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川漫步

你是我的神,而我是渎神的人。

第二十六章 败局


“集团上个季度的利润,只有这么一点?”


乌恒璟看着手上的经营报告,惊讶道。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发现秦子良这个人性格好得不像话,两个人变成好朋友。乌恒璟初来集团,对集团的人还不熟悉,许多事,他更愿意与秦子良商量。


秦子良耐心给他解释:“因为集团高端餐饮板块连续亏损第十七个月。原本酒店板块盈利可观,却都被高端餐饮板块亏损抵消了。”


“原因呢?”


“我看餐饮板块的报告上写,是因为缺乏品牌连锁效应,”秦子良拿起桌上一份文件,“你看,这是新递上来的请示,要求集团下一季度继续新增两家门店、两年内新增十家门店,以形成品牌效应。”


乌恒璟犹豫道:“这……难道不会越投越亏么?”


“这我就不懂了,”秦子良坦诚道,说罢带几分狡黠,“我对餐饮没什么研究,你倒是可以问问凇哥。”


乌恒璟“哼”了一声:“他有什么好问的!”


秦子良笑了笑,故意道:“你不想问他吗?我看你刚才的样子,分明是很想!”


乌恒璟瞪他:“你——!”


你这浓眉大眼的,怎么也调侃我?!


珞凇先前那么无情地拒绝他,乌恒璟在心里暗自发誓,就算饿死也绝不会求助珞凇。


“不行,”乌恒璟哗哗翻着报告,“我要把高端餐饮板块给砍掉,专心做酒店板块。”


“行啊,你的公司你做主,”秦子良耸了耸肩,又道,“不过,你的决策大概率会被汇报给凇哥。步子迈得太大,小心凇哥知道了会揍你。”


乌恒璟嘴上不服输:“他又不是管理层或股东,凭什么我的决策要汇报给他?”


“凇哥好像跟你们至诚的好几位高管关系都挺好的,”秦子良眨眨眼,神秘道,“线人很多。”


“那是以前!我可不会允许手下的人给外人泄露消息。让我查出来是谁敢走漏集团消息,我非开除他不可!”乌恒璟气呼呼地,“那你说,高端餐饮板块是不是该被砍掉?你看看这亏的,每个季度都几千万、几千万地亏,有什么可留的?下周一开会,我就要提出这个方案。”


“行啊,既然你现在是集团总裁,那肯定听你的,不过……”秦子良好心提醒道,“你刚来公司,最好不要自己提。你本来就根基不稳,砍掉整个部门这样的大事,如果由你来提,可能会被大家质疑。你看看,能不能找个代理人?”





乌恒璟选中的那个人,是酒店板块的总经理——苗光启。


乌恒璟行动迅速,当天下午就把苗光启叫到自己的办公室。乌恒璟自恃通透人心,以酒店板块与餐饮板块素来不对付,为由,提出餐饮板块连月亏损,影响集团整体绩效奖金,若苗光启同意替他提出方案,他将给整个酒店板块全体职工加薪15%,同时许诺将苗光启升为至诚集团还缺一个副总裁。


虽然诱惑在前,苗光启却不愿蹚这场浑水。然而可乌恒璟毕竟是集团总经理,总经理交办的事,苗光启也不敢明着拒绝,于是答应。


乌恒璟这一周都在整理方案,并在周五的时候把成稿交给苗光启,要他在周一会议时以自己的名义提出。


周末,白肃果然来约乌恒璟实践,乌恒璟忙了整整一周,刚松口气,对于周一的硬仗又心里没底,正是内心焦躁之时。内心越是浮躁,身体便越蠢蠢欲动,鬼使神差地,乌恒璟赴了白肃的约,两个人在周日又实践一次。


