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川漫步

你是我的神,而我是渎神的人。

第十六章 好像掉码又好像没掉-2



两个人你来我往地相互试探,这时候任何一方露出一点退缩的意味,都会被试出破绽来,可是偏偏——就在这时,喻识墨的手机铃声,响了。


喻识墨瞥了一眼来电显示,是龚学义的电话。


龚学义知道他现在正与湛翌君见面,这时候打电话给他,必然是有非常要紧的事。


喻识墨只得暂时放过湛翌君,接起电话。


“喂……什么?!”电话那头不知说了什么,让喻识墨的表情骤然紧绷,他又听了一阵,简单回复道,“好,我知道了。”


龚学义的这通电话,彻底打乱两个人先前的节奏,也让湛翌君彻底清醒过来。


裴沫的突然出现,让他陷入旧时情绪,方才有那么一阵,他被一股强烈的直觉推着走,让他几乎确信面前这个青年就是他的小迁儿,所以,他示意裴沫试探喻识墨,又搬出往日的诫词试探,即使喻识墨答得滴水不漏,他还是固执地试探。


而现在,他清醒了。


他想起先前,傅恒宇给他看的照片,想起来,他的小迁儿现在应该在中国读大学,他还在参加运动会,他意气风发、单纯乖巧,绝不可能像面前这个青年一样。


湛翌君定了定心神,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是龚学义找你。”


喻识墨没接话。


湛翌君继续说:“龚学义这时候打电话给你,必然是有极为要紧的事。大概,是边董事长出事了吧?我猜,昨日的舆论风波必定惊动高层,或许检查组已经进驻,如果明天,苏润高科不能交出一张令人满意的答卷,那么恐怕——边董事长要被停职调查。”


全中。


湛翌君说的每一个字,都和龚学义说得一模一样,那么,只有两种可能性——


要么是湛翌君绝顶聪明,以上内容皆为他猜测所得;要么,这整个事件,环环相扣的背后推手不是别人,正是湛翌君。


“是你。”

喻识墨咬牙切齿地说道。


是湛翌君将他与吕灏达成一致意见的事情泄露出去,进而在网上散布边舟和他的流言,也是湛翌君,将这事捅入高层,逼得检查组今日进驻,一切的一切只是因为……


“君少的如意算盘打得真好,可惜,我不会让你如愿,”喻识墨语气凌厉,“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了义熙亥铁名下土地的秘密,即使和浩星谈不成,我们也能按原价卖给任何公司。你以为,给我们造几场危机,就能趁势压价,却不知道,这是在杀鸡取卵。我们手上的土地增值空间巨大,你们压价太低,我们找别人合作,最终损失的是谁?”


“找别人合作?敢问喻总,有人选了吗?”湛翌君淡道,“如果你们有其他的人选,喻总何必千里迢迢,打一趟‘飞的’从北庐来昔州,与我谈判。明天,便是苏润高科回复交易所的最后时限。现在距离明天股票开盘只有不到二十四个小时,你要从哪里重新找一家企业,来收购义熙亥铁?”


“你——”喻识墨没能唬住湛翌君,脸色一分一分沉下去,“君少,原来是在趁火打劫。你想趁我们被检查组和交易所逼得无路可走,没有时间去找别的购买方,逼迫我们将土地低价出售给浩星。”


湛翌君没有否定他的话:“我当然清楚,比起那块土地的价值,三十六亿的出价不算高。只要给你们充分的时间,你们能从市场上轻易地找到其他买家收购资产。可惜,你们现在最缺的,正是时间。”


“所以你想怎么样?”

喻识墨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心中已经预料到对方的回答。


可他还是问了,他要听湛翌君亲口说出这句话。


湛翌君道:“十亿。浩星将以十亿元收购义熙亥铁。”


“十亿?我们已经支付给方宗义的款项可是三十六亿,中间那么大的损失怎么办?”


“与我何干?”


喻识墨咬牙:“你们以十亿的超低价收购价值数十亿的资产,其中利润便全部归属浩星,君少的如意算盘打得真好!”


