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川漫步

你是我的神,而我是渎神的人。

第五十二章  恭喜你,要当爸爸了



周二。距离冷静期结束还有三天。





“鉴定结果出来了。”

次日下午,乌锐泽算着时间,敲开乌恒璟的办公室门。


“怎么样?”

乌恒璟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急迫的语气里不自觉带上期待。


乌锐泽眉头紧锁,拿着一个牛皮纸袋,走到乌恒璟的办公桌前,诱导性地问道:“璟弟,你真的肯定那天晚上,你没碰那个姑娘吗?”


“我……”欲盖弥彰的这个问题,让乌恒璟的心沉下去,“怎么了?难道结果不理想?”


乌锐泽打开牛皮纸袋,将一份报告推到乌恒璟面前:“你自己看吧。”





《北庐武昆医学检验中心基因鉴定所DNA检验报告书》

“编号:庐昆鉴第2440317号”





乌恒璟快速翻到最后——





鉴定结果:支持存在亲权关系


父系可能性:99.99999%





乌恒璟盯着最后的鉴定结果:“这……这不可能!”


乌锐泽满意地看着乌恒璟变得苍白的脸色,说道:“是啊,我也希望这不是真的。但基因鉴定不会出错,孩子,确实是你的。”


乌恒璟翻来覆去地看那份报告,仔细研究那些繁琐的基因序列表格和专业医学用语,耳边是乌锐泽充满蛊惑的声音——“你再好好想想,那天晚上你和宣静芙都喝多了以后,你有没有做过什么梦?你有没有梦见过,你与自己的心上人欢好?我想,那大概不是梦,而是真的。你错将现实当成梦境,又错将宣静芙当作自己的心上人。宣静芙是个柔弱的女孩,你强迫她,她推不开你。所以最后阴差阳错,你们发生了关系。”


那不是梦,而是真的。


你强迫她,她推不开你。


阴差阳错,你们发生了关系。


你错将现实当成梦境。


乌恒璟耳边嗡嗡作响,浑身像被浸泡在冰冷的海水中,乌锐泽的声音被湿冷的液体浸透,变得又深又远,充满悠长的回音,如同礁石上的海妖吟唱蛊惑人心的歌曲。


曲终人散时,乌锐泽一锤定音——“不管怎样,恭喜你,要当爸爸了。”


“不,不行!”乌恒璟猛然从海底沉睡中惊醒,坚定地说,“我不能有孩子。”


——若你真的与那女孩发生过什么,趁早自行消失,不必再来见我。


——这件事,你自己处理干净。处置不妥,还有重罚。


记忆深处,烙印着珞凇的话。


这段时间,他因为珞凇要“结婚”的乌龙,无心去管宣静芙的事。不想,竟成真。


没有想到,自己竟然真的……


乌锐泽的声音,打乱乌恒璟的思绪:“璟弟,这已无法改变,你能够选择的只有——你要不要娶她?”


乌恒璟回过神来,坚定道:“我不会娶她。”


乌锐泽一副为难的样子:“这就麻烦了。我听说宣静芙的家人对此事非常愤怒。而且,你搞大人家女孩的肚子又不愿负责任,这事放在任何一个女孩家庭,都是不可接受的。你现在是致诚的董事长,经不起任何桃色风波。”


乌恒璟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思索着:“这……”


还未等他回复,只见秘书慌慌张张地冲进办公室:“不好了!!”


乌锐泽见她慌张的模样,心下了然,看来他备下的好戏,上演了。


可是面上,仍装作毫不知情的样子,带着训斥的语气询问道:“慌慌张张地,成何体统?没看到我正在与小乌总谈事吗?!能有什么事,值得你闯进来?”


秘书看到乌锐泽也在,把本来要说的话吞回去,只是紧张地含糊道:“楼下……出事了。”


乌锐泽当然知道发生了什么,一切都是他安排的,但他故意虚张声势地训斥道:“到底什么事啊?吞吞吐吐的!”


秘书为难地看着乌锐泽:“这……”


“怎么,还不方便当着我的面说?”乌锐泽作势要站起来,“行,那我出去。”


乌恒璟说道:“没事,表哥不是外人。你说吧。”


“小乌总,楼下来了好几个人,他们穿白衣、拉横幅,他们说……说您……”秘书实在是不知该怎么体面地将发生的事情阐述出来,一副快哭了的表情,“您快去看看吧!”





