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川漫步

你是我的神,而我是渎神的人。

第二十二章  瞒天过海


“你说你今天来找我,是为我父亲的事。”

一顿饭吃完,乌恒璟主动问道。


秦子良点点头:“我查过你银行卡流水,你去年二月购买一辆全新玛莎拉蒂MC20跑车,价值超过两百万,除此之外你每个月的平均开销在稳定在八至十万。你没有任何兼职,所有收入皆来源于父亲给的零花钱。如今你父亲过世,不会再有人往你银行卡上打钱。先前你的亲戚们草拟的那份‘合同’上清清楚楚地写着,即使你同意转让股权,他们给你每个月的生活费,也仅有一万元。也就是说,无论如何,你都无法继续享受过往的奢华生活。”


乌恒璟惊讶道:“你连我去年买过跑车都能查到?”


秦子良眨眨眼。


这小孩好天真啊,他都不忍心骗他了。


律师怎么可能能随意查别人的购买记录和银行流水?若是真如此,苏国还不乱了套。


律师虽然不能查,但,监护人,能够查到。


可惜,监护人不让他说啊。


秦子良面不改色:“当然。”


乌恒璟惊了:“这……随便哪个律师都能查到我的银行流水?苏国人还有隐私吗?”


秦子良笑眯眯:“害怕啦?”


乌恒璟炸毛:“没有!”


“那我们继续,”秦子良也不拆穿他的色厉内荏,“你现在是至诚集团最大的股东,你完全可以从公司列支开支,可是那样——乌恒璟,你会成为众矢之的。创始人突然离世,接班富二代不仅完全不懂酒店经营,还终日游手好闲、挥霍财产,这么好的素材,你的敌人绝不会放过。若是你因此失去民心,便会丧失在公司内部的威望,那么这股权,你就算不想交,也得交了。”


秦子良顿了顿,说道:“要保证你生活水平不下降,并且不从集团列支一分钱,唯有一条路。”


他递过去一份合同:“这份是我替传瑞和你起草的合同,如果你同意签署这份合同,那么在未来三年内,传瑞将支付你所有因学习产生的费用、固定资产维护所产生的的费用,除此之外,每个月还将支付你五万元零用钱。这些钱都是无偿支付给你,不需要以任何形式偿还,仅需答应一个条件:你不能再住在这间房子。这个小区虽然离你学校最近,但安保太差,你将来可能会遭遇各种骚扰,住在这种地方无法保证你的个人安全。传瑞在距离你学校十五分钟车程的地方有一套房子,你毕业前将在那里居住,会有司机每天负责接送你上学。司机的费用,由传瑞负责。对了,那位司机师傅,你应该接触过,叫冯国荣。”


“冯……老冯?他不是……”

乌恒璟记得冯国荣,他刚认识珞凇那一天,晚上睡不着觉,正是冯国荣去接的他。


冯国荣明明是珞凇的司机,怎么变成传瑞的司机了?


“没错,冯师傅是传瑞的司机。”


这句,倒是实话。


乌恒璟脱口而出:“不可能。”


秦子良耐着性子:“你想说老冯是凇哥的司机,对吧?按凇哥目前的状况,他不适合聘请司机,更不可能将自己单位的司机私用给你。”


原来那一晚……


也许那一晚,关心他的人,原本就不是珞凇?


“那……这合同是什么意思?白给我送钱?”乌恒璟皱起眉毛,“我不相信,这世上有天上掉馅儿饼的好事。”


秦子良淡定道:“黑阁自成立以来,共无偿资助超过三百名家境困难的学生会员。你并不是唯一一个。”


乌恒璟迷茫了:“我……也算家境困难?”


这番说辞确实是十分牵强。


秦子良还记得,前一天下午,珞凇和季蕴心把他叫过去,要他次日去一趟乌恒璟家里与他谈判,并逐字逐句地教他怎么说。当时他越听,额头上的黑线越多。


资助贫困学生?乌恒璟也算贫困?再者,有谁资助贫困学生是给人一个月打五万元零用钱的?


秦子良还记得,自己当时问过珞凇,为什么要由他去而不是珞凇自己去?


