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川漫步

你是我的神,而我是渎神的人。

第四十六章 原来他要结婚了


乌恒璟拿起手机,点开聊天软件,果然,是甜冉一顿刷屏。


甜冉:啊啊啊啊啊啊!


甜冉:啊啊啊啊啊啊!


甜冉:冷晓和梓风回来了!!!


甜冉:啊啊啊啊我的冷风CP啊啊啊啊啊!!


甜冉:有生之年啊!他俩自从假戏真做以后就双双退圈,真的没想到居然复出回来,继续演舞台剧了!


甜冉:听说是因为梓风想演,冷晓特地办给他的专场,作为生日礼物!


甜冉:呜呜太甜了,冷大人好宠啊,为了宠媳妇儿特地回来继续演剧!


甜冉:冷大人我的梦中情主!!他宠媳妇儿,还连带着给我们这些粉丝发福利呜呜呜!


甜冉:这一次还是安娜姐姐亲自写的剧本,一整个期待住了!


甜冉:天呐!安娜的剧本,冷晓和梓风演出,这是什么神仙阵容?!


甜冉:我抢到了两张票,今晚六点半,来不来?




甜冉刷屏刷满整整两屏,乌恒璟只是言简意赅地回答:不来,今晚有课。


是他不想去吗?


不,乌恒璟也很想去玩,他也很想看舞台剧,他也很喜欢以前冷晓和梓风演的剧。可是舞台剧演出的地方是在黑阁,珞秉寒是黑阁委员会的委员,如果乌恒璟刷了自己的会员卡进入黑阁,而珞凇想查的话,一定可以查出来。


开玩笑,还嫌自己的pg不够惨吗?


这种给自己添实锤的事,乌恒璟才不会干。


甜冉直接打了语音电话过来。



乌恒璟硬着头皮接起来,佯装淡定地问道:“怎么了?”


那头甜冉的声音便连珠炮似的传了过来:“你晚上有什么课啊,这么重要,舞台剧都不看?!我跟你说,冷风CP已经退圈了,这次是临时回来,只演一场。演完这场就没下场了!课可以补,可是冷风CP只有这一次!”


废话,乌恒璟能不知道吗?


若是放在以前,他肯定二话不说,直接翘课走起。


可是现在被珞凇管着,他实在不敢。


偏偏,乌恒璟不能跟甜冉说实话,否则就甜冉那个嘴,不用半天整个黑阁都知道他和珞秉寒有训诫关系了。珞凇特地嘱咐过他,除了传瑞,不准告诉第四个人。


因此,乌恒璟只得含糊不清地说道:“我那个课今晚要点名。”


甜冉理直气壮:“点名你找你室友代答一下不就行了?又不是没这么干过!天境你行不行啊?怎么突然这么怂了?”


乌恒璟一时语塞。


确实,他以前没少干翘课去黑阁玩的事,偶尔碰到老师点名,也是让室友代答。


以前多半,也是和甜冉一起玩,因此甜冉知道,也是理所应当。


甜冉见他不说话,开始卖惨:“你都不知道这个票有多难抢!开售以后秒没,真的是秒没啊!我当时就守在电脑前面,结果连页面都打不开。我托non-sense给我走后门都拿不到,本来我都绝望了,最后你猜怎么着?恰好我有一位朋友抢到两张票的,结果昨天他拖着他主人陪他去吃地摊烧烤,回来以后俩人双双呕吐腹泻直接去医院挂水了。于是他只好忍痛割爱,把票转给我了。”


“为了防止黄牛倒卖,舞台剧的票本来不允许转卖。我这次转卖还是找了委员会特批,我再三保证自己不是黄牛才转成功。我费好大的劲才拿到得票,第一个就想到邀请你一起去看!群里那么多群友,我一个都没说,就找的你!结果你!你居然不去!兄弟有好事先想到你,可是你呢?你就为了一门根本不重要的课放我鸽子!”


“再说了,你就不想看冷风CP?他们两个演技可是没话说啊!绝对比上周末小视频里的要带感得多!”


乌恒璟怎么可能不想看呢?


只不过……


乌恒璟犹豫道:“我……不太方便进出黑阁。”


“啊?这有什么不方便的?”甜冉迷惑了,他思考片刻,用恍然大悟的语气说道,“你该不会是害怕遇到珞秉寒吧?”


