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川漫步

你是我的神,而我是渎神的人。

第十四章 群体的狂欢(2)






“大家好,我们是——”

一片开阔的草地上,一个男生对着摄像机大声吼道。


男生戴着一副墨镜,墨镜边框是夸张的鲜红色粗框,两侧边角向上延伸,仿佛龇牙的小恶魔。他头顶用发蜡打得油光水滑,后脑一个小辫,上身一件蓬蓬袖,戴一副白手套,下身一条暗红色粗呢格子短裙,没有穿长筒袜,露着两条粗壮的腿,腿上布满腿毛,一双纯白过踝棉袜配黑色皮鞋。


他身旁的三男两女大声附和道——“菜场战线联盟!”


墨镜男接着大喊:“我们的口号是——”


他喊得声嘶力竭,脖子两侧的青筋都暴了起来,仿佛要把整颗肺都给吼出去。


三男两女跟着喊道:“劫富济贫,番茄至上!”


墨镜男对着镜头喊道:“各位菜场战线联盟的忠实粉丝,我是你们的老朋友,大番茄!!”


墨镜男一声令下,三男两女七手八脚地从一旁搬出一个巨大的人形布偶,棉布质地的人偶被钉在一个大型十字架上,十字架被狠狠插入土地里。


“这个人,仗着自己是上市公司董事长的位置,公然养着四十八名情人,在苏国有六十三处房产,这种人是什么——”


三男两女高声喊道:“人民的蛆虫!”


墨镜男接着喊道:“我们要把他怎么样——”


三男两女高声喊道:“赶尽杀绝!”


墨镜男从前胸猛地抽出一支记号笔,在人偶的脸上打了一个巨大的叉,然后笔一扔,双手握拳,隔空一跳,马步落地,双拳在身体两侧一举,大喝一声:“嘿哈!”


墨镜男举起右拳指向天空:“颤抖吧!接受大番茄的制裁!”


三男两女从一旁搬出满满一筐番茄,轮番拿起番茄朝那个人偶扔去。


布质人偶在铺天盖地的番茄雨中被砸得东倒西歪,却碍于十字架的束缚不会掉下来,徒留一颗脑袋无力地垂下。





这条视频在苏国著名的短视频平台上一夜爆红,上传两小时后总点赞量即飙升至五百万次,四小时后便冲上热榜第一,并稳居热榜第一的位置。


菜场战线联盟也由一个四十八线小网红团体,一跃成为头条热咖,他们的粉丝数,在四小时内增长数十倍,并仍在持续增长。


点开这条视频评论,里充斥着各种“肥头大耳的,面相极差,一看就是个死贪官”、“狗老头就该被抓回来卖去剁成番茄酱”、“公道呢?怎么不枪毙?有钱有权就可以为所欲为吗”,一时之间,各种难听的污言秽语漫天飞舞。


菜场战线联盟的爆红,让其他网红眼红不已,效仿者层出不穷。


就在“大番茄的制裁”短视频冲上热榜第一之后一小时内,原本喧闹的短视频平台加倍热闹非凡,出现了“鱼场战线联盟”,拍摄视频,将一个薄纸糊的人扔进鱼塘里,看着薄纸慢慢化进水中;还出现了“猪圈战线联盟”,将一个稻草人扔进坭坑里,再把猪放进去,反复踩踏;甚至还出现了许多菜场细分品类,比如“茄子联盟”、“地瓜联盟”、“香蕉联盟”,具体操作方式是用茄子、地瓜、香蕉等不同的食物击打人形布偶。


视频发布后第六个小时,姗姗来迟的平台沈河君大手一挥,将“大番茄的制裁”给屏蔽了,理由是涉嫌谣言。


沈河君的这一操作,非但没能制止这场狂欢,反而一石激起千层浪。


菜场战线联盟第一时间发布了一条新的短视频。


视频上,墨镜男在镜头前用鲜红的胶布封住自己的嘴,一手举着一块写着“你呢”的牌子,一手拿着一颗番茄。


在他的身后,三男两女齐声吼道:“我支持菜场战线联盟!你呢?”


