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川漫步

你是我的神,而我是渎神的人。

第七十二章&七十三章 天子之怒

✨ 万字长更 ✨





新的一周,乌恒璟先后迎来了两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其一,是他终于等来了第一幅,没有被嵇鸿卓画圈批评的画。他开心极了,像个拿到奖状的孩子,兴奋地发给珞凇和柏雪风看。

 

好消息其二,是不仅乌志坚谋害乌锐泽、祁煦之事已查清事实,乌志坚谋害乌志诚一事也水落石出,并查实乌志坚伙同乌志秀挪用至诚集团资金,相关人等一律被带走调查。

 

然而这件事,对乌恒璟而言,悲喜参半。

 

尽管早就从珞凇处得知自己亲人相残可能性,真相大白时刻,乌恒璟还是大哭一场。

 

珞凇没多说话,只是由着他哭泣发泄,并且向他保证,此事定会得到公正处理,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有罪之人。乌恒璟的情绪,丝毫没有因为珞凇的宽慰而缓解,他积攒了太多情绪,一瞬间,他失去了兄弟,二叔和三姑入狱,整个集团上下大洗牌,他犹如年轻的君王,站在战场的废墟上,俯瞰曾经繁华的都城被炮火轰击得满目疮痍,目之所及皆是百孔千疮。

 

珞凇替他向学校请了一周的假期,期间课业,替他录音录像,待他情绪恢复后补上。

 

然而乌恒璟在家,仅仅休息了两天,就被公司紧急会议召唤回去。

 

乌恒璟坐在会议室长桌尽头的主位,左右两边各是两排年纪能做他爹的高管,眼神失焦,耳边是此起彼伏的坏消息。

 

致诚是个不折不扣的家族企业,这些年,除了乌恒璟的父亲、前任董事长乌志城的势力外,乌志坚和乌志秀也培植了不少自己的亲信,那些亲信或多或少都参与两人的案件,于是——

人事部总经理表情凝重地汇报集团被停职调查的人数,涉及数量之广、涉及职位之高,后果之恶劣,目前集团大量中层和基层管理岗缺位,使得整个集团业务完全停摆。

 

财务部的副总经理则是一问三不知,愁眉苦脸地表示现在集团财务已经一团糟,自己实在无能为力,唯有请老板协调。

 

为什么呢?

 

因为集团财务由乌志秀统管,集团财务部总经理和大半财务部经办人员都是乌志秀的人。作为少数清清白白的高管,这位副总经理之所以能够幸存,并不是因为他有多么清廉,而是因为他足够躺平。

 

他家里世代做茶叶,在福西省核心区域拥有整整一座茶叶山头,吃喝不愁,来上班纯粹是打发时间、与民同乐。因此,在乌志秀时代,别人都忙着巴结老板,唯有他,不思进取、忙着摸鱼,每天掐点上班、到点就跑,反而因此没参与乌志秀那些阴暗的勾当。

 

餐饮事业部就更惨了。

 

餐饮事业部素来是乌志坚的地盘,总经理乌锐泽和最重要的副手祁煦双双殒命,乌志坚的亲信全部被带走调查,整个部门群龙无首,本次派了四名中层管理参会,零零散散说了一个多小时,才勉强拼凑出事业部的存量业务全貌,中层管理们提出了足足十余点困难,至于解决方案——不好意思,一个也没有。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全会议室的目光都集中到乌恒璟的身上。

 

乌恒璟本就沮丧的心情,如今更是雪上加霜。

 

原来当老板,一点也不好玩。

 

嗡——

 

就在这时,他的手机振动一次。

 

珞凇的消息,三个字:“顺利吗?”

 

顺利吗?

 

乌恒璟望天,长长地叹一口气,眼神空洞。他被秘书从家中拽去开会的时候,完全没有预料今天会这么难。

 

早知道——乌恒璟盯着墙壁上一处从窗户缝隙间投射的光点,沮丧地想——早知道出门前就该问问先生要怎么办。

 

他忍不住想:要是先生在就好了。

 

若是此时此刻,坐在这个位置上的是先生,恐怕能游刃有余地轻松处理,可偏偏……他不是珞凇。

 

乌恒璟咬了一下嘴唇,随手回了一个哭泣的表情给珞凇。

 

下一秒,珞凇发来一个文档,附言三个字:照着念。

 

乌恒璟点开文档,赫然是——演讲稿?!