湛翌君不咸不淡:“客气。”


“我在电话里的问题,君少还没有回答我——是不是你故意走漏的消息?”喻识墨的语气里,怒意渐浓,“我和吕总谈判的那一天,只有三个人在场——我,吕灏和你。这种对我们极为不利的消息,绝不可能是我泄露出去的,吕总既然有意与我们合作,也不可能主动泄露。剩下的,只有一个可能性。”


其实,消息确实是从浩星一方泄露出去的,只不过泄露消息的人,不是湛翌君,而是吕灏本人。


是的,纵是喻识墨、龚学义、边舟等人分析得再全面,也没有想到,将消息泄露给方宗义的人,竟然是吕灏本人。


吕灏故意指示当晚的服务生将消息泄露给方宗义,就是利用方宗义心胸狭隘的特性。吕灏知道,以方宗义的性格,若是听说他与喻识墨达成合作意向,必定会想办法搅黄这笔生意。果然,方宗义没有让他失望,当夜便安排小网红和营销号在网络上散播起边舟和喻识墨的流言,舆论地震也引起高层重视。


趁火打劫,这火,已经烧起来你去告诉喻识墨,要浩星收义熙亥铁可以,但不是原价收购,而是三折收购。——这是吕灏的原话。


吕灏说:他喜欢你,要好好利用。


吕灏的城府有多深,没有人比湛翌君更了解。他在吕灏始终是克制的、小心的,绝不露出自己的软肋。


如果那天,喻识墨没有当着吕灏的面非要强吻他,吕灏就不会看出喻识墨喜欢他,不会想到可以利用他来牵制喻识墨,也许……


湛翌君一阵头疼。


他大概天生是操心的命,从前有个徒弟整天给他惹事,他每天操心着给徒弟收拾烂摊子;现在,好不容易对喻识墨有些好感,喻识墨又给他捅娄子。


面对喻识墨的愤怒,湛翌君不置可否,只是浅浅道:“你既然心中有了答案,又何必多此一举,向我确认?”


“真的是你?”喻识墨眸子里闪烁着震惊和愤怒,“是你为了压价,将我出卖给方宗义?!”


湛翌君道:“这怎么能算‘出卖’呢?喻总,你是我什么人,能论得上是我出卖了你?灏哥是我的老板、浩星是我供职的公司,我做出的一切都是为了给浩星谋求更多的利益,何错之有?”


“何错之有?”喻识墨好像听到一个极为好笑的笑话,重复道,“哈哈哈哈——何错之有?!”


喻识墨愤怒地说道:“湛翌君我真是高估你的人品!我怎么忘了,你本就是一个为利益不惜背叛恩人的小人。我一次又一次地想要原谅你,可是你呢?你做了什么?!你一次又一次地背叛我,一次又一次将我对你的宽容毫无顾忌地踩在脚下!”


可惜你忘了,现在的我,已经不是手无寸铁的小孩。


喻识墨盯着那张熟悉的脸,有那么几秒,他想狠狠吻上去,想要将那两片红唇吮吸得说不出话来,要他再也不能吐出那些不讨他喜欢的字眼。


不过,他没有。


你迟早会是我的——喻识墨这样想道——你会完完全全地从属于我。


他站起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湛翌君:“你给我听好了。原价成交,一分不少。”


“我不仅要吕灏原价收购,我还要你,”他伸手捏住湛翌君的下巴,轻轻抬起,眼神阴鸷,他一字一句地说道,“我要你,做我的栾宠。”








——————————

感谢 @高楼宴客 、 @✨ 、 @追木 、 @云若秋汐... 、 @虎虎 、 @尹倾寒 、 @云深✨ 、 @雪山莓莓桃 、 @虎虎 、 @米酒蛋泥 、 @浮离 、 @秘密 、 @穆尼尔 、 @抹茶拿铁 、 @小虎 、 @洱 、 @名字就叫牛肉干好了 、 @·肥貓· 、 @christine1016 、 @ID500070010 、 @mmxsunny 、 @亻尔女子火页 、 @生白术还是炒白术 、 @生如夏花 、 @<。)#)))≦ 、 @star_C 、 @墨鱼、摸鱼 、 @. 、 @simple 、 @sweet 请我吃糖和请君哥xxx!

感谢所有投喂粮票的朋友们!






彩蛋是本文新卷预告!

❤免费粮票即可解锁彩蛋❤



评论(148)
热度(1050)
  1. 共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云川漫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