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川漫步

你是我的神,而我是渎神的人。

第四十七章 他不过是利用你



“你怎么了?”


乌锐泽看到乌恒璟的时候,敏锐地察觉出他情绪低落。他将乌恒璟约在学校附近的一家火锅店,打算与乌恒璟好好聊聊。


乌恒璟不愿提起他与珞凇之间的事,只是随口答道:“没什么,考试没考好,这学期绩点又不行了。”


乌锐泽调侃道:“没想到璟弟还是个热爱学习的好学生。”


“怎么,不像么?”


乌锐泽盯着乌恒璟看了许久,面露心疼之色:“你最近,看起来憔悴多了!兼顾公司和学习很难吧?”


“是啊,谁说不难呢!”乌恒璟叹道,“本来上学就够我头疼的,又要管致诚的事。你知道的,我对公司经营一窍不通,都是从头学起。”


“说真的,当初伯父过世后,你为何要选择亲自打理公司?只做个拿分红的财务投资人多好,不用操心,还有数不清的钱可以拿。伯父留给你的钱,足够你一辈子衣食无忧,像以前那样,每天泡吧赛车,多好?”乌锐泽劝道,“你是怎么想不开,决定来管公司这烂摊子?”


乌恒璟仰头,眉宇间是浓得化不开的哀伤:“是啊,我是怎么想不开呢。”


没被人管的时候,天天想要一位严厉的先生管束自己,可现在呢?


一场梦罢了。


乌锐泽看着他:“现在后悔还来得及。”


“来不及了!”乌恒璟状态十分低迷,“我不想让别人觉得我是个不学无术的笨蛋。”


乌锐泽宽慰他:“你当然不是笨蛋,可你也不是超人。你的专业压力大,又要学艺术又要学文化课,能管好学习已是不易,怎么可能做到二者兼顾?”


“是啊,”乌恒璟苦笑,“真做不到。”


乌锐泽语重心长地说道:“要我说啊,璟弟,你才二十岁,你这个年纪应该是安心待在家里收生活费的,本来就不该掺和公司的事!”


“真的吗?”乌恒璟眼神有些迷茫,“可……我若离了公司,公司怎么办?”


“你放心,天塌不下来。公司里有我、我爹,有咱们的姑姑,还有刘叔,他们都能把公司撑起来。”


“可是……”


乌恒璟还想说些什么,却被乌锐泽打断:“没有什么可是。你啊,凡事都为别人考虑,就是不为自己考虑。与其想公司没了你会不会转,不如问问自己,你真的不累吗?”


“累,”这是实话,他这段时间屡屡挨罚,心情沮丧,“可我手上的股权怎么办?”


“你完全可以保留股权,不再打理公司,仅拿分红。而且,这也只是暂时的不打理公司,你可以设定年限,等你毕业之后,再来公司出任总经理。我相信,若是伯父在世,也不希望你因为家族的事而荒废学业。”


乌锐泽一边说,一边打量乌恒璟的脸色,试探性地提出:“如果你觉得可以,我明天让律师起草一份合同给你看看?放心,你是我弟弟,分红方面,不会让你吃亏,该给你多少就是多少。”


乌恒璟没有回答,他只是低头,将杯中啤酒一饮而尽,也将满腹苦涩都咽进肚子。


乌锐泽与乌恒璟在夜宵店里聊了许久,兄弟俩推心置腹,乌恒璟原本郁闷的心情在哥哥的关怀下好转不少。乌锐泽琢磨着气氛差不多了,忽然感叹道:“璟弟啊,哥今天来找你,是有件事想跟你说。”


“什么事?”


“哎……”乌锐泽欲言又止,仿佛有什么难处,“算了,还是不说了。”


乌恒璟追问道:“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跟你说这件事是否合适,但是……”乌锐泽面露纠结,“你从小被大伯保护得好,不像我,早早就在集团打拼,你为人真诚,我实在担心你被别有用心的人骗了。”


“别有用心的人?” 乌恒璟惊讶道,“你是指……谁?”


乌锐泽说道:“你还记不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在伯伯刚去世的时候,我父亲曾以为你要把公司贱卖给我们的竞争对手?”


“记得。”

这是他们上次见面时,乌锐泽告诉他的事。


当初父亲过世后,乌恒璟赶到医院去见父亲,二叔和三姑非但不让自己见父亲,反而在医院逼迫自己在转让股权的文件上面签字,多亏珞凇及时赶到,才救下自己。


而上次见面时,乌锐泽解释说,他的父亲和乌恒璟的父亲一起创办至诚集团,集团凝结全家族的心血,因此乌至坚才会逼迫乌恒璟交出乌至诚留下的股权。


乌锐泽说,自己父亲这么做,完全是为了公司考虑。


乌恒璟这才知道,原来当初是因为一场误会,二叔和三姑是因为误会自己要将股权贱卖给竞争对手,所以才逼迫他交出股权的。


乌锐泽说道:“当时的事,是我父亲被小人挑拨。可那件事后,我留了个心眼,怎料……”


乌恒璟的心,沉下去:“怎料……什么?”


乌锐泽摇了摇头,不肯继续说,而是拿出几张照片,放到乌恒璟面前:“你先看看这个吧。”


照片是拍到两个男人进出同一间茶室,两个人走得很近,显然是认识,照片清晰地能看清那两个人的脸。


“这是……?!”