两次实践之后,乌恒璟终于有种“释然”的感觉,他不再执着于珞凇拒绝他的窘境,重新找回了昔日在黑阁主导实践的感觉。


可另一方面,他的心里,始终些空落落的。


单纯的疼痛无法给他归属感,管教才可以,可除了那个人,他再也找不到第二个,让他心甘情愿下跪的人。





周一一早,按例,全体高管都要在一起开经营分析会。


会上,苗光启果然提出,要削减整个餐饮事业部,包括半年内逐步关闭所有高端餐饮门店、除少部分骨干转入其他业务部外其余员工一律辞退等一系列举措。


这个方案一经提完,全场鸦雀无声。


一时间,高管们面面相觑,谁也没说话。


“小苗啊,这个提议,恐怕不妥。”


谁都没想到,第一个提出反对意见的,不是餐饮事业部的老总,而是集团副总裁刘升荣。


至诚集团是典型的家族企业,乌家亲戚在集团多个岗位上担任要职,由乌志城担任一把手,下辖两大事业部,酒店事业部的总经理苗光启,餐饮事业部的总经理是乌志城二弟的儿子乌锐泽,集团财务由乌志城的三妹乌志秀统管。


刘升荣是乌恒璟父亲乌志城的好兄弟,他跟着乌志城白手起家,一路厮杀,终成副总裁,在集团有很高的威望,在某种意义上,他在集团内的声望仅次于乌志城。


乌志城去世后,乌家乱成一锅粥,当时集团内一度风传,刘升荣会成为新的总裁,而乌恒璟只是坐收分红而已。


可谁也没料到,乌恒璟竟决定亲自接管整个至诚集团,并担任集团一把手。


乌恒璟皱了皱眉,对于集团内的八卦,他早有耳闻。他不相信,刘升荣不知道苗光启的背后是自己。看来,这个刘升荣是打定主意,要与自己作对了。


刘升荣说道:“我这个人性子直,有话我就直说。你一个管酒店的,懂什么是餐饮经营吗?你提出要餐饮事业部裁员,这是典型的外行指导内行!你在集团也不少年头了,又不是刚来集团任职的愣头青,怎么还能犯这种低级错误呢?”


又不是刚来集团任职的愣头青。


全场坐的都是人精,这几个字,让全场的目光都集中到乌恒璟身上。


刚来集团任职的愣头青还能有谁?当然是,刚来集团担任总裁职位的乌恒璟啊!


大家都听得明白,刘升荣,这是在指桑骂槐。


乌恒璟脸色沉了下去,他忍不住开口:“刘总,你看过集团上一季度的经营数据吗?整个高端餐饮板块上个季度亏损三千多万,如果此时不及时止损,再这样亏下去……”


乌恒璟厉声说道,刘升荣却傲慢地玩弄着手机,连头都不抬,径直打断乌恒璟的话,强硬道:“是亏损一千七百二十八万。连经营数字都背不准确,谈何了解集团?”


乌恒璟见他态度倨傲,怒道:“谁允许你开会玩手机的?以后开会都给我把手机关机!”


刘升荣理都不理他,继续摆弄他的手机,足足过了十余秒,才再次抬头,冷哼一声:“小乌总,我们都是业务出身,集团上下每天那么多事要忙,集团外面,许多重要客户需要维系。不像您,可以随时关机。”


这话说得相当不客气,等于讽刺乌恒璟是个不学无术的花架子。


刘升荣这话,等于在场竖起一个风向标,他微妙地将场上的局势撕成两派。乌恒璟自然与苗光启成一派,他们要撤除整个餐饮事业部,自然与乌锐泽以及他的父亲、乌恒璟的二叔为敌。


先前,乌恒璟的二叔想要乌恒璟交出股权却被珞凇拦下,两个人本就有过节。此时乌恒璟拿餐饮事业部开刀,两个人的梁子算是正是结下。


刘升荣一番话,明显是站在乌锐泽一边。


乌锐泽坐在会议桌上,面露得意。


谁都知道刘升荣在集团威望高,他一开炮,非死即伤。


乌恒璟深吸一口气,告诉自己要冷静:“刘总,一个季度亏损一千七百二十八万也不是一个小数目,一个季度便是一千多万,那么一年我们在餐饮板块上能亏多少?近七千万啊!这么大的亏损,我们为什么还要继续经营?”


