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川漫步

你是我的神,而我是渎神的人。

见翌思迁:第三十二章 我等着你

文案及设定

腹黑手更黑的老狐狸 vs 又皮又脆的叛逆狼崽


——————————————

半个小时过得很快。


半小时后,湛翌君拉了一把椅子过来,坐到小孩面前:“时间到,说吧。”

时间一分不多,一分不少。


湛迁看着面前端坐着的人,心里积聚了一天一夜的那些小气泡忽然呜啦啦全都沸腾起来,它们争先恐后地在他胸膛里翻滚,滋啦啦地升腾、炸裂,湛迁撇过头,少年眸子里是倔强:“我没什么可说的。”


湛翌君点点头,似乎对这个回答并不意外:“好,你不说,我来问。”


“第一个问题,今天为什么不去上学?”


湛迁呼吸一滞。


他没想到湛翌君开口就是这么尖锐的问题,本就满...

见翌思迁:第三十一章 没收

文案及设定

腹黑手更黑的老狐狸 vs 又皮又脆的叛逆狼崽


——————————————

昔州市铂荣酒店三十二层的套房里,湛迁趴在床上写作业。


铂荣,苏国地产龙头企业席荣集团下属五星酒店品牌,在整个昔州市仅开一家,在市中心最繁华的商业区,共三十五层,三十层以上是行政房区域。简云昊姑妈虈的公司与铂荣酒店集团有商虈务来往,作为对大客户的回馈,铂荣赠送了他们全家白金会员的会员卡,因此,只要报简云昊在铂荣酒店的会员卡号,不仅能有会员折扣,还能享受免费升级行政套房的待遇。


湛迁本不想铺张浪费,尤其他知道湛翌君不喜欢他摆少爷的架子,可简云昊要是为兄弟两肋插刀,听说湛迁不回家住,...

见翌思迁: 第三十章 朋友不曾孤单过(2)

文案及设定

腹黑手更黑的老狐狸 vs 又皮又脆的叛逆狼崽


——————————————

“喂,你们俩准备在我家呆到什么时候?再过一小时,我要去医院看我妈了。”

眼看这两个人在自己家从一大清早住到了傍晚,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架势,苗舒燕忍不住说道。


简云昊看了看时间,快到放学的点:“迁儿哥,你今天没去上学,跟老师请假了吗?”


这话正好戳着湛迁的痛处,他恨恨地说道:“请什么假,没请!”


“哎,我倒是让老李给我请假了,不过我爸妈不知道,还得照常上下学。干脆我给老李说一声,让他来这儿接我们得了!燕子家就她一个人住,我们两个男生,在一小女孩家里过夜,算怎么回事啊!”...

见翌思迁:第二十九章 朋友不曾孤单过

文案及设定

腹黑手更黑的老狐狸 vs 又皮又脆的叛逆狼崽


——————————————

“喏,喝吧。”

昔州市的一处老旧居民楼里,一碗冒着热气的粥被递到湛迁面前。


“好香!”简云昊凑过去,扬起脸,“我的呢?”


“锅里,自己盛去!”


“燕子,你偏心!”


苗舒燕理直气壮:“要不你让我揍一顿,打到你趴在床上起不来,我也这么照顾你!”


“嘿嘿,别啊,我这就去盛,”简云昊起身走去厨房,边走边说,“你喝吗?我给你也盛一碗。”


然后——哗啦!


厨房传来瓷器碎裂的声音。


“简、云、猪!”

苗舒燕咬牙切齿。


“啊啊,抱歉,我只是想盛个粥...

【原创】待宰的羔羊

1


我发现自己多了一项特异功能。


做完心脏移植手术以后,从病床上苏醒的那一刻起,我的世界便与原先不同。现在的我,能看到每个人头顶,飘浮着一个鲜红的数字。


有的人头顶的数字大,有的人数字小;只有女性有数字,男性没有;妙龄女子的数字大,垂暮老媪的数字小。


期初,我以为,那是每个人生命的时间。


年轻人生命剩余时间长,于是数字大;年长者生命剩余时间短,于是数字小。


可慢慢地,我发现,即使是同一个年龄的人,头顶的数字也不尽相同。


我想,也许是因为,寿命有长短。


2


出院上班后的第一天,单位来了一位新同事,名叫安妮。


安妮一席白色长裙...

