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川漫步

你是我的神,而我是渎神的人。

第十九章 我要“他”

🔅鬼畜忠犬深情渣攻 x 润玉君子美强惨受🔅

🔅原耽 / 悬疑 / 商战 / 强制爱🔅




苏国,建江省,昔州市,浩星集团大厦楼下。


“本台快讯,润山集团董事长方宗义因涉嫌……等多项罪名,并在缉捕途中公然拘捕、企图持枪伤人,被昔州警方予以击毙。据悉,润山集团因涉嫌……等多项问题,目前,已被相关机构勒令暂停营业,予以整改。此外……”


保安亭里,一台老式收音机沙沙地播放着电台的“每日快讯”新闻频道,一辆黑色轿车驶入,保安立刻起立敬礼。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浩星集团的掌门人,吕灏。


吕灏的车,稳稳停在集团正门口,从车上下来两个人——吕灏,和他的左膀右臂湛翌君。


集团大厦的门被推开,吕灏走在前面,湛翌君跟在后面,两个人走到电梯厅,自有直达电梯,直通顶层办公室。两个人的表情,如往常一样沉静,完全看不出受方宗义事件一丝影响,仿佛方宗义之死,与他们毫不相干。


叮!


电梯抵达顶层。


“吕总好!湛总好!”

前台姑娘站起来恭敬地鞠躬问好。


吕灏目不斜视,往里间走,湛翌君朝姑娘略一颔首,以示礼貌。


“吕总、湛总,客人已经带到。”

再往里走几步,办公室主任便亲自迎上来,恭敬地给他们二位带路——尽管,通往办公室的路早已走过千百次,不需要任何人领路。


办公室门推开,只见一人背对门,立在办公桌前。听见门声响,那人转过身,淡道:“恭喜灏哥,得偿所愿。”


吕灏沉静的脸上,这才露出一个社交性的笑容——“我给老弟庆祝才是。我有什么恭喜的?”


那人手捧一杯清茶,一饮而尽:“灏哥除去一名劲敌,正是拔出眼中钉、肉中刺。昔州戏称‘黑方土吕’,如今‘黑方’垮台,将来的昔州,便是灏哥的天下。我借灏哥一杯茶,恭祝灏哥,大吉大利。”


吕灏不置可否,只道:“识墨,上一次见面,我说要带你参观我们昔州的青吴山。不想,你这就要常驻昔州了。”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喻识墨。


什么?喻识墨要常驻昔州?


湛翌君的心里掀起一层波浪。


他对这个消息一无所知,更可怕的是,他竟然不知道,吕灏和喻识墨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如此熟悉,连称呼都从“吕总”和“喻总”变成“灏哥”和“识墨”。他身为吕灏的左膀右臂,本该是最了解吕灏行踪的人,竟对此毫不知情。

不知道是不是湛翌君的错觉,他感到,喻识墨不着痕迹地瞥了他一眼,眼神不似往常的他,反而带着一股轻蔑和傲慢,只轻轻一扫,就仿佛要在他灵魂上烙穿一个洞的灼热。


喻识墨和吕灏分坐茶台两端,湛翌君坐在吕灏的旁边,喻识墨坐定,淡道:“灏哥,听说,你曾想以十亿元的超低价收购义熙亥铁,为的是趁火打劫,趁我们被交易所逼得无路可走,要我们的命。”


云淡风轻一句话,竟亮了刀。


猝不及防。


谁也没想到,喻识墨说是来“祝贺”,他的贺礼,竟是明晃晃的刀刃。


“哦?你从哪里听说的?”吕灏不慌不忙,尽管这个命令正是他本人所下,此刻却丝毫没有被拆穿的紧张,反而淡定道,“谣言,不可信啊。”


“是谣言吗?”

喻识墨反问。


吕灏悠悠地煮着水:“当然。我的诚意,已经真金白银地付给你们了。”


喻识墨看着他,意味深长:“我完全不怀疑灏哥的诚意,只不过空穴不来风,任何谣言都有来处。当时,我前一晚刚与灏哥会面,当天夜里方宗义就得了信,这谣言未免也传得太快。若是旁人也就罢了,若是这谣言,来自灏哥身边的人,不知道灏哥是不是该清理门户呢?”