乌恒璟和乌锐泽刚到公司楼下的时候,楼下已经围了一圈人,有路过的好奇员工,也有非公司职工的吃瓜群众。只见宣静芙的母亲带着几个亲戚,穿着一身白衣,其中两位亲戚拉着两条白底黑字横幅,一条写着“致诚集团,毁我清白”、另一条写着“黑心企业,欺压百姓”,宣静芙的母亲一边哭,一边给路过群众发传单,传单标题赫然十个大字“渣男乌恒璟强占我女儿”。


看到声势浩大,乌锐泽眼睛里闪烁着满意,他特地交代保安主管,不要驱赶人群,越多人围观越好。乌锐泽却装出震怒的样子,吼道:“保安呢?你们都干什么吃的?!还不赶紧把无关人等驱散?”


一众保安这才冲出来,将围观人群驱散。


围观人群一散,宣静芙母亲身边的一位中年男人便怒气冲冲地说道:“乌恒璟,你不要以为自己有权有势,就能欺负我们平民百姓!你毁小芙,我们要跟你拼命!”


乌恒璟认得他,他便是那日清晨拿摄像机的男人。


“叔叔阿姨,别冲动,别激动!”乌锐泽率先走上前,做出一副和事佬的姿态,“你看哈,现在生米已经煮成熟饭,再闹也于事无补,你们的诉求是什么?能跟我们说说吗?”


中年男人怒道:“让他娶小芙为妻!”


宣静芙的母亲也附和道:“对!我们家可是黄花大闺女,被你糟蹋了,以后还怎么嫁人?”


乌锐泽故作为难地看向乌恒璟,乌恒璟朝他轻轻摇了摇头。


不行,他绝对不能结婚。


乌锐泽比了个手势,请保安先将几人带去会议室,他将乌恒璟单独拉到一旁,压低声音说道:“璟弟,事已至此,你没有别的选择,唯有娶宣静芙为妻,由她生下你们的孩子。将来,你们一家三口,好好过日子,这样或许能够息事宁人。”


乌锐泽之所以这么说,是吃准了乌恒璟不可能同意娶妻。


道理很简单,若是乌恒璟愿意娶宣静芙,在两人第一次发生关系的时候,就可以认她作女朋友,何至于拖到现在?


他故意提出一个乌恒璟不可能接受的条件,等着他拒绝。


果然,乌恒璟坚定地说道:“不行,哥,我绝不可能娶她。”


“璟弟,人家现在都闹到公司大门口了!若是今天不给他们一个交代,恐怕这事过不去啊!”


“我知道,”乌恒璟叹气,“但我真的不能娶她。”


“好吧,”乌锐泽说道,“这样,我再和他们谈谈,看看能不能用钱摆平。”






显然,这条路也不可能行得通。


宣静芙的母亲听完乌锐泽的提议,愤怒道:“钱?你把我们当成什么人了?钱能买回我女儿的清白吗?钱能买回我女儿的幸福吗?我女儿的一辈子,多少钱都买不来!”


中年男人也附和着:“有钱了不起吗?你们致诚集团仗着自己有钱,就可以随便糟蹋姑娘吗?”


另一位中年女人说道:“我回去,就要把这事公布到网上!你们致诚的董事长是个强占民女的人渣,我倒要看看,这事公布出去之后,有多少人还愿意住你们的酒店!”


乌锐泽意味深长地看了乌恒璟一眼,他知道,乌恒璟最害怕因为自己的私事影响到集团,果然,乌恒璟闻言,脸色凝重,他不着痕迹地向对面三个人使了眼色,宣静芙母亲立刻会意,愤怒地咒骂起致诚集团来,一副只要乌恒璟还担任集团董事长一天,就势必要让集团完蛋的架势。


宣静芙母亲带领几名亲戚你一言我一语地骂了一大通,乌锐泽琢磨着火候差不多,劝道:“消消气,这事不至于嘛!”


宣静芙的母亲怒道:“怎么不至于?你们致诚能选这样的人渣做老板,集团能好到哪里去?只要这个畜牲还是你们的董事长,我们就死磕到底!”


中年男人也道:“对!跟他们拼了!”


乌锐泽示意他们稍等,他再次将乌恒璟单独拉到门外。





“他们不要钱,只要你,这事啊——麻烦了!”乌锐泽叹道,“这种事可大可小。你也知道,大伯过世后,集团的处境本就艰难,若是此时被爆董事长桃色负面,恐怕整个集团的业务会一落千丈,甚至集团很可能因此破产。”


乌恒璟自责道:“哎,都怪我做事不够小心!”