话音刚落,墨镜男便表情狰狞地捏爆那颗番茄,鲜红的汁液溅了满满一屏幕。


新视频发布后,甚至比“大番茄的制裁”还要吸引热度,短短两小时便冲上热榜第一。


“你呢”口号更是以摧枯拉朽之势席卷各大视频和文字平台。


在苏国著名的社交平台上,“你呢”标签迅速登上热搜第一。



流量就是密码,流量就是生命。


一时间,各种网红、营销号甚至部分二十八线小明星像嗅到了血腥味的鲨鱼,争先恐后地踩着同伴的躯体蜂拥而至。


他们纷纷在社交平台上面发布自己的自拍照,照片上,他们用艳红的胶布贴住自己的嘴,一手举着一块牌子,牌子上写着硕大的两个字“你呢”,另一手捏爆一颗番茄。


事件发酵得越来越厉害。


与“你呢”同一时间被引爆的,是在社交平台上,一个名为“扒圈第一神祖”的营销号发布的一篇文章,文章标题为《扒一扒苏润高科董事长边舟鲜为人知的秘密》,爆料边舟有多位情人,数不清的私生子,其中最著名的是他与前任北庐市市长童玉兰共同生下的儿子——喻识墨。


文章甚至十分详细地写道“在那年春天的雨夜,在北庐市郊的双层小别墅里客厅里,童玉兰被一场春雨湿透的长裙,唤醒了边舟的保护欲,于是情难自禁。”


这篇文章不到一小时点击率就突破百万,迅速登上社交平台热榜。


边舟和喻识墨的八卦甚嚣尘上,各种细节编得有鼻子有眼,仿佛那些营销号都亲眼见证了边舟是喻识墨亲生父亲的全过程。


有算命看相的营销号跑出来,一本正经地通过分析边舟和喻识墨的面相相似点,指出两人必为亲生父子,并在文章最后加上一行字:想知道你的亲密爱人有没有背着你爱其他人吗?让王大师替你算一卦!原价999元,现价只要99.9元!仅限前一百名。


还有情感分析的营销号跑出来,知心大姐一般对边舟事件发表评论,点评边舟为什么会在外面找别的女人,并在文章最后加上一行字:想让你的亲密爱人不要爱其他人吗?让李大姐给你传授“防三秘籍”!原价999元,现价只要99.9元!仅限前一百名。






距离答复日,倒计时:两天。



“荒唐!这简直荒唐至极!”喻识墨愤怒地在边舟的办公室里面踱步,“说我是义父的私生子也就罢了,居然说义父有四十八名情人和六十三处房产,这是谁编的六十三处?这编得还有零有整的?!”


前一天,他刚刚与吕灏达成协议,原本已经化解的危机,却在一夜之间发酵为舆论风暴,风暴不仅卷入边舟,还将喻识墨卷下滔天巨浪。


原本,对于喻识墨的身份,就有很多人怀疑。


喻识墨莫名其妙地在几年前突然出现,一出现就是边舟义子的身份,有许多人都猜测过,他是否是边舟的亲生儿子。


最引人入胜的谣言,恰恰是虚虚实实。


这条谣言之所以能引发风暴,也是因为,它恰好吻合人们心中的疑问。


“义父,您——”

喻识墨走到边舟面前,刚想说话,忽然手机一顿狂震,数十秒内,呼入电话保持着半秒一个的频率往里狂呼,直接将手机卡死。紧接着,雪花一般的短信涌进收件箱,充斥着各种污言秽语。喻识墨略瞄一眼,索性强行关机。


“怎么了?”

边舟问道。


“被爆了手机号码,”喻识墨道,“我的姓名、手机号、住址全部被爆,之后被软件呼死了。义父的手机号,没有事吗?”