见翌思迁: 第二十八章 床前的药盒

文案及设定

腹黑手更黑的老狐狸 vs 又皮又脆的叛逆狼崽


——————————————

湛翌君思来想去,还是决定去看看小孩,可是他找到湛迁的卧室和书房都没找到人影,湛翌君的心悬了起来,他立刻找遍别墅,直到在湛秉言夫妇的卧房找到了小小的人影,悬着的一颗心才放下来。


打开门,只见少年光着两条腿面朝下趴在床上,露出可怖的伤痕,他身上的伤经过许久沉淀,变得更为骇人,小孩被子也不盖,屋里开着暖烘烘的空调,倒是很有保暖意识,知道不冻着自己。


湛翌君:……

湛翌君一时不知道该夸他还是该骂他。


“小迁儿?小迁儿。”

湛翌君走过去,在床边轻声唤道。


可趴着的人毫无反...

见翌思迁:第二十七章 海市蜃楼

文案及设定

腹黑手更黑的老狐狸 vs 又皮又脆的叛逆狼崽


——————————————

湛迁没有回书房去写作业,他心灰意冷,面朝下一头栽进自己的床上,连被子都没有掀开,就那么直虈挺虈挺地趴着。


身后的伤一刻不停地叫嚣,痛得好像他此时此刻仍在遭受酷刑似的,湛迁紧紧攥着床单,企图用这微不足道的气力抵御一丝疼痛,却是螳虈臂虈当虈车,他痛得拿脑袋直撞床头,恨不得自己立刻撞晕过去,可惜,软包的真皮床头撞上去毫无杀伤力,怎么也撞不晕。


湛迁想伸手去够身后,却提不起那个勇气去摸,内虈裤是肯定套不上的,他直接套了宽松的家居裤,此刻趴在床上,他能感到黏虈腻的血液从身后渗出,黏到家居...

见翌思迁:第二十六章 齑粉-2

文案及设定

腹黑手更黑的老狐狸 vs 又皮又脆的叛逆狼崽


——————————————

芒梧的语气咄咄逼人:“所以这次呢?你打算怎么办?揍他一顿就够了吗?”


“冷静点,芒,他罪不至死。他做的事,确实是错的,但是错到什么程度?真的到无药可救的程度了吗?我觉得没有。他扔了另一个孩子收集的作业本,指使他人在巷子里脱那孩子的裤子,这两件事,没有到被判死刑的程度。公正不仅仅体现在有错必罚,还要体现在量刑的准确性上。育才的校长,是湛家故交,我准备让秉言叔给校长打个电话,讲明事情经过,一切按学校的规定来,该怎么处罚就怎么处罚。”


湛翌君说到这里,低头自嘲地笑了声:“怎么说呢,到...

见翌思迁:第二十六章 齑粉

文案及设定

腹黑手更黑的老狐狸 vs 又皮又脆的叛逆狼崽


——————————————

湛翌君回到楼上的卧室里,拿出手机,这才发现自己手机上赫然有四个未接来电,联系人:芒。


湛翌君盯着手机屏幕上的未接来电叹了口气,把卧室门关上,回拨过去。


电话铃响了两声后,对方接了起来:“干什么去啦?这么长时间不接电话。”


湛翌君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坐到卧房的沙发上,淡道:“教育小朋友。”


电话那头嗤笑一声,不屑道:“这种品德败坏的小朋友有什么好教育的?还不赶紧丢掉。别在垃圾桶里捡小朋友。”


湛翌君正拿着杯子准备喝水,闻言愣了一下,放到唇边的杯子硬生生放回茶几,他...

【原创】刀子精也有春天

刀子精女士,顾名思义,沉迷发刀,她在lofter上面,发过各式各样的刀。


当别的作者勤勤恳恳地为读者们创造一篇又一篇的小甜饼时,她专注地洒着一把又一把的玻璃渣。


某日,刀子精女士看着自己的文档,邪魅一笑:天凉了,让主角灭亡吧。


评论区哀鸿遍野。


次日,刀子精女士再次打开自己的文档,带着三分讥笑三分薄凉四分漫不经心说道:不如,让主角复活但永生永世不得相见吧。


评论区生无可恋。


就这样,刀子精女士靠着日复一日的发刀,成功刀哭了一片又一片孩子们,她屹立于读者的哭声中坚定不倒,仿佛无坚不摧,可她也有短板,短板在于——


“发布与‘春天’、‘爱’、‘希.........

 
1 / 9

© 云川漫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