他的眼神,若有似无地扫过湛翌君。


当日,吕灏正是命令湛翌君,将这个噩耗带给喻识墨。


吕灏似是完全听不懂一般,淡淡咀嚼着这几个字——“我身边的人?”


喻识墨笑而不语。


吕灏忽而面色一凛,怒道:“识墨,你叫我一声‘灏哥’,我也将你当作自己兄弟。是我家哪个人传了这种荒谬的言论到你耳朵里?你但说无妨,我立刻开除了他!”


“哦?”喻识墨静静坐着,看他盛怒的模样,勾起唇角,“灏哥就不怕冤枉了人?”


吕灏言之凿凿:“怎么会是冤枉?我明明要以三十六亿诚意收购,却有人告诉你我恶意压价到十亿,这种人我留着干什么?”


吕灏说罢,愤慨地看着喻识墨,似乎随时准备替喻识墨两肋插刀,而喻识墨一动不动地盯着他,不说,不动,不喝茶。


半晌,喻识墨端起茶杯,一饮而尽,把杯底朝吕灏一举:“开个玩笑。”


吕灏脸上怒意一收,板着脸:“不好笑。”


喻识墨面露疑惑,探身向前:“不好笑吗?”


吕灏绷着脸,不回话。


喻识墨忽而朗声大笑,主动替吕灏和自己填上一杯新茶,一碰杯:“合作愉快啊,老板!”


吕灏的手指,扣上茶杯,却不曾端起:“怎么喊‘老板’?”


喻识墨笑得理直气壮又莫名其妙,带着几分诙谐的打趣:“我是高管,你是股东,我给你打工,当然要叫你一声‘老板’啊!”


吕灏这才端起茶杯,喝掉半杯茶,对湛翌君说道:“翌君还不知道吧,你的老朋友,现在是我们和润达集团新公司的总经理。”


什么?!


此前,边舟在发布会上曾经宣布,广福建设将与浩星集团合资成立一家新公司,共同对X031527地块进行开发,其中,浩星集团持有51%的股权,广福建设持有49%股权。


可是,新公司的总经理竟然是——喻识墨?!


“灏哥,”喻识墨收起先前的玩笑模样,正色道,“上任第一天,我要向你,要一样东西。”


整个屋子的节奏,都因为喻识墨这一句话,骤然放慢。先前借着玩笑之名的相互试探如同带倍速的快板,刀剑斧戟亮了一遍,却没见一点红。


可喻识墨这一句话,像是凭空一记太极,让满屋的刀光剑影都消失殆尽,徒留一茶二杯三人。


吕灏淡道:“你既然叫我一声‘灏哥’,那么,这昔州地界上,凡是我的,就是你的。”


喻识墨道:“灏哥果然爽快,可是灏哥,就不先问问我,要的是什么?”


“人活一世,无非是要三样东西——钱、权、美人。你是边舟的义子,权,你不缺;又已担任新公司的总经理,钱,你也不缺。剩下的,无非是……”


吕灏轻抚茶杯,没再说完,也无需再说完,因为两人,心照不宣。


喻识墨抬手一指湛翌君:“我要他。”


他顿了顿,补充道:“我要你解除他所有职务,从今往后,他只归我一人所有。”


喻识墨望着湛翌君,漆黑的瞳仁深不见底。


七年,他在异乡流落七年,他在地狱沉沦七年,终于得偿所愿。


七年里,他每一天都在发誓,发誓要亲手复仇,发誓要那个人十倍奉还。


他要剥夺他的一切,他要把他经历的痛楚加倍还在那人身上,他要让他尝尝失去一切的滋味。


从今日起,世间再无“浩星湛总”,有的,只是他喻识墨的阶下囚。


面对这个近乎荒谬的要求,吕灏眼睛都不眨,说了四个字——“如你所愿。”











——————————

感谢@米酒蛋泥 、@✨ 、@雪山莓莓桃 、@是只小包子呀 、@奶糖 、@何捷了解一下— 、@无讳 、@吖吖吖 、@尹倾寒 、@晏晏 、@雪芸 、@mmxsunny 、@梧桐雨 、@笙箫 、@·肥貓· 、@月亮上的喵 、@浮离 、@纸宣 、@等等 、@kongshadi纱 的支持!









不要给本篇投粮票了 QAQ 

给本篇投粮票不算投票数的,给第一章投哦~




评论(112)
热度(1081)
  1. 共1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云川漫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