乌锐泽善解人意地关怀道:“璟弟,别自责了,现在关键是得想怎么应对。”


乌恒璟想了想,说道:“如果我不是集团的董事长,会好一点吗?”


“你说得对,”乌锐泽等的就是这句,他立马做出灵光一闪的样子,“我想到一个好法子!你辞去集团职务,暂时出国避避风头,宣家的事,由我来替你摆平。你可以借机申请国外大学交流的机会,也不耽误学业。”


“你?”乌恒璟惊讶于乌锐泽居然愿意主动帮他,“这……太麻烦表哥了吧。”


乌锐泽大度道:“别这么说!我们都是一家人,一家人就是要互相帮助。你出国以后,宣家找不到你,自然断了要与你成亲的念想。我再找他们慢慢磨,给一笔钱,要宣静芙把孩子打了。就算宣家心有不甘,你一不是集团高管、二不是集团股东,你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富二代,他们能掀起什么风浪来?”


乌恒璟思索着:“不,即使我不是集团的高管,我也还是集团的股东,我还持有集团的股权。”


乌锐泽说道:“你把名下所有股权转让给我,等到过半年回来,一切风平浪静,我再将集团股权原封不动地还给你,这样表面上你不再是集团股东,他们无法为难致诚,你还可以趁此机会出国深造,岂不是皆大欢喜?”


乌恒璟犹豫道:“有个问题……”


“恩?”乌锐泽问道,“什么问题?”


乌恒璟道:“我爹过世前给我指定了一个特殊监护人,你知道吗?”


乌锐泽道:“你是指,珞先生?”


“对,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我的一切股份转让与委托都得通过他的同意,”乌恒璟道,“他怎么可能同意我把股份全部转出去?”


“为什么不同意?你是去国外留学深造,又不是做贼,”乌锐泽深深地看了乌恒璟一眼,“更何况,上次我跟你聊过以后,你去看过珞凇的私人邮箱了吗?里面有没有他给致诚竞争对手发送的邮件?”


乌恒璟微怔。


对啊,他确实是在珞凇的私人邮箱里看到过珞凇给致诚的竞争对手发送集团内部资料的邮件。


可当时,他因为误会珞凇要结婚,没有询问;后来,又被珞凇罚了冷静期,也一直没机会问。


“被我说中了对吗? 你把他当成好大哥,对他掏心掏肺,可他是怎么对你的呢?珞凇将集团的经营情况发给致诚的竞争对手,他一直在算计你的股权,”乌锐泽充满诱导性地说道,“璟弟,我们是血亲,你跟我们才是最亲近的。别人都对你有所图谋,只有哥哥不会害你。他们今天来公司楼下闹,就是给你的警告,若是你再犹豫不决,恐怕他们真的能把这事散布到网上。现在网络很发达,若是真因此事给致诚造成损失,我们怎么向大伯交代?”


乌恒璟咬唇。


确实,若是因为自己的私事影响到集团,他对不起父亲,更对不起整个致诚爱戴他、拥护他的员工。


“这……”


乌锐泽果断道:“别犹豫了!这件事,宜早不宜迟。我今天就去安排学校,你这周就出国。”


“那……那珞凇那边,怎么办?我没有把握能说服他。”


乌锐泽见乌恒璟松动,继续加码,他露出一个自信而肯定的微笑:“你无需说服他,你只需要做好一切准备,然后——交给我,我负责通知他签字。”



















————————————

感谢 @韭妖妖 、 @米酒蛋泥 、 @怜棠 、 @笙箫 、 @介阁 、 @枕眠 、 @Saniy 、 @芒清eva_J 、 @Suiru 、 @雪山莓莓桃 、 @纸宣 、 @何捷了解一下— 、 @枝词 、 @国宝 、 @小盒子 、 @幽灵 、 @T'a mo 、 @薄荷汽水儿 、 @kongshadi纱 、 @小虎 等超过100位朋友请我吃甜品!


感谢大家的情话宝盒,其中有一句情话“我要让全老福特星球都知道,这个养鸽场被你承包了”,我寻思着这是 @老福鸽儿 祝我咕咕?


感谢所有投喂粮票的朋友们!







又是5+k字的一天,感觉身体被掏空。

彩蛋是支线内容,是成功劝下小璟后的乌锐泽与祁煦。


🎁记得敲蛋哦!



评论(969)
热度(2156)
  1. 共7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云川漫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