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川漫步

你是我的神,而我是渎神的人。

第四十八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保留股权分红、放弃控制权,这是你提出的好方案?!”

当乌锐泽把自己与乌恒璟的谈判结果告知乌志坚时,他满以为父亲会夸赞自己,他想,这次,父亲总该满意了。


怎料,乌志坚听罢勃然大怒,直接将桌上的文件往他身上扔。


祁煦恭敬立在乌志坚的办公桌前,见状下意识地想要上前替乌锐泽挡下,却在脚步微动之后,抑制住自己的冲动。


乌锐泽被文件当头劈下,A4纸散落一地,乌锐泽捏了捏拳头,压抑住自己的情绪,说道:“是。儿子认为,这是最优解,既能够将璟弟踢出管理层,又能保障他的利益。”


“废物!”乌志坚咆哮道,“这种方案亏你能提得出来!”


乌锐泽皱眉反问:“那么父亲想怎么样?”


“我说的很清楚!我要的是拿走他全部的股权,全部!把他赶出致诚,你听不懂?”


乌锐泽坚持道:“父亲!他毕竟是大伯的亲生儿子,与我们是血亲,我们不能把事情做得太绝。给他保留他应得的分红吧,我向您保证,他一定不会惹是生非的。”


“不想把事情做绝?妇人之仁!”乌志坚却丝毫听不进去,“你保证他不会惹是生非?你拿什么保证?我最多再给你一周时间,立刻、马上将乌恒璟赶出去,否则若是我亲自出马——”


乌志坚的脸色阴沉下来:“到时候被解决的就不仅是乌恒璟一个,你,还有你那个赔钱的老妈,一起都给我滚出乌家!”


“为什么?”乌锐泽不明白,他伤心地问道,“您为什么非要赶尽杀绝不可?”


乌志坚像是听了一个荒诞的笑话,他扬起眉毛冷笑一声:“看看你住的房子,再算算你每个月的开销,我还要养你弟弟,你觉得,那是乌志城付给我的那一丁点工资能养得了的?”


“您……”乌锐泽大骇,后退一步,他立刻明白父亲的意思,却不敢相信父亲做了什么,声音颤抖地确认道,“您……您是什么意思?”


乌志坚狞笑着:“我是什么意思?你难道听不明白吗?!”


他明白。


他当然明白。


他怎么会不明白父亲弦外之意?


乌锐泽喃喃道:“您不能这样……”


“我不能?我凭什么不能?!当初乌志城创业的时候,他算什么啊?他不过是个一穷二白的臭小子,是我!是我为他跑前跑后,才拿下他的第一笔大单!但是他呢?他给了我什么回报?等到集团做大之后,他非但没有重用我,反而把集团副总裁的位置给了刘升荣!”


“父亲……”乌锐泽听着父亲理直气壮的话,瞪大眼睛,“您……在大伯过世后,一直从集团私自支取钱款?”


“我早就这么做了!若不是当初被大哥发现,我也不至于——”乌志坚话说一半,突然顿住,把下半句话咽回去,冷漠道,“你不需要知道这些!你只需要知道,是我那个忘恩负义的好大哥辜负我在先,是大哥想尽办法将我们这些骨肉血亲架空,我不过是从集团拿回我应得的利益罢了!”


乌锐泽摇着头,上前一步,痛心疾首:“父亲您糊涂啊!集团上下,这么多双眼睛盯着,您怎么敢做这种事?”


乌志坚冷道:“集团的财务是你的三姑在管,她也从集团拿过不少钱,她不会出卖我的!”


什么?!


乌锐泽终于明白,为什么当初大伯一死,父亲和三姑就要硬逼着乌恒璟交出股权,原来竟是因为这个!

他的脑子嗡嗡直响,他一直被父亲蒙在鼓里,才知道自己父亲居然……


乌锐泽颤声问道:“您……您拿了多少钱?”


乌志坚冷道:“你不需要知道!”


乌锐泽深吸一口气:“我和我妈,这些年少有积蓄,这套房子……也可以卖掉。父亲,这些钱,够补您在集团的窟窿吗?”


乌志坚蔑视地看着他。


这是不够的意思了。


乌锐泽长叹一口气:“父亲啊父亲,您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咱们家的日子过得还不够好吗?”


乌志坚冷笑:“你弟弟到国外念书,单是赞助费就得七百万,买套房子六千多万,你方姨平时吃的用的,哪一项不得花钱?不从集团拿,我上哪儿找那么多钱?”