边舟扬了扬手边黑屏的手机,显示早已关机。


喻识墨苦笑:“还是您有先见之明。”


边舟刚想说话,办公室的门被人猛地推开,毫无征兆地一个被双肩包、戴墨镜的男人冲进来,从口袋里掏出两个番茄,朝边舟扔去,歇斯底里地吼道:“为了大番茄!”


番茄没有砸中边舟,落在办公桌的文件上,砸出一大片番茄泥,将文件都染成番茄酱。


那个墨镜男人眼看没砸中,从双肩包里拿新的番茄,喻识墨眼疾手快,冲过去一把夺下他的双肩包,顺势扭住人的手臂,将他按在墙上,大喊:“保安!”


两个保安后知后觉地冲进来,将墨镜男带走,这才避免闹剧恶化。


喻识墨拿出纸巾,将桌上的番茄残渣扔进垃圾桶,可被沾染上茄红的文件,已经无法擦净,只能重新准备。


一名集团保安从门口进来,满脸歉意:“抱歉,董事长,之前办公楼外立面被人投掷大量番茄,我们正在协同保洁队一起清理现场,因此疏忽了人员管理。我们会加强办公楼管理,不会将可疑的人放进来。”


“没关系,”边舟很淡定,还嘱咐道,“保护好自己。”


“这都什么事啊!”喻识墨叹道,“我的手机被软件呼爆,办公楼被投掷番茄,甚至有人跑到办公室里来砸番茄。大家都不求证那些流言的真假,就扔番茄吗?”


边舟道:“或许,他们只是想扔番茄。”


喻识墨皱眉:“现在都不需要讲证据吗?四十八名情人、六十三处房产,连罗列一下详细清单都不需要,只是单纯编造一个数字,就能骗到那么多人?”


“群体的狂欢,需要目标。有些人并不在乎事情的真相,他们只想宣泄情绪,”对于现在的情况,边舟倒是很淡定地坐在办公桌后面,画风一转,“小喻,在过去的四十多个小时里,我一直和学义在一起。他没有向外传递任何信息的可能性。如此一来,你应该相信他了吧。”


喻识墨大步走到办公桌前,双手撑在办公桌上:“都什么时候了,您还在关心我相不相信龚学义?!您应该关心自己的安全啊!”


狂欢的网民早已将边舟百般唾弃,如果键盘能够杀人,那些话语足够边舟千刀万剐一万次。


“这才是重要的事。如果连身边的人都无法信任,未免太过凄凉。正如我之前告诉你的,人总要有一些不问缘由的信任。”


边舟说这句话的时候,龚学义就站在他的身旁。


是的,从喻识墨得知网上的流言、匆忙赶去边舟办公室、推开门的那一刻起,龚学义一直在办公室里。


看得出,边舟是真心信任龚学义,就连他怀疑这样的话,都敢当着他的面说。


可是,边舟的笃定,并没能完全消除喻识墨心中对龚学义的怀疑。


这次的事不是龚学义做的,并不代表以前不是。


更何况,如果不是龚学义,又会是谁?


似是明白他心中所想,龚学义说道:“我们了解到,昔州分公司的副总经理崔游与方宗义往来甚密,当初正是他将方宗义介绍给的齐思广。而我让昔州分公司派人去接张大柱的那一天,崔游恰好在办公室加班,因此得知这个消息。很可能就是他,将消息透漏给方宗义。”


崔游?


对于这个解释,喻识墨半信半疑。


在李大娘被方宗义劫走以后,喻识墨第一时间打电话给龚学义,彼时龚学义就猜测,可能是昔州分公司的人将消息泄露。


难道,真的是他错怪龚学义了?


——如果连身边的人都无法信任,未免太过凄凉。


他想起边舟方才说的这句话,或许,人真的不该怀疑自己身边的人。


喻识墨冷静下来,可他仔细一想,又冒出一个令他不寒而栗的想法:“义父,为什么这些谣言早不冒、晚不冒,偏偏要选在我们和吕灏达成协议的时候冒出来?真的只是巧合吗?如果不是,那么必定背后有人蓄意指示,那个人,会是谁?”