乌恒璟:……


甜冉哈哈大笑:“哈哈哈!这有什么好怕的?是那个王八蛋珞秉寒亏欠你啊,又不是你亏欠他!要怕也应该是他害怕遇见你!”


甜冉对珞秉寒与乌恒璟关系的认知,还停留在那次,他与乌恒璟在黑阁痛骂“珞秉寒就是个大傻x”的世界里。


因此,甜冉表示理解地说道:“不过,我懂的,你不是害怕,你是觉得遇见珞秉寒,彼此都尴尬吧。本来是高高兴兴去看剧的,结果在剧场碰到冤大头,这谁能忍?”


是,也不是……


乌恒璟欲言又止,听到甜冉爽快地说道:“你放心,我有办法!到时候你去黑阁,不要刷自己的会员卡,我让non-sense从后门带你直接进委员会办公室。他是委员会的成员,把你带进去神不知鬼不觉。然后你换个面具,再从办公室下去到舞台看演出。票是以我的名字定的,演出时,下面黑压压一片人,你又换了新的面具,谁能认出你来?看完演出咱们就走,你放心,肯定没问题!”


论干坏事,甜冉是专业的。


就这样,乌恒璟稀里糊涂地答应了晚上与甜冉一起去看舞台剧的要求。


谁曾想,这场神不知鬼不觉的闹剧,终究酿成悲剧。








是夜,乌恒璟按计划混入黑阁,non-sense从后门将乌恒璟带进委员会办公室那一层便遇急事先离开,让乌恒璟自己去中央舞台。


现在距离演出开始,尚有时间,乌恒璟本打算先溜达一圈,再去看演出,不料在路过一间办公室门口的时候,瞄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那个化成灰他都能认出来的人……


只瞄一眼,乌恒璟便猛地躲到门背后,靠着墙,冷汗直流。


先生……先生怎么会来?!


乌恒璟脑子里的第一反应,是——先生是特地来抓他的。


他脸色发白,脑子嗡嗡作响,正犹豫着要不要主动现身坦白过错,以求宽大处理,忽然听到门内传来谈话声。


“你对那小孩,是认真的?”


“哪个小孩?”


“乌家那个小孩,那天你不也在吗?子良来黑阁被罚那天,有个叫‘天境’的会员冲进来,还被凇罚了公开惩戒。凇对那小孩挺上心的。”


屋内是赫赫有名的北庐四少,而说话的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钟坎渊和季蕴心。季蕴心本来是问珞凇问题,却被钟坎渊抢先反问。


恩?


躲在门外的乌恒璟听到自己的名字,竖起耳朵,他们……是在谈论自己?


“那小孩看着年轻,恐怕才二十出头,你觉得他和凇有可能性?凇离婚之后,仰慕他的追求者不计其数,多一个不多,”钟坎渊嗤笑一声,“玩玩罢了,有什么可问的。”


先生……离婚了?!


乌恒璟心头涌上一股喜悦。


他一直都还不知道,珞凇原来已经是单身。


难怪……


难怪先生愿意收下自己,难怪先生会对自己用那些奇怪的惩戒措施,原来他竟已是自由身。


季蕴心不以为然:“你又知道了?我看凇这回挺认真的。”


钟坎渊不屑一顾:“认真地玩玩?”


季蕴心看向珞凇:“不信你问他?”


乌恒璟喉头滚动。


他知道自己不该出现在这里,他也知道偷听不是好习惯,他甚至有一种直觉,他要听到一些不该听的答案。可是他的双脚就像是被死死黏在地面上了一般,动弹不得。


他迫切地想要听到珞凇的答案,他想知道,他对自己,究竟是不是认真的。


然后,他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淡淡叹道:“……”

















——————————

感谢 @米酒蛋泥 、 @韭妖妖 、 @怜棠 、 @月亮打了烊 、 @长草的古右右 、 @奥利奥汤圆 、 @槿川✨ 、 @是只小包子呀 、 @一醉自救 、 @chioa 、 @小虎 、 @一 、 @笙箫 、 @与山 、 @隰有榆杨 、 @国宝 、 @雨夹雪. 、 @若小曦~~~~~ 、 @贰贰子 、 @沄涒 等超过100位朋友请我吃甜品!


感谢所有投喂粮票的朋友们!










凇会如何回答呢?


🎁 2k+字的 隐藏结局见~





评论(1310)
热度(3013)
  1. 共14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云川漫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