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川漫步

你是我的神,而我是渎神的人。

第四章 寒境



次日一早,乌恒璟是被闹钟叫醒的。


闹钟并不来自乌恒璟的手机,而是珞凇给他定的。被吵醒的乌恒璟望着放在床头徒自鸣响的机械闹钟,忍不住在心里小声吐槽道——不愧是他,经典古板。


乌恒璟洗漱完毕,换好衣服从卧室里出来时,珞凇正在往餐桌上摆早餐。


早餐很简单,一碗热腾腾的馄饨,一杯牛奶。


珞凇看见来人,淡道:“睡得怎么样?”


连续几次被训,直接导致乌恒璟面对珞凇的普通问话都如惊弓之鸟,迅速在脑海里编辑出一百个答案来,然后答道——“很好。”


嗯。


想了一百种答案,最后选择最简单的那一种。


乌恒璟在心里哀嚎:多说多错啊!


珞凇听完,没有任何要评价的意思,淡道:“吃完早餐,我送你去学校。”


“好的。”

乌恒璟小心翼翼地只回答了两个字,然而内心早已蹦出三米高。


不会吧不会吧,珞凇要送他去学校?


是我听错了吧?不,我没听错!等等,送去学校是什么意思?难道要像对幼稚的初中生小朋友一样(隔壁湛迁打了个喷嚏),每天亲自接送我?


不不,我已经长大了,我是个大人了,我都二十岁了啊!


等等,这个早餐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珞凇亲手做的?


这个屋子里好像……没有别人。不是他做的,还能是谁做的?


男神亲自给我做早饭啊啊啊啊


乌恒璟激动得筷子都要拿不稳,偏偏不敢让珞凇看出端倪,坐在原地夹着一块馄饨努力控制面部表情。


那根悲惨的馄饨被他用筷子从中间夹断之后再夹断,“五马分尸”的惨状。


在内心千回百转的乌恒璟一抬头,发现珞凇正在看他。


乌恒璟:……


两天的积威让乌恒璟条件反射一般地立刻站起来,恭敬地问道:“您有什么吩咐?”


问完以后,乌恒璟只想“撤回该条消息”。


您有什么吩咐?


您有什么吩咐?!


这句话怎么问得那么像一个服务生!


啊啊啊啊——完蛋,怎么办,我又要被先生嫌弃了!


珞凇曲起指节,轻敲手机屏幕,亮起的屏幕上显示出此时此刻的时间:“三分钟后老冯会敲门。”


哦……


没挨骂的乌恒璟顿时将悬着的心脏放回肚子,经过前几次挨训,吸取经验教训的乌恒璟,小心翼翼地问道:“我可以坐下吗?”


他这一句是刻意卖乖讨巧。


乌恒璟聪明又骄傲,他觉得自己的倾向偏s,又极其喜欢掌握主动权,他主动引领着d用他最喜欢的方式满足自己,惯于用欲擒故纵的手段吊d的胃口,又喜欢看d被他气得牙痒却只能纵容他的模样。


更何况,先生那么温柔,应该不会不同意……吧?


珞凇端起茶杯放到唇边,恰到好处地遮住他唇角弧线,淡道:“站着吃,有助消化。”


乌恒璟:……


讨巧反而搬起石头砸了自己脚的乌恒璟,万万没想到珞凇居然没同意他坐下,只得乖乖地站着,捧起碗,一口一口把馄饨吃掉。


一边埋头吃馄饨,乌恒璟纷乱的内心却一刻都停不下来。


为什么要接我回家?


为什么要哄我睡觉?


为什么……要给我做早饭?


真的仅仅是因为您是我的“特殊监护人”吗?


可是特殊监护人,是有范围的,不是吗?您做的这些,早就超出了监护范围。


乌恒璟咬一口馄饨,心脏扑通乱跳。


会不会有那么一点点可能性……珞凇其实,也像他倾慕他一样,喜欢着他?


这个念头一旦冒出来,便被乌恒璟狠狠往下压。


怎么可能呢?


神明眼里怎么可能会有他?!


可是……


可是这个念头一旦滋生,便疯狂生长,在内心迅速膨胀,胀得他的心脏难受极了。


在乌恒璟的印象里,,珞凇一直是高高在上的神明,冷淡又无情,可偏偏,在对着他的时候,既有耐心又温柔——为什么要对我那么好?


这世上的宝物,若是从未得到过也就罢了,可一旦食髓知味,再要舍弃便是登天之难。


乌恒璟只觉得,他内心小心翼翼克制着的情感,却因为这一天一夜的关怀,再也克制不住。


乌恒璟在心里,酝酿起一个疯狂的念头,他想要占有他,想要将神明据为己有,想要昭告天下“他是我的”。


与其将来被他看破心思而心生厌恶,不如赌一把……





司机老冯敲开屋门的那一刻,恰好乌恒璟吞下最后一口馄饨。他擦净嘴,站在那里,眨着眼望着珞凇。


珞凇看他欲言又止的样子,主动问道:“有事?”


乌恒璟看了一眼司机,犹豫着说道:“我能单独跟您说句话吗?”


珞凇朝司机一点头,不需要言语吩咐,司机已经自觉退出去,还帮他们关上门。


珞凇淡道:“说吧。”


乌恒璟双手在身体两侧握成拳,他深吸一口气,抬头说道:“秉寒先生,我能跟您吗?我的意思是……您愿意收下我吗?”