边舟说道:“这也是我担心的问题。如果任由谣言发酵,我必然要停职接受调查。”


“虽然,因为董事长是清白的,调查结果一定不会有问题。但是,调查需要时间,短则数周、长则数月,在此期间,董事长不能参与任何公司经营决策。”


龚学义补充道。


喻识墨略一思索:“不对。虽然情人一事,义父身正不怕影子斜,可是那八十万怎么办?如果您被调查,势必会被查到甘阿姨账户上多出来的八十万元,再联合义熙亥铁的事,到时您就是有嘴都说不清。方宗义这一招好狠毒,他要您投鼠忌器,要您为了保全自己的清白,不敢与他作对。”


龚学义疑惑道:“眼下,我们和吕灏已经达成协议,将义熙亥铁转卖给他,损失已经挽回。再者,那八十万分明是方宗义栽赃陷害,在挽回损失的前提下,只要好好解释,定然不会有事。”


“这就回归到我刚才的问题,这次的流言,是谁散播出去的?散播者,目的何在?”喻识墨说道,“而且,这次的流言非常奇怪,不仅提到义父,还提到了我。我以往从不参与集团事务,我与义父的交集,有且仅有一件事。我思前想后,能在这个时间点故意引爆舆论的人,只有一个——方宗义。”


龚学义不解:“方宗义为什么要这么做呢?他想要高价抛售资产给广福建设,目的已经达到,他为什么要破坏我们继续将资产转卖?这对他而言,没有任何好处啊。”


喻识墨说道:“我与方宗义接触过,那个人心胸狭隘。他很可能会做出‘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即使对他没有好处,也见不得我们过得好。”


龚学义叹道:“这也太短视了吧!再者,我们昨天晚上才和吕灏接触,昨天凌晨流言就以短视频、图文等形式被引爆,如果真的是方宗义,他是如何能在那么短时间内收到消息的?”


龚学义追问道:“昨天晚上,你和吕灏见面的消息,除了边董事长,你还告诉谁了?”


“没有,”喻识墨答道,“因为当时李大娘被劫走,我怀疑集团有内鬼,所以除了义父,谁都没告诉。义父有告诉谁吗?”


边舟说道:“我也没有。”


龚学义道:“那么消息就不可能是从我们这边走漏的。”


喻识墨分析道:“昨晚我和吕灏是在一家饭店见面,饭店的服务生倒是有看到我和吕灏同时出现。但是,我们谈核心条款的时候,包厢里没有外人。所以,如果是服务生告密,那么方宗义最多知道我见过吕灏,他并不会知道我和吕灏为什么见面和谈过什么。吕灏没有涉及矿产生意,正常情况下,方宗义不可能会想到我和吕灏是为了谈义熙亥铁的事。”


龚学义追问:“那么有没有可能像其他悬疑文设定的那样,方宗义拥有窃听跟踪等超级能力呢?”


喻识墨说道:“这种情况不在本文设定范围内。不过读者八成不会认真看剧情分析对话,所以发现不了我们的这段题外讨论。”


龚学义问道:“识墨,昨天晚上,你和吕灏,是单独见面的吗?”


这个问题,与喻识墨的顾虑不谋而合。


喻识墨几乎与龚学义同一时间想到了这个问题。


他和吕灏的会面严格保密,事先除了边舟,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当然,更加没有告诉龚学义。


他甚至特地没让边舟出面,而是喻识墨一个人悄悄前往昔州,独自约见吕灏,就是担心边舟作为集团董事长,行程被众人盯着,若是边舟亲自出面见吕灏,可能会打草惊蛇。


全程知道他见过吕灏的人只有:边舟,吕灏,以及——湛翌君。


喻识墨心上狠狠一颤。


难道……是湛翌君?