刘升荣不慌不忙:“小乌总只看本季度的亏损,那么有没有看过趋势呢?高端餐饮事业部,是乌总在世时的重点板块,是乌总亲自设立、亲自督导,对集团而言,有着举足轻重的战略地位。高端餐饮与集团酒店板块相互联动,单是以高端餐饮带动酒店品牌影响力这一项,给酒店带来的营业收入增长便是千万级别的。更何况,事业部成立以来,每个季度的亏损都在下降,按照这个趋势,不出两年,便可以实现盈利。”


乌恒璟回忆了一下,确实如刘升荣所说,亏损每个季度都在波动,但绝非一直减少,他立刻反驳:“不可能!你说的不对,亏损一直在扩大,而没有减少!”


刘升荣淡道:“那么请小乌总说一下,具体是哪个季度没有减少?”


乌恒璟噎住。


他一个艺术生,本来对数字就不够敏感,怎么可能记得住每个季度的亏损数字?!


乌恒璟咬牙:“你等着!我现在就让他们把我的电脑送上来,我一个一个数字跟你核对。”


“不必了。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餐饮事业部于xxxx年xx月成立,同年xx月设立第一家门店,此后,xxxx年第x季度共开业x家门店,亏损总额为……”刘升荣面无表情地开口,将餐饮事业部自成立以来,开办每一家门店的时间以及每一个季度的营业亏损情况倒背如流,说罢,他语带讽刺,“小乌总正值壮年,怎么对数据的记忆,还不如我这个老头子?还是说,你根本就没有好好看集团的经营数据,我看,你完全是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教唆了!”


乌恒璟素来擅长怼人,此刻却被刘升荣怼得哑口无言。确实,如刘升荣所言,他并不擅长公司经营,对经营数据也不敏感,只能强撑着嚷道:“我看你才是那个别有用心的人!”


“哦?不是吗?那么怎么会连集团经营数据都搞不清楚,就说要撤掉整个餐饮事业部?我看,分明就是某些人想升职想疯了,才蛊惑你做出如此可笑的决定!”刘升荣语气凌厉,“小乌总,你懂公司经营吗?你看过集团的数据吗?你知道集团不同板块都在做什么吗?我看,你根本就是对集团一无所知!”


谁也没有想到,乌恒璟居然会和刘升荣吵起来,可把乌锐泽开心坏了,他坐山观虎斗,看着乌恒璟一条一条提出自己要撤掉餐饮板块的理由,却被刘升荣一条一条反驳,最后,乌恒璟被怼得哑口无言,乌锐泽满脸得意地想:先前,父亲要自己小心这个乌恒璟,说乌恒璟很有手腕。什么嘛!哪里有手腕了?还以为乌恒璟有多能耐?原来,不过是个空花瓶,不足为惧。乌恒璟根本不可能和自己抗衡。现在,刘升荣明显站在自己这一边,只要自己稍使伎俩,要联合刘升荣把乌恒璟赶下台,还不是分分钟的事?


刘升荣傲慢地说道:“这样吵下去,也吵不出结果。今日虽不是董事会,但各位高管都在,不如,做个初步表决,也让总经理看看,各位对于总经理的决策,是什么意见。对于本次方案,不同意的,请举手。”



刘升荣说罢,带头举起了手。


乌锐泽光速响应,得意地笑着也举起了手。


第三个、第四个……


除了方案提出者苗光启强撑着没举手以外,在场的高管们纷纷举起了手。


刘升荣的目光巡视过全场,似乎对这个结果十分满意,放下手,以胜利者的姿态,换上一副语重心长的口吻,对大家说道:“小乌总初来公司,想要立功可以理解。可公司经营不是胡闹,也不是逞个人主义英雄的地方。诸位在座的都是公司高管,小乌总初来乍到,如有考虑欠妥的地方,诸位应当及时劝诫,而不是放任他天马行空。像今天这样荒唐的提案,是第一次,我希望,也是最后一次。这件事诸位必须严格保密,我不想至诚集团因此沦为业界笑柄。若是谁泄露半点风声出去,我老刘一定要他滚蛋。”


乌恒璟压了一上午的怒火终于爆发:“刘升荣,你说什么?你说我是业界笑柄?!”