 

乌恒璟瞪大眼睛,不敢相信自己刚才收到了什么,快速而不留痕迹地把手机挪到电脑键盘上,利用屏幕遮挡,堂而皇之地看起稿子。

 

“咳咳,”乌恒璟清了清嗓子,高管们安静下来,他快速瞄了一眼演讲稿,说道,“最近集团发生了很多事,各位也确实辛苦。乌志坚和乌志秀事件影响恶劣,集团绝不会姑息任何一个蠹害经营之人,集团上下要有刮骨疗毒的决心,将腐败分子一网打尽。但集团全体股东都能看到,在此期间,在座各位付出的努力。待到事件平息,一定会给各位应有的奖励。遥想当年,父亲刚刚创立致诚之时……”

 

乌恒璟每讲几句,便低头瞥一眼演讲稿,底下的高管都是一副认真聆听的模样,低头在笔记本上记录领导讲话的内容,无人发现乌恒璟读稿的小动作。

 

乌恒璟讲着讲着,他烦躁的心情逐渐被抚平,乱蹦的心跳也平静下来,透过亮着的手机屏幕,仿佛珞凇本人就站在他身后,宽容地凝视着他,给他力量与勇气。乌恒璟越讲越流利,从一开始的心虚、惶恐,到后来,随着他的声音,他逐渐感到一股热流淌遍周身,那是凝聚整个集团前途的使命感和荣誉感。

 

乌恒璟一席话说完,底下高管鸦雀无声。

 

他凝望着台下众人,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算作弊吗?

 

堂堂严主珞秉寒居然公然帮助他作弊?

 

乌恒璟脸颊有些发烫。

 

这时,集团副总裁刘升荣开口说道:“那么,我们就根据董事长的指示来办,秉着“要事先办”的原则,首要扶持受损失最严重的餐饮事业部。”

 

似是想到此前乌恒璟提出要裁撤整个餐饮事业部的事,刘升荣顿了顿,又道:“不论餐饮事业部将来要如何调整,是收缩规模,还是继续经营,至少目前的首要工作是维持稳定。只有先把整个事业部的民心稳住,整个集团上下一心,把整个集团从高管到普通员工都凝聚成一股绳,集团才能有长远发展。对于餐饮事业部来讲,你们最重要的事情是什么?需要集团在哪方面支持你们?你们,都可以提出来,好吧?提出来,我们在会上一并讨论,能解决的解决、能支持的支持。但是注意发言简练,挑重点说——俊才,你来说。”

 

钱俊才,餐饮事业部参会的四名中层管理人员之一,四名中层管理里面,有两名各负责部分片区的店铺,一名负责产品把控,而钱俊才负责的,是新市场开拓。

 

刘升荣之所以点他发言,是因为在他看来,高层管理人员缺失对存续业务的影响不大,毕竟餐厅的员工都在,仍可保证餐厅正常运转,而钱俊才负责的部分,是最有可能出岔子的。

 

果然,钱俊才清了清嗓子,简明扼要地说道:“之前锐总在的时候,与琉州的鸿湾集团谈过深度合作,拟在琉州省投资四千余万建设高端海底餐厅并买断餐厅经营权。”

 

由于集团的高端餐饮路线始终不景气,连续十余月亏损,乌锐泽认为是餐厅选址有问题,缺乏高端顾客积累。

 

因此,他们选中了琉州。

 

琉州省,作为苏国旅游大省,吸引众多顶级酒店管理品牌入住,恰逢省内准备投资建设海洋文化旅游度假村,集游乐场、海洋馆、奢侈品购物商场、七星级度假酒店等高端设施于一体的顶级度假村。度假村里,设有一个顶级海底餐厅,游客在位于海底的餐厅内用餐,四周被超过五万尾漂亮的海洋鱼类包围,环境优美、菜式绝伦。