湛翌君既然能为了吕灏背叛他,就也能够为了方宗义背叛吕灏。


这个猜测一旦冒出来,喻识墨便觉得自己心上像过电一般痛不可挡。


如果真的是他……


师父,你可真是有本事,总是在我想要疼爱你的时候,往我心口狠狠插上一刀。


喻识墨咬牙切齿地想道,接着强稳住心神,他用方才边舟的话宽慰自己——如果连身边的人都无法信任,未免太过凄凉。


喻识墨答道:“不是单独见面。还有一个人,是吕灏的左膀右臂,应该也不是他泄露的消息。”


龚学义眉头紧锁:“饭店的服务生不了解情况,如果既不是我们泄露的消息、也不是吕灏方面泄露的消息,那么会是谁呢?方宗义莫非真有通天的本领,能够未卜先知?”


未等喻识墨回答,办公室的门被人敲响,前台姑娘拿着一个座机的移动电话走进来:“抱歉打扰,有一位湛先生要找喻先生,说喻先生手机关机,因此打到办公室来。”


湛先生?


在喻识墨有限的知识库里,能够专程打到办公室来找他的“湛先生”,只此一位——湛翌君。


真是说曹操、曹操到,他们刚在讨论是否是湛翌君故意将消息泄露给方宗义,湛翌君便打来电话。


也好,听听他要说什么。


喻识墨接过电话,电话那头湛翌君说道:“喻总,别来无恙。”


别来无恙?


这四个字,让喻识墨嗅到一股危险的气息,他的表情严肃起来:“君少,有什么事吗?”


湛翌君悠悠说道:“听说,边董事长陷入麻烦了。”


这短短一句话,直戳心窝,喻识墨质问:“湛翌君……是你?!”


湛翌君没有回答,只是说道:“后天,你们就要回复交易所。届时如果不能拿出合理解决方案,恐怕不止苏润高科要遭受停牌调查等措施,边董事长更是要被问责。在这种情况下,纵是我们浩星要一折收购,你们也得同意吧?”


一折收购?!


喻识墨心里升腾起一个可怕的念头。


眼下,所有人都知道交易所限定的日期在即,而边舟又陷入舆论危机,急于将义熙亥铁抛售出去。如果湛翌君要借此趁火打劫,完全可以无视他们前一晚达成的协议,强逼广福建设以极低的价格将义熙亥铁出售给他们,如此歹毒的伎俩……


难道,真的是你?


难道,真的是你为了多谋利益,故意将消息泄露给方宗义,故意在网上散布关于我和义父的谣言?


喻识墨呼吸急促。


他怎么忘了?


为了自己的利益,毫不犹豫地谋害他人,这种事湛翌君不是第一次做了啊!


“湛翌君,你什么意思?!”


湛翌君淡道:“喻总,可愿来昔州一叙?”













————————————

感谢 @高楼宴客 、 @✨ 、 @小虎 、 @甜心奇异~果 、 @晏晏 、 @虎虎 、 @云若秋汐... 、 @米酒蛋泥 、 @无讳 、 @GYY 、 @长草的古右右 、 @秋刀鱼不过期 、 @雪山莓莓桃 、 @浮离 、 @7775318 、 @何捷了解一下— 、 @mmxsunny 、 @-猫老二- 、 @抹茶拿铁 、 @萌 、 @christine1016 、 @晚霞朝露 、 @恨水东逝溪 、 @云深✨ 、 @小飞鱼 、 @lx骁骁骁 、 @暴导 、 @·肥貓· 、 @太平间女丧尸 请我吃糖和请小喻吃刀子!

感谢所有投喂粮票的朋友们!





本章似乎可以归入喜剧组。


究竟是谁把消息泄露给方宗义的呢?彩蛋见!

❤免费粮票即可解锁彩蛋❤



评论(123)
热度(880)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云川漫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