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川漫步

你是我的神,而我是渎神的人。

【分享一个设定】

《踏雪乌啼观海啸》


这是我下一篇圈文的名字,是我非常喜欢的设定——带x惩罚的管教。


现代文,情感向,现在整个情感线大纲已写完,还差剧情线没写。


主要还没想好主角是什么职业的。


这一次想写家族企业。


写一个一言堂式的民营企业,当创始人突然殒命、需要从来没接触过家族业务的二世祖紧急接班的故事。


写过计算机,写过房地产,写过金融,写过矿产,写过快消,写过律政,甚至写过……黑道。


这一次写什么行业呢?


我觉得我们很多人期待管教,都是在期待,当自...

《无影3》(实践向)-4

* 珞凇 x 秦子良


……

……

……


珞凇道:“现在还想跟我实践吗?”


废话。


当然想。


秦子良虽然是一个小脆皮,但他有一颗雄心;也不是说他多么雄心壮志,主要还是因为……现在才挨了不到十下。


他都期盼了整整四个月啊!


不多挨几下,都对不起自己战战兢兢算计凇哥的那些日子。


如果人类拥有穿越时空的本领,将来的秦子良一定要穿越到现在这个时刻,跟现在的自己说“千万不要说‘想’,要眼神坚定地拒绝他啊啊啊啊”。


可惜,人类不能穿越。


此时此刻的秦子良,虽然很不好意思,可还是红着一张脸,小幅度地点了点头。...


《起初》(短篇)

* 鬼畜苛刻少主攻 x 忠犬木头影卫受

* 又名《在少主身边动辄得咎如履薄冰战战兢兢的日子》


起初,沈靖元非常反感杜墨。


或者,更准确地说,是反感杜墨的身份。


彼时,沈靖元刚大学毕业,前途一片光明。本来,沈家家主,也就是沈靖元的父亲,并没有打算让儿子接手家族生意,从小往政界培养沈靖元。可惜,沈靖元大学毕业之时,沈家遭遇劲敌,家主没有按计划让儿子继续深造,而是把他接回家中,既不提交班,也不讲深造,偏偏大小生意谈判交货都带着他,就那么不明不白地带着。


尽管父亲没有明示,但沈靖元心里清楚,父亲,动了让他回家族的心思。...

“坠入未来”系列目录

  • 沈靖元 x 杜墨

  • 强强


以下按我写的时间先后顺序排序:


1、《坠入未来》:杜墨负伤,离开沈家,被沈靖元抓到惩戒的故事。

*暴力美

阅读途径:群文件txt


2、《失眠症》:沈杜在一起之后,沈靖元欺负杜墨的故事。

*恶趣味

阅读途径:【点击这里 】或afd


3、《起初》


见翌思迁:第八十三章 恍若隔世

文案及设定

腹黑手更黑的老狐狸 vs 又皮又脆的叛逆狼崽


——————————————

“初三很累?”

那人露出一个略带腼腆的微笑。


“许镜?你怎么来了?!”

湛迁惊喜道,立刻扑过去给了他一个熊抱,可他的心却颤抖一下。

湛迁不愿承认,当他看见包厢内还立着一个人的时候,在还未看清长相的那一瞬间,他期待过湛翌君。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期待过,M会向湛翌君“通风报信”,可事实,让他失望。


趴在沙发上挺尸的简云昊闻言,诈尸哼哼道:“做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迁儿哥,你不能逮着一只羊薅毛啊!”


许镜还是不太习惯如此热情的打招呼,湛迁的拥抱让许镜浑身僵硬住,羞涩地...

见翌思迁:第八十章 玉石俱焚

文案及设定

腹黑手更黑的老狐狸 vs 又皮又脆的叛逆狼崽


——————————————

湛迁怔怔地望着湛翌君,像一个做错事却不准备道歉的孩子。


湛翌君见他放下手,冷声斥道:“下去。”


湛迁沉默着,从湛翌君身上起身,站到一旁。湛翌君也站起来,抬手整理干净打斗中被扯皱的衣物,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淡道:“去把你的家法拿来。”


“拿家法?!你又要打我?”湛迁难以置信地重复,他几乎被愤怒冲昏头脑,大喊道,“我不拿!你凭什么打我?!”