一秒。


两秒。


三秒。


这句话一说出口,乌恒璟只觉得自己被抽干浑身力气,盯着自己的脚尖,根本不敢抬头去看那人。


珞凇眉毛都没动一下:“天境,你既然知道我是秉寒,就该知道,我不收人。”


被拒绝了。


乌恒璟并不意外,却忍不住想为自己争取,他急迫地追问:“理由?因为我是您朋友的儿子吗?”

珞凇淡道:“不是针对你。任何人来问,结果都一样。我早已退圈,不收任何人。”


乌恒璟锲而不舍:“那您做我男朋友,可以吗?”


珞凇微微压了一下眉脚,似是不悦,他看着小孩,一字一句地说道:“乌恒璟,我结婚了。”


乌恒璟呼吸一滞。


我结婚了。


这四个大字虐得他体无完肤。他本以为,珞凇做那些事,是因为也有一点点喜欢他,原来竟是自作多情?


原来一切都是他热脸贴上去,是他臆想出来的结果?!


被直接拒绝的难堪,一下子击溃少年的自尊心,乌恒璟道:“你……骗人!你不是喜欢男人吗?你怎么可能结婚?!”


对于珞凇结婚这件事,乌恒璟其实略有耳闻。


珞凇将圈子和生活分得很开,极少有人知道珞秉寒的真实身份。


但乌恒璟仰慕珞秉寒已久,他忍不住打听过珞秉寒的情况, 隐约知道珞秉寒似乎退圈之后结过婚。


可是,珞秉寒当年在圈子里的时候,明明就喜欢男人,他曾经收过的也都是男性s**,他怎么可能结婚?


所以乌恒璟对此根本不信,直到今日,听到珞凇亲口说出“我结婚了”四个字。


珞凇拿出手机,是一张合照,照片里他蹲在一大片草地上,单手揽着一个七八岁的男孩。


“这是我儿子。”

珞凇面无表情地说道。


“我不相信,我……”


乌恒璟还想争辩几句,却被珞凇冷冷一声打断——“够了。”


乌恒璟惶恐地抬头,被珞凇眼底的色彩吓到。


厌恶。


明晃晃的厌恶。


那种厌恶他是如此熟悉,曾经的珞秉寒,就是用同样的眼神看在黑阁里妄图成为他的s**的人的。


乌恒璟呼吸停了。


原来,他也成为他们中的一份子。


被珞凇厌恶的巨大恐惧冲垮了他,乌恒璟慌乱地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是我太唐突了,我不该质问您,您……”


他小心翼翼而虔诚地问道:“您能忘掉我刚才说的话吗?”


珞凇的回答是——他走到门边,拉开屋门,对等在门外的司机说道:“送他去学校。”


几分钟之前,那个人说的还是——我送你去学校。




那一刻,乌恒璟听到自己心碎的声音。


他终于还是和那些人一样,被他厌恶,被他舍弃。


乌恒璟就是再蠢钝,也知道,自己搞砸了——更何况,他非但不笨,还很聪明。


他搞砸了,却不知该如何道歉。



那一天下课,珞凇没派人去接他。


事实上,从那一刻开始,珞凇没给他发过一条信息、打过一个电话。


乌恒璟等了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在第三个小时,他终于忍不住主动给珞凇发了一条消息:凇哥,对不起,是我说错话,您别生气。


石沉大海。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等待点燃烈火,一刻不停地炙烤着他的心,乌恒璟体会到从天堂到地狱的滋味。


他开始后悔,后悔自己太心急,明知道那些企图接近珞凇的人是什么下场,却偏偏控制不住自己。


可是,难道喜欢一个人是错的?难道向倾慕的人表白也有错?


乌恒璟后悔,但更多的是不甘心。


他明明离他那么近,不甘心就此放弃。




乌恒璟又忍一天,试探性地再给珞凇发出一条信息,仍然毫无回应。


尽管发送出去的消息并未显示发送失败的红色感叹号,显示自己仍在对方联系人名单上,乌恒璟却感到,自己已经被人拉黑了。




第三天,乌恒璟没有等来珞凇的回复,却等来一个爆炸性的消息——珞秉寒收sub了,不仅收了,还将人光明正大地带去黑阁。















——————————

感谢 @iollllllll 、 @甜心奇异~果 、 @是只小包子呀 、 @米酒蛋泥 、 @云若秋汐... 、 @长草的古右右 、 @意中人 、 @何捷了解一下— 、 @菠萝里 、 @奶黄包 、 @沈沈 、 @幼旋 、 @猫街少女梦 、 @纸宣 、 @是寸寸 、 @高楼宴客 、 @朋友  恰柠檬吗 、 @君役 、 @快乐小鸟 、 @卿卿虾条酣 、 @小满 、 @christine1016 、 @隰有榆杨 、 @老公叫景至 、 @是圣诞树🎄呀 、 @兔子 、 @-Pajk. 、 @summer雪儿🌺 、 @崔东磊 、 @菘蓝 、  @ID500070010 、 @月亮上的喵 、 @dudu2 、 @暴导 请我吃糖和请小乌吃馄饨!

感谢所有投喂粮票的朋友们!








作者的话:珞凇虽然结过婚,但此时早已离婚。



今天就不设置彩蛋啦,都放在正文里,大家有粮票,能不能支持一下参赛文《与君摄墨 》,比心~~❤️❤️❤️




评论(227)
热度(1844)
  1. 共10人收藏了此文字

© 云川漫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