 

乌锐泽与度假村开发集团谈的,便是由致诚来担任这个顶级海底餐厅的建设与装修,相应的,将签订长达十五年的经营协议,允许致诚集团在协议期限内经营餐厅,并约定每月营业收入双方按一定比例分成。

 

钱俊才说道:“我们与鸿湾已经达成初步合作意向,本来约定于两周前签订意向合同,但因为锐总的意外,签订合同一事一拖再拖。鸿湾一直在催促我们,我也多次向集团邮件汇报,所以想问问……”

 

钱俊才缩了缩脖子,犹豫了。

 

他自然听说过现任集团董事长乌恒璟曾提出要裁撤整个餐饮事业部的事,此前,事业部有乌志坚和乌锐泽顶着,可现在,两位顶梁柱一死一牢,餐饮事业部摇摇欲坠,此时再提出追加四千万投资,恐怕乌恒璟不会同意。更何况现在的致诚,无心也无力推进如此大金额的投资。

可是,鸿湾集团的人天天玩命地催他,就算乌恒璟不同意,他也得把事情说出来,钱俊才硬着头皮说道:“所以想请示各位领导,琉州的项目,咱们还要继续投资吗?”

 

 

 

乌恒璟一皱眉,刘升荣先开了口。

 

刘升荣先是打了一圈太极,充分肯定餐饮事业部的付出和努力,而后话锋一转,提出点名财务和人事部对此发表意见。财务和人事部显然不懂业务并且现在他们自顾不暇,自然提出一堆困难,刘升荣对这个结果早有预料,亦或者说——他正期待着这样的回复。

 

刘升荣不慌不忙地总结陈词,阐述并非集团不支持餐饮事业部业务发展,实在是目前情况特殊,并且明确提出,他的个人意见是项目中止,说到最后,刘升荣仍然按程序请示董事长意见,乌恒璟,自然,表示赞同。

 

对于刘升荣的发言,乌恒璟有些意外。

 

他清楚地记得,上一次,在全体高管经营分析会上,当苗光启提出要削减餐饮事业部时,就是刘升荣带头驳回,处处针对他,讽刺他这个新董事长不懂业务。

 

乌恒璟一直以为,刘升荣是站在乌锐泽那一边的,他以为刘升荣会要求项目继续推进,怎料刘升荣居然会主动同意项目中止?

 

乌恒璟皱着眉毛,若有所思地看向刘升荣,琢磨不透他是什么想法。刘升荣真的这么好心吗?

 

他居然肯为他分担压力,主动拒绝餐饮事业部的提议?

 

钱俊才欲言又止,犹豫半晌说道:“我服从公司决定,但是……之前都是锐总亲自与对方集团副总经理谈的,如果现在换成我去,恐怕……恐怕级别不太对等。”

 

乌恒璟沉吟片刻,说道:“临时毁约,确实不太地道,我去一趟琉州吧。”

 

毕竟此前,双方还没有签订合作协议,也没有支付任何定金,只是口头许诺、不构成要约,因此乌恒璟以为此行只要将原因向对方好好解释,对方一定能理解,最多是赔礼道歉,便能妥善解决问题。

 

可乌恒璟没想到的是,这一趟出差,看起来平凡无奇,却直接导致他被珞凇罚死。














这一更太长了中间插播一段作者有话说

(1)

我经常这么干。


在客户面前支起电脑,摆出一副很专业的模样,其实电脑屏幕上堂而皇之地打开着事先写好的演讲稿。

有时来不及写,我就在手机上码一个提纲,然后把手机放在键盘上用电脑屏幕挡着。

“趁对方低头写字之时瞄演讲稿”的技术炉火纯青。


(2)

至于为什么刘升荣这次要帮小璟,因为他本来就是乌爹的人,也是珞凇的线人。


(3)

或许,还有人记得琉州与谁有关?

