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川漫步

你是我的神,而我是渎神的人。

第十五章 师父最爱是绿茶




距离答复日,倒计时:一天。



湛翌君与喻识墨约在一间茶室。


茶室位于昔州市中心一处洋房里,大隐隐于市,门口白色浮雕雕着茶室的名字,大厅幽暗,铺陈小桥流水、袅袅水雾,从大厅往内,穿过两道自动感应门才到包厢区,私密性极好。


湛翌君早早就抵达茶室等待,可是他没有想到,他等来的客人,并不是喻识墨,而是——


“翌君!”

一个甜甜的女声从门口传来,茶室的门,被推开。


“沫沫?”湛翌君看清来人,十分惊讶,“你回国了?”


“我都回来一个多月啦,翌君你真不关心我!”


裴沫嗔怪道。


裴沫,昔州最大的国企建昔集团董事长的小女儿,与湛翌君称得上是青梅竹马。两个人感情很好,好到裴家一度还想过要撮合裴沫和湛翌君的亲事。裴沫、傅恒宇和芒梧,也是湛翌君最信任的三个人。


当初,裴沫在中国北京市念的大学时,湛家危在旦夕,湛翌君想将湛迁送去中国读书,借此避避风头。


湛迁一个人在中国,人生地不熟,湛翌君便告知裴沫,让裴沫在中国代为照顾他。裴沫一口答应,还表示“你的弟弟就是我的弟弟”。


后来,湛迁失联,重新以“林竣宇”的名字在中国生活以后,湛翌君还专门委托裴沫去探望了他一次。正是裴沫告诉湛翌君,“林竣宇”就是湛迁,但出于安全考虑,他不希望与苏国的人再有联系。因此湛翌君要求裴沫不再与“林竣宇”联系,仅仅是和傅恒宇在暗中观察着“林竣宇”的人生轨迹。


“怎么会,最近太忙了。”

湛翌君说道,招呼裴沫坐下。


裴沫笑眯眯地坐下:“你是来见客人的吗?我没有打扰到你吧。”


湛翌君说道:“没有,我的客人还没有到。你怎么会来这里?”


“说来真巧!我在附近逛街,看到一个人影拐进这家茶室,像极了你,便跟上来看看,没想到,真的是你,”裴沫俏皮地吐了吐舌头,“翌君你不会怪我自作主张吧?”


“怎么会?”

湛翌君说道。


湛翌君第一次见到裴沫的时候,她才十八岁。


彼时,十八岁的裴沫穿着一袭洁白连衣裙,又黑又直的长发垂到胸前,裴沫有着一张精致的小脸,皮肤白得无可挑剔,双腿修长,踩着一双纯白毛绒棉拖,露出一截纯白光洁的脚踝,看起来似乎没有化妆,却生得清纯秀丽,毫无攻击性,纯天然地美丽,那几乎是每个男人梦中的初恋情人会有的面容。


如今,七八年过去,裴沫已然从一个青涩的小姑娘成长为一个大姑娘,然而岁月似乎没有在她的脸上留下任何印痕,她还是那么纯真、可爱的模样。


在湛翌君的心里,当年那个善良单纯的小姑娘形象与今日坐在他面前的姑娘,逐渐重合。


时光仿佛回到多年前,那时候没有阴谋、没有诡计,湛秉言没有死,湛翌君没有成为卧底,湛迁也没有被送出国。他还如多年前那样,和裴沫相谈甚欢。


湛翌君一时间,百感交集。


裴沫娇嗔道:“盯着我看做什么?是不是我变老,不好看了?”


湛翌君听出她话里的撒娇,一笑。他习惯了尔虞我诈、步步为营,已经很少听得人对他撒娇,目光放温和了一些:“怎么会,你看起来,和十八岁一模一样,最多十八岁零一个月。”


裴沫扑闪着大眼睛:“真的吗?”


湛翌君点点头。


裴沫单手撑起脑袋,将下巴轻轻放在手背上,探身向前,望着湛翌君:“翌君倒是变了。”


“哦?”


裴沫一笑:“变得更帅了!”


“你啊!”

故意的夸赞并不惹人厌,反而让湛翌君觉得她可爱。


裴沫眼神扫过整个包厢,包厢里除了湛翌君,不像有第二个人的样子,故作轻松地问道:“翌君今天约的人是谁呀?不会是我未来的嫂子吧?”


湛翌君没听出她语气里的试探,耿直地回答道:“你哪儿来的嫂子?”


“真的吗?”裴沫雀跃道,“翌君你长得帅、又优秀,成熟稳重,堪称女生心目中的完美情人。这么多年居然没有谈恋爱——我不相信,你骗我的吧?”


她探身向前,露着八颗牙齿,眨着眼睛,单纯又无辜,纵是刻意的夸赞,从她嘴里说出来也不会让人觉得恶心。


湛翌君无奈:“我骗你做什么?”


裴沫趁机追问:“那么,我以后可以约你吃饭吗?”


湛翌君想了想,说道:“应该是我请你吃饭才对。你回来这么久,我还没见过你,是我疏忽了。”


“哎呀——那你可得补偿我,”裴沫娇嗔道,“一顿饭怎么够,两顿吧!”


湛翌君只将她当成儿时的伙伴看待,心道老朋友回国了,确实得好好招待,于是爽快答应:“好。”


裴沫露出一个开心的笑容,抓起湛翌君的手,用自己的小拇指勾住湛翌君的小拇指,撒娇道:“咱们拉勾,不然,我怕你会反悔。”


“我有什么好反悔的?”


裴沫不说话,就那么扑闪着眼睛、扁着嘴,一动不动地望着湛翌君,无声地撒娇,看得湛翌君心头一软。


不过,此时此刻的湛翌君心里想的是另一件事。


他忽然想起,当初是请裴沫在中国确认的湛迁,可是,当时他由于太过相信“林竣宇”就是湛迁,因此并没有与裴沫确认她当时见“林竣宇”的细节。会不会其中有什么疏忽?在喻识墨出现之后,湛翌君的心里总是萦绕着一团迷雾。喻识墨的身份太诡异,甚至知道他对松子过敏这种非常细节的事情,若是伪装,那未免装得太像。


湛翌君勾着裴沫的小拇指,犹豫地开口:“沫沫,有一件事,我一直想问你。”


裴沫勾着湛翌君的小拇指,继续扑闪眼睛,娇滴滴地说道:“你说呀~”


“当初……”

湛翌君刚说出这两个字,茶室包厢的门被人骤然推开。


“君少,久等——”

喻识墨推开门的时候,正看到裴沫和湛翌君面对面坐着,手勾着手,含情脉脉地看着对方,喻识墨的脸色骤然变冷。













————————————

感谢 @✨ 、 @米酒蛋泥 、 @鲤鱼🐟 、 @高楼宴客 、 @甜心奇异~果 、 @云若秋汐... 、 @虎虎 、 @小虎 、 @秋刀鱼不过期 、 @何捷了解一下— 、 @未央 、 @·肥貓· 、 @歌yin💩💩💩 、 @是圣诞树🎄呀 、 @崔东磊 、 @狐大仙 、 @故栖迟 、 @sweet 、 @云深✨ 、 @雪山莓莓桃 请我吃糖和请小喻吃醋!

感谢所有投喂粮票的朋友们!




今天彩蛋是——为什么小迁儿总是比不过裴沫?

❤免费粮票即可解锁❤







评论(141)
热度(863)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云川漫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