相比湛迁的暴怒,湛翌君平静得过分,他甚至轻笑一声:“你记不记得你曾经问过我,怎么判断你是真的不再认可我作为师父,还是只是拿‘不...

见翌思迁:第七十八章 留学

文案及设定

腹黑手更黑的老狐狸 vs 又皮又脆的叛逆狼崽


——————————————

似乎真如湛翌君所说,惩罚期的最后一周,他忙得完全没有时间搭理湛迁,别说见面,就连一个电话、一条短信都没有。


两年了。


两年来,湛迁与湛翌君同吃同住,天天缠着湛翌君,在魏天海事件发生之后湛迁对湛翌君信任更深,湛迁大事小事都与湛翌君商量,事事都依赖湛翌君的决策。


纵是之前那一个多月的惩罚期,他也每天都能在家里看到湛翌君,还时不时地会被湛翌君拎去书房谈话。而这一周……这一周才是真正的疏离。


湛翌君忽然音讯全无,湛迁很不适应,他的情绪越来越焦躁,这种焦躁在一周结束之日达到顶...

见翌思迁:第七十六章 冰封

文案及设定

腹黑手更黑的老狐狸 vs 又皮又脆的叛逆狼崽


——————————————

湛翌君两步走上前,挡在湛迁面前,冷眉怒斥:“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你以为这儿是什么地方?给你的家法,想挨就挨,不想挨扭头就走,你以为我在跟你玩闹?”


湛翌君拽着湛迁的胳膊,强势地将人往桌前拽。湛迁被他拽得踉跄一步,竟是毫无反抗地被拖到桌前直接掼在桌面上。


其实两年来,湛翌君不仅教他文治学业,更教他武功,加之青春期少年身形猛蹿,在最近的一些对战中,湛迁几乎已能与湛翌君打成平手。两人早已不是两年前初识时,湛迁被湛翌君压得毫无还手之力的局面,若是湛迁拼命反抗,纵使身后有伤也无法被轻易制...

见翌思迁:第七十五章 一粥一饭-2

文案及设定

腹黑手更黑的老狐狸 vs 又皮又脆的叛逆狼崽


——————————————

湛迁一动不动地又站了二十分钟。


二十分钟后,湛翌君合上电脑,抬头看他:“裤子脱了,撑桌上。”


尽管早有预期,在听到宣判的那一刻,湛迁的脑子还是嗡——了一声。


还要打么?


他的后*挨过好几轮藤条,早已伤得连轻轻碰一下都疼得厉害,更别说挨打了。


湛迁眉间本能地染上惧色。


湛翌君重新拿起藤条,站到他面前:“既然脑子不肯记,就拿p股记。我不想再逼你认错,也不管你是不是服气,你只管给我记住今天有多痛。以后若是再被我发现你对裴沫、或者对任何人有不...

见翌思迁:第七十五章 一粥一饭

文案及设定

腹黑手更黑的老狐狸 vs 又皮又脆的叛逆狼崽


——————————————

书房早早被人开好暖气,湛迁一踏进去,只觉得整间房间都暖烘烘的,冻了半宿的冰冷身子在暖气中回温。


湛迁站在书房里,搓着手,他这才发现,自己一双手腕早已被绳索磨破皮,被绳子勒得印痕红肿起来。


不一会儿,湛翌君推门而入,手里端着一个杯子和一口小锅。


湛翌君绕到书桌后面坐下,把锅放到桌子上,把杯子推到他面前:“喝了。”


这是……


湛迁望着书桌上的东西,一时失语。


面前的杯子里,赫然是一杯姜茶,熬了红糖的、冒着热气的姜茶,红棕液体在他面前散发着香气。


小锅里...

 
1 / 4

© 云川漫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