【/】












琉州,位于苏国西面,独立于苏国主岛的岛屿,自然环境优美。

 

琉州素来以旅游闻名国内外,旅游、服务和地产业成为琉州省的支柱产业,三大产业合计对琉州省GDP占比超过80%。

 

琉州的旅游业由三大民营集团控制,民间称为称呼他们为“一秦二王”,秦家是整个琉州省旅游业最大的民营集团,紧接着是两个王家,民间称为“大王”和“小王”。

 

乌恒璟此行,正是去见被称为“大王”的王和。

 

王和,和气生财的“和”,然而王和本人与“和气”二字毫无关系,王和为人霸道强势、风格激进,屡屡进行大手笔投资却从未失手,坊间传言,他背景深厚,因此他的投资尽管冒进、却总能成功。

 

于是,乌恒璟此行,就是便是去找王和亲自谈终止合作一事。

 

临行前,王和的副总经理仇勇军客气地提出老板给他们一行人接风,请他们参加晚宴,乌恒璟欣然赴宴。不想,一同参加晚宴的,除了王和、还有琉州省商务厅、省投资促进局、以及市文化和旅游局的诸位领导。

 

乌恒璟几次想要提出中止合作的想法,都被鸿湾的高管岔开话题,他们不断地相互敬酒,气氛热烈。乌恒璟暗暗皱眉,他不喜饮酒,因此从宴会一开始就滴酒不沾,他带去的两个中层管理干部钱俊才和谷慧心倒是都喝了酒,在酒精和人为烘托的双重作用下,整场宴会的氛围变得热切,像是踏入某种销售场合,各位领导们相谈甚欢,俨然不是来谈合作,而是一副庆功宴的模样,默认鸿湾和致诚成功合作。

 

乌恒璟对这种氛围隐隐反感,他明白,对方这是借助省市的力量向他施压,要求他必须合作。普通饭局便能请来省市领导,若是寻常商人,或许会被王和的深厚背景震慑到,不敢轻举妄动。

 

可惜,来的不是寻常人,是乌恒璟。

 

自打宴会一开始,仇勇军便盯着谷慧心敬酒,谷慧心是钱俊才的下属,是餐饮事业部下属部门的副总,漂亮又干练。仇勇军是鸿湾的副总经理,级别远高于谷慧心,他主动敬酒,谷慧心不敢不喝。眼见着仇勇军连干好几杯,还要给谷慧心倒酒时,乌恒璟按住仇勇军的手腕:“仇总,我们慧心不能喝酒,今晚,到此为止吧。”

 

仇勇军仗着酒意,说道:“小乌总这就不对了。慧心妹妹年轻有为,今日一聊,我和她非常投缘,投缘,更要多喝两杯庆祝。妹妹若是不喝,便是不给我面子,也是不给我们老板面子,更是不给鸿湾面子!”

 

乌恒璟冷笑,他可不惯着这种“不喝就是不给我面子”的酒场规矩,冷声道:“我是来与鸿湾谈生意的,不是来喝酒的。生意上的事,明天我们会议桌上谈。你若是硬要灌醉我的人,是你不给我面子。”

 

谷慧心一愣,她与乌恒璟素无接触,只是听到一些风言风语的八卦,尽是些负面消息,说他是不学无术的富二代、说他风流成性,而她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中层干部,级别与乌恒璟差了一大截,因此,谷慧心没想到董事长会主动为她出头。

 

一时间,谷慧心十分感动。

 

“ 小乌总言重了!”仇勇军手一挥,却热情地笑着说道,“这怎么能算灌醉?我们琉州的规矩,越是贵客,越要喝酒,喝到大醉而归才算是待客周到。若是今日不陪妹妹喝好,岂不是我们怠慢了贵宾?”

 

“不需要,”乌恒璟说道,“我们致诚不讲究醉酒那一套。咱们之间的生意,能谈便谈,不能谈,喝再多酒也谈不成。今天到此为止,不要为难女生。”

 

虽然他是老板、谷慧心是员工,但在乌恒璟看来,谷慧心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女生,尽管谷慧心年长他数岁,但出于礼貌,乌恒璟仍然觉得自己应该照顾女生。

 

在乌恒璟的观念里,才没有酒桌文化、长幼尊卑那一套,他不喜欢那种乌烟瘴气的氛围,更不喜欢仇勇军仗着所谓的规矩、文化,强迫女生喝酒。

 

仇勇军脸上的笑意渐渐僵硬:“小乌总这话是什么意思? 咱们之间的生意,怎么会不能谈?”