乌恒璟看清照片里其中一人容貌后,立刻紧张起来。


怎么会是他……


竟然……是他?!


乌锐泽缓缓点了点头:“对,这就是大伯为你指定的特殊监护人——珞凇。”


乌锐泽指着照片中的另一个人:“与他见面的这个人,叫岑沐霖,岑家是苏国著名的酒店世家,是致诚旗下多个品牌的竞争对手,岑家一直想打垮我们乌家,借此垄断苏国酒店市场,只是苦于没有找到机会。珞凇与岑沐霖已经多次会面,彼此非常熟稔,而我猜,珞凇从来没有告诉过你,他认识岑沐霖。”


乌恒璟愣住。


他确实……


从来没听过珞凇提过岑沐霖这个名字。


乌锐泽接着说道:“当初,在酒店见到珞凇突然出现时,我父亲就十分疑惑。他从未听大伯说过他与珞凇相识,怎会指定他为你的特殊监护人?我父亲担心,是珞凇趁大伯病重期间从中蛊惑,目的就是成为你的特殊监护人,进而控制你,最终将集团股份贱卖给岑家。”


乌恒璟今晚接连遭受打击,可到底智商还是在线,他犹豫一下,说道:“可是……仅凭几张照片不能说明什么?或许、或许珞总与岑总只是私人交情?”


“我也希望是这样,”乌锐泽叹了口气,“在查到他们多次私下会面之后,我也和你一样,曾经幻想他们只是私人交情,珞总并无谋害你之意,直到我发现珞凇一直在通过你监视集团。你记不记得那天,经营分析会结束后,珞凇突然闯进集团会议室?那天他在会议室里与你说过什么,你比我更清楚。你有没有想过,经营分析会才刚刚结束,他怎么就那么恰巧来到集团?还恰好知道会议全部内容?是谁跟他说的?是你吗?不,不是你,他在见到你之前就知道了,对吧?所以,你有没有想过,那一切都不是巧合。”


乌恒璟愣住。


他想起那天的情形……


那天经营分析会后,当他一个人懊丧地坐在会议室的地板上时,是珞凇忽然闯进会议室,对他说“胜败乃兵家常事”,他告诉他“一个提议被否决罢了,你父亲也经历过许多否决,才走到今天”。


对啊,珞凇怎么会那么凑巧来到集团,又那么凑巧找到那间会议室?会议才刚刚结束,他便知晓会议内容,还温和地安慰他,珞凇怎么会知道那些事?


之前,他只顾着在最艰难时刻那人从天而降的喜悦,从未想过这些问题。


如今,被乌锐泽点破后,乌恒璟只觉得细思恐极。


乌锐泽看着乌恒璟,一字一句地说道:“他一直在监视集团,一直处心积虑地制造‘巧合’,就是为了接近你。珞凇正与岑家密谋打垮致诚集团,所用手段极其恶劣,集团这个月利润下滑20%,就是由于他们恶意竞争所致。珞凇想要先将集团打压至破产边缘,再说服你,让你丢弃‘不值钱’的股份,将股份低价贱卖给岑家。”


“这……”乌恒璟听到这个爆炸性的消息,“这不可能……”


乌恒璟下意识地反驳,心里却想起那次,他质问珞凇——“所以,是图我的股权吗,珞先生?你答应我父亲,要做我的特殊监护人,是为了我手上至诚集团的股权,对吗?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要把公司贱卖给至诚的竞争对手,所以你必须控制我,然后让我心甘情愿地签下股权转让协议,对吗?”


那一次,面对乌恒璟的质问,珞凇没有说话。


乌恒璟清楚地记得,当初的珞凇是沉默的,既没有同意也没有否认。


他为什么……


他当时为什么不反驳我?


当时的沉默,像一颗种进乌恒璟内心深处的种子;而如今,那颗不安分的种子,在乌锐泽的浇灌下,开始生根发芽。


“我知道,珞凇蓄意接近你多时,以他的城府,早已取得你的信任。因此,我本不愿做恶人告诉你这些,可我实在不愿看你被蒙在鼓里,”乌锐泽叹了口气,“珞凇多次将致诚的机密经营数据,通过私人邮箱偷偷发送给岑沐霖。璟弟,若你不相信我说的话,就去查查珞凇的私人邮箱吧,看看里面是不是有他发给岑沐霖的邮件。以你与他的关系,要拿到他的私人电脑,应该不是难事。”




















————————————

感谢 @一 、 @长草的古右右 、 @槿川✨ 、 @一醉自救 、 @怜棠 、 @123789 、 @何捷了解一下— 、 @国宝 、 @T'a mo 、 @斯熙 、 @霏霏 、 @若小曦~~~~~ 、 @巢花 、 @ㄣ木雨心╰☆ 、 @亦洛 、 @南街听风. 、 @Lc 、 @无津 、 @林栖者 、 @. 等超过100位朋友请我吃甜品!


感谢所有投喂粮票的朋友们!


3k+的正文 和 2k 的彩蛋,大爆更,送给超热情的你们!!








彩蛋是此时此刻的黑阁修罗场。

参与人物:传瑞、珞秉寒、钟坎渊、安娜 、non-sense 和 甜冉。



🎁 记得敲蛋哦~




评论(1227)
热度(2693)
  1. 共6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云川漫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