秦子良想起珞凇当时的回答,仍觉得后背一凉,一本正经地复述珞凇给他的说辞:“虽然,乌家很富裕,可没有一分是你可以使用的。从这种意义上来说,乌恒璟,你即将身无分文。”


乌恒璟捏着合同没有说话。


秦子良又道:“你不需要现在就答应,合同我放在这里,你可以详细阅读之后再决定是否签署。你甚至可以不签署,因为即使你不签署,我们仍然会每个月支付你零用钱。不过,我建议你签署——因为这份合同完全是保障你的利益,你几乎只有权利没有义务,签署合同,对你而言,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乌恒璟点点头:“好。”


叮——


手机传来一条短信提醒。


秦子良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应该已经收到银行的十万元短信提醒。”


乌恒璟惊讶地拿起手机一看,果然,是银行发来的短信提醒,提醒有十万元到账。


秦子良说道:“首月给你十万,是为了让你安心。我们不希望你因为缺钱,而短视地做出对自己的不利的决定。这是我接下来要跟你谈的第二件事的基础条件。”


秦子良轻咳两声:“第二件事,你从你父亲那里继承的股权,准备如何处理?”


这,才是他今日过来的真正目的。


秦子良说道:“你现在是苏国美术学院影视与动画艺术学院动画专业本科二年级学生。而你的父亲乌志城所经营的至诚集团,以酒店运营和高端餐饮为主业。两年前,也因此与你的父亲乌志城决裂。因为乌志城一心想要你学习商务管理,将来继承家业。而你却想学习艺术,将来成为一名动漫设计师。你热爱的艺术,你父亲不屑一顾;他钟情的商业,你一窍不通。你与你父亲的关系极为淡薄,除了‘打钱’之外没有任何交流。根据你的旅行记录显示,去年春节,你甚至没留在家里过,而是选择跟五个朋友去澳大利亚旅游。”


“你父亲的突然离世,打乱了你的原本生活。现在摆在你面前的有两条路:第一,全面接手至诚集团,认真钻研集团管理。第二,将你持有的集团股权转卖给他人。这个‘他人’,绝对不是指你那一帮不靠谱的亲戚们。国际上有几家大型酒店集团,希望拓展苏国市场,如果你决定出售股权,我想,他们会感兴趣。届时,他们将以相对公允的价格获取你手上的股权。只要你不是挥霍无度,转卖股权的钱,足够你一辈子衣食无忧。”


乌恒璟皱眉:“我还没有考虑好。”


“可惜你没有多少时间可以考虑。有些人想用你父亲的死做文章,先前,考虑到你的情绪,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我们都替你出面平息,”秦子良轻描淡写一笔带过,事实上,珞凇花了很大的功夫才平息那场风波,“因此,你父亲的遗体一直存放在医院太平间没有下葬。如今,一切解决。你父亲生前有一位信赖的风水大师,他生前要求,在他死后,由大师算一个黄道吉日作为葬礼日。”


乌恒璟敏锐地抓住重点:“你们?”


秦子良:……


这小孩在某些方面也挺聪明的嘛!


“我和我的团队。你不会以为我们国科律所只有我孤身一人吧?我有一支律师团队,他们每个人都非常优秀,你可以完全信赖我们的专业素质,”秦子良言之凿凿,“根据大师算的卦,葬礼日,定在下周四。所以,你必须在那天之前,做好决定。”


“三天时间?”乌恒璟冷笑,“四天甚至不够我研究清楚至诚是干什么的。”


秦子良拿出电脑并拿出一份厚厚的材料递过去:“我已经做好一份关于至诚集团的调查报告,三百页,如果今天你有时间,我现在就可以给你讲。”


乌恒璟再次被震惊:“三百页?你从哪里拿到的资料?”


秦子良自信道:“我说过,你永远可以信赖我们的专业素养。”


其实,有关至诚集团的资料,是珞凇找乌志城要的。


当时,在决定做乌恒璟的特殊监护人以后,珞凇了解到乌恒璟与父亲关系极差,而且根本不了解集团运营,对餐饮和酒店毫无兴趣,因此特地让乌志城安排人整理了数份关于至诚集团的材料。


乌恒璟点点头:“好,开始吧。”


“那么我们先从你父亲乌志城创办至诚集团的历史开始说起……”





两个人不知不觉,竟是从中午一口气聊到晚上,等他们回过味来的时候,天都黑透了。


秦子良放下材料,喝了口水:“感觉怎么样?”


