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川漫步

你是我的神,而我是渎神的人。

第二十三章 珞秉寒算个屁



周四的葬礼上,乌家所有亲戚、至诚集团所有重要股东和高管都到场,当着所有人的面,乌恒璟宣布他将全面接受至诚集团的事务,并代替父亲出任集团总经理一职。


那天,珞凇也在。


那是自从上周六黑阁被拒以后,乌恒璟第一次见珞凇。


珞凇一席黑衣,从始至终未出一言,只是默默站在他身后,像一个不曾存在的人。


不曾存在,却无法被忽略。


看到他,乌恒璟只觉得心尖上一颤,却狠狠用指尖压了一下掌心,强迫自己不去看他。





乌恒璟撑着一股劲,葬礼一结束立刻乘车走人,他生怕,自己再多逗留一会儿,便会抑制不住地想要接近那个人。坐在车上,他只觉整颗心都空落落的,情不自禁地,去了黑阁。


他走进黑阁,走到大厅酒水吧前,要了一杯威士忌加冰球。金黄的麦卡伦威士忌在欧洲雪莉橡木桶里封存了十八年,雪莉酒蜜如香草糖浆的气息融入橡木桶内,用酿造过雪莉酒的橡木桶储存陈年威士忌,使得酒浆辛辣的味道里搅入咖啡与奶油的柔和香气,最后化为温暖的甜橙。


乌恒璟望着调酒师手凿冰球,手起刀落,晶莹无一丝凝结物的冰块被逐渐削成圆形的球状物,耳边忽然响起一声惊叫:“天境?!”


甜冉毛茸茸的脑袋出现在他视野里:“你去哪里了?!”


乌恒璟淡道:“我没事。”


甜冉拉着他的手,似乎是在确认他是否还活着,叽哩哇啦地嚷道:“没事?没事你怎么那么长时间不上线?你被人绑架了?要是被绑架了你就眨眨眼。上周你扔下那么个爆炸性的大新闻就再没上线,我们都担心疯啦!差点报警去找你!”


乌恒璟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是啊,上周六他离开黑阁以后,就删除与黑阁朋友的聊天软件没再上线。


乌恒璟叹道:“甜冉,我爸死了。”


甜冉哽住:“啊……呃……对……对不起,我不知道……”


乌恒璟接过调酒师递来的威士忌,示意调酒师再调一杯无酒精的鸡尾酒:“没事,陪我喝杯酒吧。”




乌恒璟和甜冉找了一处离酒水吧很近的小沙发坐下:“我爸从小都不管我。我原以为,我对他没感情。可是没想到,他死了,我竟然会难过。”


乌恒璟喝了一口酒,双手手肘撑在膝上,露出几分颓色:“他今天下葬。”


他仰起头,叹道:“葬礼上,我看到我的那些叔叔姑姑们,呵,装得一副人五人六的样子,其实都在盘算着怎么算计我。我爸尸骨未寒,他们却想将他身上每一滴油水都榨干净。”


“那……那个谁……”甜冉小心翼翼地为问道,“……那个谁呢?”


出于八卦的本能,甜冉意识到珞秉寒和乌恒璟之间一定有问题。


乌恒璟沉默了,半晌,憋出一句:“珞秉寒大傻x。”


甜冉:?


作为一名合格的朋友,甜冉虽然没听懂,但是立刻明白自己该说什么——“对!我早就知道,珞秉寒就是个大傻x,他算什么?配得上我们家天境吗?!”


乌恒璟狠狠灌下一口酒,“妈的,珞秉寒算个屁!他凭什么不要我?我还不稀罕他呢!”


甜冉附和道:“对!他哪里好?又老又丑,要我说,他那个年纪,多半那方面不行!”


“我以后,再也不会犯蠢了。我想通了,我要好好接受我父亲留下来的产业。”


“是啊,天境,你搞事业多好。到时候包养七个珞秉寒,年轻貌美,一天一个轮流宠幸。”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把珞秉寒从头到尾骂了个遍,乌恒璟沉默半晌,忽然说道:“可是,甜冉你知道吗?我现在,好想有个人能打我一顿。我爸死了,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我那些年,我为什么要不理他?他再差劲,也是我爸。我连他最后一面都没见到。我好希望,能有一个人狠狠揍我一顿,然后告诉我,这一切都不是我的错,一切过去了,我被原谅了。”


乌恒璟用双手捂住脸,喃喃道:“我好难过……”


甜冉刚想安慰他,只听身后传来一阵阵赞叹声:


“哇!”


“老师好厉害!”


“塔总永远的神!”




乌恒璟也听到了,抬起头,眼眶泛红:“怎么回事?”


甜冉转过头看了一眼:“那是一个昨天刚入会的新dxx,叫‘浮生塔主’,一入会就引起大家轰动。听说是个多金艺术家,颜值高身材好。”


在黑阁,没有什么事是八卦小达人甜冉不知道的。


甜冉压低声音补充道:“他到现在都还没约过人,抢手得很,你看他身边围绕的都是他的粉丝,每一个都想跟他约实践。”


“是吗?”


叫什么“浮生塔主”?这名字怎么这么中二,是为了跟“黑阁阁主”搞对称吗?


乌恒璟看了一眼,只见那位浮生塔主立在人群中间,高傲地扬着头,手在一旁翻来翻去,一副指点江山的模样,而他只要略微做一个动作,身边便是一片赞叹声:


“塔总好帅啊!”


“天呐我要死了,塔总怎么能这么A!塔总快来A我!”


“呜呜呜这个气场绝了,塔总塔总给我们看看吧,求您了!”