“他——”


乌锐泽狠狠皱眉,强压下怒火。尽管他很想骂人,可方姨是父亲的逆鳞,他不愿在这一点上与父亲争执。


乌锐泽说道:“璟弟虽然年轻,可他不是傻子!他现在还没有开始查集团的账务,可只要他有心去查,一定发现您私自支取的事情,到时候您可怎么办?”


乌志坚傲然道:“现在你知道为什么我坚持要你将乌恒璟彻底赶出乌家了?只要他还在乌家一天,只要他还是乌家的掌门人,就是一枚不定时炸弹,随时可能翻我的旧账!唯有先把他赶出去,我再与你三姑联手将刘升荣那帮人赶走,集团才是我们家的天下!”


“我不会帮您的,父亲您太过分了,您怎么能为了——”

乌锐泽呼吸急促。


——您怎么能为了一个情妇,做出这种事?


乌锐泽狠狠摇了摇头,他痛苦地说道:“我要把这一切都告诉璟弟,请求他看在亲戚的面子上不要声张,给我宽限时日,您欠的窟窿,我会慢慢替您还上,不管是卖房还是卖车,也许要我多还几年——总之,从今天开始,我会慢慢替您把钱还上的。”


“你敢?!”乌志坚想都没想,扬手就是一记耳光,“你个没良心的小兔崽子!你竟然敢胳膊肘往外拐?!”


乌锐泽被他打得一个踉跄,捂住脸颊,眼眶逐渐泛红,他哀伤地说道:“我不能看着您一错再错……”


“好啊!你现在长大了!翅膀硬了!”


乌志坚随手抄起高尔夫球袋里的一根球杆,沉重的钢制杆身朝乌锐泽劈头盖脸地抽去,乱舞章法的落点根本不顾及乌锐泽的颜面,胳膊、颈侧、后背甚至脸颊上都被波及,每落一记都是一道深深的印子。


“老爷!”祁煦终于忍不住,扑上去,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乌锐泽,“老爷您息怒啊!”


乌志坚一脚踹开祁煦,照着乌锐泽就打,祁煦眼看着乌志坚下了死手,顾不上什么以下犯上,抱住乌志坚,将他强行拉离乌锐泽,一边嚷着:“老爷!少爷知道错了!”


“放肆!你也跟着他胡闹?!”


乌志坚挣扎要继续抽,祁煦哪敢同意,乌锐泽却沉默地挨着,不发一言,祁煦焦急地嚷道:“少爷,您倒是说句话啊!您快向老爷认个错啊!”


“我……”


乌锐泽的唇角裂开,血丝从嘴角流下,左侧前额也被球杆击中,鼓了一个大包,他跪坐在地上,模样看起来惨烈极了,他却终于闭上摇了摇头,两行清泪落下来。


乌志坚怒骂:“你这个养不熟的白眼狼!你难道要眼睁睁地看着你爹去死吗?!”


乌锐泽手脚并用地爬到乌志坚脚边,想要去抓他的裤腿,却被乌志坚毫不留情地一脚踹开。


乌锐泽跪在地上仰起头,过度慌乱让他近乎语无伦次:“我……我不会看着您去死的,我不会让您有事的。我、我去求璟弟……对,我去求他!我求他放您一马,要我为他做牛做马都可以,我这辈子都给他免费打工。他是我弟弟,只要我好好求他,他一定会同意的……父亲、父亲您相信我!璟弟是个好孩子,他不会忍心把您交出去的!”


乌志坚将球杆用力掼到地上,发出沉重的敲击声,他扬起头,冷漠道:“你以为,你去求他,他就会相信你吗?你以为,我所做的一切,你能脱得了干系吗?”


“您……您什么意思?”


乌志坚冷笑一声,说道:“……”















————————————

感谢 @米酒蛋泥 、 @suiru 、 @枕眠 、 @韭妖妖 、 @怜棠 、 @云若秋汐... 、 @长草的古右右 、 @槿川✨ 、 @洋桔梗梦游记 、 @斯熙 、 @铁岭煎饼大王 、 @T'a mo 、 @奶黄包 、 @国宝 、 @小虎 、 @若小曦~~~~~ 、 @笙箫 、 @贰贰子 、 @亦洛 、 @月亮打了烊 等超过100位朋友请我吃甜品!


感谢所有投喂粮票的朋友们!







乌锐泽没有料到,自己早已万劫不复……

乌志坚说了什么呢?

🎁 隐藏结局见哦!






评论(948)
热度(2308)
  1. 共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云川漫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