乌恒璟诚实地答道:“有点难。”


秦子良说道:“没关系,我之后,会给你约一些业内朋友,让他们再跟你细聊。”


“谢谢子良哥。”

乌恒璟由衷地说道。


他忽然发现,过去十几日,他深陷一种名为“珞凇”的毒无法自拔,他忘记自己的学业,忘记父亲留下的事业,满心满眼都只有珞凇一个人。


而如今,被珞凇无情地拒绝以后,他才意识到……


秦子良笑道:“不再困于一人之后,是不是能看到更广阔的天地?”


是啊,不再困于一人之后,才能看到更广阔的天地。


他以前竟然还妒恨秦子良,可秦子良分明是个很好的人,比那个人……好多了。


乌恒璟感慨道,嘴上却不服输:“我不执着于他,你当然高兴。”


“我有什么可高兴的?”秦子良无奈,“我巴不得你为我分担一些火力。”


乌恒璟忽然用力抱紧秦子良:“子良哥,谢谢你。”


“恩?”

秦子良猝不及防,怀里被埋了个毛茸茸的小脑袋。


乌恒璟埋在他怀里呜咽:“他……他怎么能那样对我……呜呜呜,我那么相信他、那么仰慕他,他却将我……”


哎……


秦子良在心里轻叹一声,轻轻揉了揉乌恒璟的头顶:“当你是一颗月亮的时候,你仰仗太阳给你光芒,因此不被看见。可当你成为另一颗恒星,便没有人能忽视你。好好努力,让他看看,当初没有选择你,是一件多么错误的事。”


“好!”乌恒璟用力点了点头,“我要让他后悔。”


也一定要让他看到我。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内,乌恒璟像打了鸡血一样,白天上课,课余时间跟着秦子良去见各种各样的人,深夜回到家还独自钻研材料。


短短几天时间,他们拜访了苏国高端餐饮品牌餐饮的创始人,包揽多项苏国广告奖项的营销公司的创始人,苏国五星酒店品牌铂荣的总经理等等。


乌恒璟忍不住问道:“这些,都是你的朋友?”


秦子良在心里默默说道:怎么可能?你没看见我每次都给人家递名片吗?


秦子良嘴上只好昧心答道:“是呀。”


“他们……平时都在北庐?”


秦子良含糊道:“有时候在,有时候也不在。你知道,他们这些大忙人,每天都是全苏国到处跑。”


“那还挺巧的,正好我有需要的时候,他们都在北庐。”


哪里是巧合,分明是被人特地叫过来的。


铂荣是钟坎渊家的酒店管理品牌,其他的各位大佬都是珞凇的朋友。那些大佬级别的创始人和总经理们被珞凇一通电话叫来北庐给他家小孩开小灶,也真的是……


再聊就要穿帮的秦子良决定转移话题:“几天看下来,感觉怎样?”


乌恒璟道:“我原以为,父亲的公司很无聊。没想到,竟有点趣味,我慢慢找到喜欢的点了。我想,我可以接受父亲的生意。我也有信心,会将至诚集团越得更好。”


秦子良鼓励道:“我相信,你一定可以。”


乌恒璟真诚地说道:“子良哥,真的谢谢你。你与我非亲非故,却肯花这么大力气帮助我。”


“没事没事,别客气,都是举手之劳。”


“怎么会?我虽然年纪小,可基本的人情世故还是懂的,你带我见的人,不好约吧。你为我做了这么多事,我是真心谢谢你。”


秦子良尴尬地笑了笑,没说话。


乌恒璟说的,也是他一直以来的疑惑。


其实,他也摸不透珞凇到底在想什么。


若说他对小孩不上心,那又怎么会花这么大力气帮他?


若说他对小孩上心……上心怎么不收在身边自己教?


秦子良单纯的人生第一次撒这种弥天大谎,还是对一个满心感激的小孩,他都有些内疚了。














——————————

今天是两更的量,一更补昨天的。

感谢@米酒蛋泥 、@长草的古右右 、@╭花想容╰ 、@秘密 、@胖胖的鹤 、@ʕ ᵔᴥᵔ ʔ 、@肇月十三 和 RO 的打赏和礼物!

感谢所有投喂粮票的朋友们!







!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

❤️给《与君摄墨》拉票,粮票请投《与君摄墨第一章》,这几章都没设置彩蛋,希望粮票能够给《与君摄墨》啊❤








评论(371)
热度(3056)
  1. 共1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云川漫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