乌恒璟皱起眉毛,本能地想吐:现在黑阁都如此低龄化了吗?不是说现在的黑阁只招收成年会员,怎么这一个个的,看着比小学生还幼稚?


只见浮生塔主挑眉,“哦”了一声。


画虎不成反类犬。


乌恒璟在心里嫌弃道。


他没来由地想到那个人的“哦”,平平淡淡一个字,却能乌恒璟浑身都起鸡皮疙瘩。


而这个浮生塔主……怎么看怎么油腻。


下一秒,乌恒璟脸色更黑,因为那位浮生塔主在众人的千呼万唤之下,拿出一幅画作,展示给众人看。

乌恒璟:?


隔着这么远,只轻轻一瞥,他便认出来,因为那一幅,那是他自己,上个月发布在个人社交媒体上面的画作。


好家伙,抄袭抄到正主头上?


呵呵。


乌恒璟今天本来就心情极差,适逢有人撞枪口上,此时不怼更待何时?


乌恒璟信步走上前,抬手毫不客气地推开几个围在浮生塔主身边的小朋友,在众人皱眉时快速换上一副笑眯眯的样子:“塔总好厉害,这幅画得好棒,是你亲自画的吗?”


笑里藏刀。


浮生塔主不疑有他,还以为是自己的“信徒”之一,谦虚地说道:“随手乱涂而已。”


乌恒璟道:“随手一涂就能涂出这么好看的画,你用什么软件画的?教教我呗!”


浮生塔主煞有介事地说道:“作画不在软件,而在水平。高手用苍蝇腿都能画出佳作。”


乌恒璟不依不饶:“那你画这幅是用的什么软件呀?不会吧不会吧,堂堂大艺术家,不会连绘画软件都说不出来吧?”


浮生塔主似乎被噎了一下,没好气地反问:“关你什么事?”


“哎呦喂,我又没说什么,你怎么就恼羞成怒了?”乌恒璟拿出手机,划开一个页面,挖坑道,“这幅作品上个月就被人发布在社交媒体上,这是你的社交账号吗?”


浮生塔主理直气壮:“是啊!”


乌恒璟等的就是他这句话,立刻说道:“那你登录上去,后台打开给我看看。”


浮生塔主:……


浮生塔主当然调不出后台页面。因为这个账号唯一的所有人正是乌恒璟本人。


浮生塔主反驳道:“不对啊,这是盗图!”


乌恒璟冷笑:“哦?你的意思是,这个账号的主人盗用了你的原创图?”


“就是这个意思!”


乌恒璟当即说道:“那你可以告他啊!侵权可是很严重的。来来来,塔总,要不要我现在就帮你告他?”


浮生塔主怂了,强装镇静道:“我不爱与人争执。”


乌恒璟语气锐利:“是不爱争,还是根本——你才是那个侵权者?是你把别人的画作当成是自己的?”


这时,一位塔主的小粉丝嚷道:“你胡说!我们塔总可是苏国美术学院的高材生!他怎么可能会抄袭别人!”


呵呵。


苏国美术学院?


我就是苏国美术学院的。


乌恒璟眉毛一挑:“难怪画得这么好呢,塔总是哪个学院的?”


浮生塔主接连被他对着脸怼,气场已经招架不住:“动画与漫画学院。”


乌恒璟反问:“你确定吗?真可惜,苏国美术学院没有动画与漫画学院。”


“有的。”


乌恒璟步步紧逼:“是吗?那你告诉我,你的导师是谁?”


浮生塔主无话可说,恼羞成怒:“我为什么要告诉你?黑阁有规定不问个人隐私。”


乌恒璟道:“哦?瞎编乱造被我戳穿,现在你跟我扯黑阁规定?来啊,有本事一起去找黑阁委员会,当着委员会的面,我们俩把这事掰扯清楚!”


浮生塔主含糊地说道:“我跟委员们关系好,怕欺负你。”


乌恒璟立刻反驳:“呵呵。你跟哪个委员关系好?来来来,说出来我听听。”


黑阁委员会一共七名委员,传瑞是他的赞助人,non-sense是他好兄弟,还有钟坎渊和那个人,这都超半席了。


浮生塔主紧皱眉毛,全然没有之前在众人面前秀才艺的得意劲,起身匆忙要走:“懒得跟你扯,清者自清。我还有事,先走了。”


这就走了?


乌恒璟意犹未尽。


他还没发挥,怎么靶子就跑了?


“无聊。”





十分钟后,甜冉兴奋地跑过来:“天境天境,你猜怎么着?那个浮生塔主被你怼得退出黑阁!不是离开哦,他是彻底退会了!”


“我怼他了吗?”乌恒璟哼了一声,凡尔赛起来,“我不过说了几句事实而已,是他自己承受能力差。”


“哇塞!天境你太牛了!你居然把一个dxx怼到退会?!我说你要不转行做dxx吧,转行以后先满足满足兄弟我哈哈哈——”


“他可不能转行,”一道沉稳的声音传来,两杯酒放到乌恒璟和甜冉的面前,乌恒璟抬头,对上一双深邃的眸子,“十八年山崎水楢桶,试试?”










——————————

今天是两更的量哦!


感谢 @米酒蛋泥 、 @纸宣 、 @长草的古右右 、 @一醉自救 、 @羽译橙 、 @ʕ ᵔᴥᵔ ʔ 、 @·肥貓· 的赞助!

感谢所有投喂粮票的朋友们!


特别鸣谢一群的各位朋友们,给画画小白竹子科普。







!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

❤️给《与君摄墨》拉票,粮票请投《与君摄墨第一章》,这几章都没设置彩蛋,希望粮票能够给《与君摄墨》啊❤



评论(379)
热度(2955)
  1. 共10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云川漫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