 

乌恒璟本就厌烦这种官商互吹的应酬场合,今天的晚宴,鸿湾特地请来省市的领导,目的不言而喻,可乌恒璟从来不觉得官大有什么了不起,也不打算买账。

 

乌恒璟正烦没法谈终止合作的事,既然仇勇军主动提起这个话题,乌恒璟盯着仇勇军的眼睛,一字一句地说道:“我们没有准备签约。”

 

仇勇军的表情,凝固了,他见惯了虚与委蛇、圆滑处事,从未见过有人直截了当地说出不合作几个字,所谓武功再高也怕菜刀,一时间,竟给噎住了。

 

乌恒璟淡定说道:“既然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不如我就直说了。先前的合作是我们锐总与你谈的,你也知道,我哥意外身故,乌志坚犯事被囚。人都不在了,谈的买卖自然也不作数。再者,致诚与鸿湾之间本就未曾签订合作协议,一切皆为口头商议,世事变化无常,合作有变乃商家常事。”

 

乌恒璟言罢,缓了语气又道:“致诚现在的情况,相信你们也有所耳闻,并非我故意不与鸿湾合作,实乃心有余而力不足,希望仇总谅解。待致诚缓过这一阵,将来若是有机会,我们仍然欢迎与鸿湾继续合作。”

 

仇勇军皮笑肉不笑:“仇某拙见,这世上没有谈不成的生意,只有谈不成的价钱。”

 

他看向乌恒璟,缓缓说道:“小乌总是对哪一项谈判条件不满意?咱们,可以共同探讨。”

 

乌恒璟才不与他周旋,拒绝道:“不是不满意。我们完全相信鸿湾的诚意,是致诚确实资金紧张,无法继续合作。所以,仇总,也不必再劝我,这不是我们改一两项商务条件便能改变的。”

 

乌恒璟回答得非常有礼貌,但是同样,不留一丝余地。这正是他的目的,他不希望对方觉得事情可能有转机、因而做出无谓的公关。

 

这时候,市文旅局的领导听闻动静,过来打了个圆场,重点夸赞鸿湾的实力并拔高整个度假村的建设意义,然而乌恒璟对这些不感兴趣,他冷淡谢过领导,淡定地向仇勇军表示,不合作这件事,没得商量。

 

仇勇军刚想继续开口,只见王和一摆手,招他回来,王和饮一口茶,说道:“能合作是缘分。不合作,是缘分未到。”

 

王和举起茶杯,朝乌恒璟一举杯,两人客客气气敬了一杯茶。

 

王和忽然问道:“致诚在西肃,有几个酒店吧?”

 

乌恒璟答道:“是,有三个。”

 

王和道:“挺好,我们鸿湾也深耕西肃,要在西肃建度假村。”

 

此后整个饭局,王和与乌恒璟再无对话,乌恒璟不明白为什么王和要没头没脑地提一句西肃。


但是他很快,就明白了。













————————————

感谢 @枝词 、 @隰有榆杨 、 @国宝 、 @鸢仔 、 @奥利奥汤圆 、 @韭妖妖 、 @一醉自救 、 @. 、 @léa 、 @胖胖的鹤 、 @幽灵 、 @何捷了解一下— 、 @wink wink 、 @kongshadi纱 、 @小虎 、 @╰(‵□′)╯易 、 @哇哦 、 @浅竹 、 @Lc 、 @林栖者 等超过100位朋友请我吃甜品!


感谢所有投喂粮票的朋友们!


我也没想到我这么快就写完了w






琉州一行究竟发生了什么呢?天子之怒,究竟谁是天子?

🎁隐藏结局见!

附赠彩蛋一枚——关于在黑阁的珞凇,“两小时内,把这里布置齐”。




评论(2679)
热度(2806)
  1. 共11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云川漫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