在乌恒璟的肩上,企图将他按坐到沙发上。


乌恒璟抬手毫不客气地一推,将三姑推得一个踉跄,他一转头,语气凌厉:“我在问你,我爸在什么地方?!”


三姑踉跄两步才站稳,捏起兰花指抚了抚肩膀上的皱痕,说道:“小璟,你爸爸已经死了。”


乌恒璟阴沉着脸:“活要见人,死要见尸。他在哪里?我要去见他!”


三姑尖着嗓子“哟”了一声,嗔怪道:“瞧你这话说的!没成家的小孩子不可以见过世的父母的,懂不懂?这种事触霉头!见了要倒霉三年的!”


她走过来,亲切地揽过乌恒璟胳膊,陪着他坐到沙发上:“你放心,你爸的后事,就交给我们长辈来办,一定会让他风光大葬。”


这时候,二叔也走过来,坐到乌恒璟另一侧,拿出一个牛皮纸袋:“我们刚刚正在商量你的事,正好你来了。现在啊,有一桩头等大事,要让你来办。”


三姑兰花指一翘,附和道:“就是!正事不能忘。”


二叔从牛皮纸袋里抽出一份文件和一支笔,放到乌恒璟面前:“你父亲死后,他名下的公司股权都由你来继承。你现在大学都没毕业,哪儿懂什么公司经营?小璟,你把这份协议签了,把你的股权转让给叔叔和姑姑,我们来代你打理公司。”


二叔翻开那份厚厚的文件,指给乌恒璟看:“小璟,你在这里、这里、还有这里签字,在签字的地方按个手印,就完事了。”


乌恒璟坐在中央,他的二叔和三姑一左一右坐在他两边,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争着劝他签字。


“小璟,赶紧签吧。”


“小璟,你还犹豫呢?”


“怎么,信不过二叔和三姑?你可别忘了,你妈妈死的早,你爸工作忙,从小你可是在三姑家长大的!三姑一把屎一把尿地把你拉扯大,早就把你当成自己亲儿子,还能害你不成?”


“就这三个字。签完,二叔就送你回学校。以后,你照样上你的大学,你的生活费,二叔来出,放心,不会让你受一丁点苦的。”


“小璟,愣着干什么?快签呐!”


他们一句一句地说着,犹如催命的符咒,声声入耳,不断逼迫他签字。


他刚刚失去了父亲,如今连遗体都不曾见到,便被所谓“血亲”逼着在这里签字转让股权。


何为亲人?何为血脉?


亲情又算什么?亲情怎能敌得过巨大的利益?


乌恒璟只觉得自己的胸口,越来越痛,心脏像是被人用小锤子不断地敲击,非要砸出一个裂口来不可。从心脏裂口处,失望和颓败一点点滋生,他被灰暗的瘴气笼罩着,喘不过气来。在瘴气的压迫下,愤怒的火苗从一片灰败之中窜出。


他的心越来越痛,他的怒意越来越深——他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就在这时,病房的门,被人猛然推开!


一个男人有力的声音传进来:“他不会签。”


催命符咒戛然而止,他的二叔和三姑站起来,皱眉望向门口:“你是谁?”




只见一个男人带着一个穿正装套装的美女,身后跟着四个穿警服的壮男,推门而入。

正装美女带着一双手套,手里举着一个塑封袋,袋子里装一份文件,她一边往内走,一边说道:“各位好,我是北庐市公证局第二分局的公证员蔡淑兰,这是乌志城先生于我局做的遗嘱公证和特殊监护人指定手续。根据公证内容,珞凇先生将成为乌恒璟先生的特殊监护人,有效期三年。在此期间,乌恒璟先生做出的任何重大决定都需要经过珞凇先生的同意。”


蔡淑兰接着解释道:“特殊监护人,指在特定用途和限定场景下对被监护人合法权益负有监护责任的人,由三十周岁以上人员担任,不限定血缘关系。在本案中,限定场景为被监护人乌恒璟的父母全部过世,特定用途为涉及至诚集团的全部重大决策,包括但不限于股份转让与委托。”


蔡淑兰字正腔圆地说道:“现在,我谨代表本局宣布,自xxxx年xx月xx日xx时xx分乌志城先生过世起,珞凇先生对乌恒璟先生的特殊监护权,立刻生效。”


她面带微笑地转向众人:“各位,本次特殊监护事项涉及的所有法律文件都在我局存档备查。如果各位有任何疑虑,欢迎来我局申请调阅文件。”


而珞凇——珞凇连一个眼神都没给那些闲杂人等,只是伸手将愣住的乌恒璟从人群中拽出来,扔下淡淡的五个字:“人,我领走了。”


珞凇拉着乌恒璟就往外走。


一切发生得太突然也太过富有爆炸性,三姑终于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尖声嚷道:“哎!你说走就走啊?!”


珞凇连脚步都没有停顿,像是没听见似的继续走。


三姑一瞪眼,踩着高跟鞋就要往外追,只见那四个穿警服的男人连成一堵人墙,其中一个警察说道:“北庐市局协助办案,如若阻拦,按袭警处置。”




珞凇畅通无阻地将人领进了电梯。


他没有按一层,而是按下了负一层的按键。


电梯门一关,所有喧闹被隔在门外,门内,只有他们两个人。







——————————


新文开张大吉!

这篇会和《与君摄墨》同时更新,你们有猜到新文的攻就是珞凇吗?


还有一点点小小的要求:

这篇没有参加活动,而《与君摄墨》是参加了活动的,所以今天没放彩蛋,如果可以的话,大家能不能把粮票投到【这里】呢?







评论(160)
热度(3288)
  1. 共52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云川漫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