刘升荣根本不理睬他,他收了收面前的文件,吩咐道:“今日诸位开了一上午的会,想必也累了,我们就此散会。”


乌恒璟怒道:“不许散!”


高管们:……


副总裁让他们散会,总裁不让他们走,该听谁的?


刘升荣对秘书吩咐道:“小谢,还愣着干什么?带各位领导去餐厅用餐。”


说罢,他站起身,拿着文件头也不回地走出办公室。


全场高管愣了愣,一个接着一个地站起身来,默默地跟在刘升荣后面走了。


大家都很现实,刚才一场对峙,充分说明,此刻的至诚集团,真正掌握集团最高权力的人,不是乌恒璟,而是刘升荣。


最后,只剩下乌恒璟和苗光启两个人。


苗光启咳嗽一声:“我,那个……乌总,我有个急事要处理……”


说罢,逃也似的走了。


乌恒璟独自被剩在会议室里。


愤怒、委屈、不甘,还有,自我厌恶。


乌恒璟站起来,走到墙角,一拳砸在墙上,他面对雪白的墙壁,缓缓地、缓缓地跪坐到地上。


他输了,输得如此彻底。


刘升荣当着所有人的面,狠狠嘲讽了他一顿。


——外行指导内行。刚来集团任职的愣头青。低级错误。


——连经营数字都背不准确,谈何了解集团?


——你根本就是对集团一无所知!


——业界笑柄。逞个人主义英雄的胡闹。


一字一句,都像接二连三甩在他脸上的耳光。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


他明明是对的啊!集团餐饮板块的亏损明明很严重,为什么所有人都装瞎子看不见?难道和稀泥才是对的吗?难道为了相安无事,宁可顶着每年大几千万的亏损也不肯果断裁员?这算哪门子经营理念?分明是坑害公司的害群之马!


最可恶的是,在最后,当他和刘升荣发出不同的命令时,大家都选择服从刘升荣而不是自己,他在集团的威望扫地,从此之后,他还有什么脸面让大家听他的?!


乌恒璟死死咬住下唇,跪坐在地上,捏起拳头狠狠砸向地板,红着眼眶倔强地不肯落泪。


忽然,身后会议室的门,传来被推开的声音。


“出去。”


乌恒璟冷声道。


他素来是骄傲的乌恒璟,此刻却像落魄的贵族、败走的君王,他的失败、他的软弱都不该被大白于天下,他不想让任何人看见他此时此刻的颓势。


可那个人非但没走,脚步声反而越来越近,最终,脚步声堪堪停在他身后,那人说道:“胜败乃兵家常事。”


这个声音是……


乌恒璟身子微微一颤。


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他绝不会认错。可是怎么会,怎么会是他?


乌恒璟扶着墙壁站起来,他背对着他,感受着身后的视线,倔强地不肯回头。













————————

感谢 @一小朋友的 、 @米酒蛋泥 、 @一醉自救 、 @晏晏 、 @怜棠 、 @纸宣 、 @小虎 、 @做你的路人甲 、 @kongshadi纱 、 @沈辞欢er. 、 @浓墨流觞 等56位朋友们的赞助!

感谢所有投喂粮票的朋友们!




三更的量!

为了让大家早日见到【哔——】,真的是拼了。

瘫倒. jpg





为什么会议中,刘升荣一直在玩手机呢?真的是因为他对小乌不屑一顾吗?

❤彩蛋见❤





评论(647)
热度(3302)
  1. 共1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云川漫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