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川漫步

你是我的神,而我是渎神的人。

第十九章 我要“他”

🔅鬼畜忠犬深情渣攻 x 润玉君子美强惨受🔅

🔅原耽 / 悬疑 / 商战 / 强制爱🔅


苏国,建江省,昔州市,浩星集团大厦楼下。


“本台快讯,润山集团董事长方宗义因涉嫌……等多项罪名,并在缉捕途中公然拘捕、企图持枪伤人,被昔州警方予以击毙。据悉,润山集团因涉嫌……等多项问题,目前,已被相关机构勒令暂停营业,予以整改。此外……”


保安亭里,一台老式收音机沙沙地播放着电台的“每日快讯”新闻频道,一辆黑色轿车驶入,保安立刻起立敬礼。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浩星集团的掌门人,吕灏。...


第二卷正式开启。


《与君摄墨》入选元气故事大赛决选名单,感谢大家支持!


第十八章 第一卷结束啦

十五天后。


在苏润高科召开新闻发布会之后,持续跌停数日的股价瞬间反弹,苏润高科的股票连日上涨。


而在股市一片飘红的祥和氛围里,广福建设和苏润高科昔州分公司,正悄无声息地完成一场人员地震。与方宗义有关的高管皆被查处,按情节严重程度,处以降级、撤职乃至移交司法机关等不同措施。


成功化解义熙亥铁危机以后,边舟向调查组进行了详细自证,问题不大,不过出于谨慎考虑,调查组仍要求边舟暂时停职接受调查。喻识墨则从傅恒宇处拿来方宗义雇凶杀人案的所有证据材料,递交给调查组。面对证据,本来是调查边舟的调查组,意识到昔州的问题,转而调查方宗义。


本是被方宗义用来制衡边舟的调查组,最后反...

第十七章 我要让你失去一切

答复日,当日。


苏国,北庐市。


这一天,苏润高科举行“重大资产风险事件处置进展新闻发布会”,邀请各大媒体与重要股东现场参加,并将在发布会后公告对交易所的回函。


此前,苏润高科接在同一日连发两条公告,分别为“广福建设总经理齐思广不幸逝世”和“广福建设出现重大资产风险,拟计提36亿元资产减值损失”。这两条公告,在苏国掀起轩然大波,各家媒体对于个中缘由议论纷纷,市场上出现许多捕风捉影的猜测,有媒体猜测,广福建设36亿元的损失是人为造成,而造成它的人正是齐思广,齐思广自知事情败露,才畏罪自尽。而后, 苏润高科董事长边舟又传出私生子的流言,使得整个剧情更加扑朔迷离...

第十六章 好像掉码又好像没掉-2


两个人你来我往地相互试探,这时候任何一方露出一点退缩的意味,都会被试出破绽来,可是偏偏——就在这时,喻识墨的手机铃声,响了。


喻识墨瞥了一眼来电显示,是龚学义的电话。


龚学义知道他现在正与湛翌君见面,这时候打电话给他,必然是有非常要紧的事。


喻识墨只得暂时放过湛翌君,接起电话。


“喂……什么?!”电话那头不知说了什么,让喻识墨的表情骤然紧绷,他又听了一阵,简单回复道,“好,我知道了。”


龚学义的这通电话,彻底打乱两个人先前的节奏,也让湛翌君彻底清醒过来。


裴沫的突然出现,让他陷入旧时情绪,方才有那么一阵,他被一股强烈的直觉推着走,让他几乎确信面前这个...

第十六章 好像掉码又好像没掉

喻识墨放开湛翌君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对裴沫下了逐客令。


赶走裴沫,喻识墨的心情终于顺畅了—— 一点。


喻识墨没有坐到湛翌君对面,而是继续贴着湛翌君坐着,他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庞, 湛翌君今天穿的衬衫配西裤,中规中矩,米色风衣外套挂在一旁的衣架上。


喻识墨盯着他看,他的衬衫解开第一颗纽扣,倒是没有古板到非要打领带,他忽而探身向前,用脸颊蹭了一下湛翌君的侧脸:“烧退了?”


这种轻蹭,不含占有欲,倒像是一只大猫在撒娇。


湛翌君没有回答。


显然,两个人都想到了湛翌君之所以会发烧的原因。


喻识墨的嗓音黏着一股温柔:“下次,我会更小...

第十五章 师父最爱是绿茶-2

“君少,久等——”

喻识墨推开门的时候,正看到裴沫和湛翌君面对面坐着,手勾着手,含情脉脉地看着对方,喻识墨的脸色骤然变冷。


“她是谁?!”

喻识墨第一眼没认出来,眼前女生便是裴沫。


多年过去,正如他的容貌发生了变化,裴沫也不一样了。再者,实在他想不到,就有那么凑巧,湛翌君约的他,却被裴沫“截胡”。


丝毫没有意识到危机就在眼前的湛翌君,大方介绍道:“喻总,来了?这是裴沫,我的一位老朋友。”


“裴。沫。”

喻识墨咀嚼着这两个字,再看面前那张熟悉的面容,他认出来,确实,就是裴沫。喻识墨的脸色阴沉得可怕。


喻识墨非常讨厌裴沫。


喻识墨自幼在湛翌...

第十五章 师父最爱是绿茶

距离答复日,倒计时:一天。


湛翌君与喻识墨约在一间茶室。


茶室位于昔州市中心一处洋房里,大隐隐于市,门口白色浮雕雕着茶室的名字,大厅幽暗,铺陈小桥流水、袅袅水雾,从大厅往内,穿过两道自动感应门才到包厢区,私密性极好。


湛翌君早早就抵达茶室等待,可是他没有想到,他等来的客人,并不是喻识墨,而是——


“翌君!”

一个甜甜的女声从门口传来,茶室的门,被推开。


“沫沫?”湛翌君看清来人,十分惊讶,“你回国了?”


“我都回来一个多月啦,翌君你真不关心我!”


裴沫嗔怪道。


裴沫,昔州最大的国企建昔集团董事长的小女儿,与湛翌君称得上是青梅竹马...

第十四章 群体的狂欢(2)

“大家好,我们是——”

一片开阔的草地上,一个男生对着摄像机大声吼道。


男生戴着一副墨镜,墨镜边框是夸张的鲜红色粗框,两侧边角向上延伸,仿佛龇牙的小恶魔。他头顶用发蜡打得油光水滑,后脑一个小辫,上身一件蓬蓬袖,戴一副白手套,下身一条暗红色粗呢格子短裙,没有穿长筒袜,露着两条粗壮的腿,腿上布满腿毛,一双纯白过踝棉袜配黑色皮鞋。


他身旁的三男两女大声附和道——“菜场战线联盟!”


墨镜男接着大喊:“我们的口号是——”


他喊得声嘶力竭,脖子两侧的青筋都暴了起来,仿佛要把整颗肺都给吼出去。


三男两女跟着喊道:“劫富济贫,番茄至上!”


墨镜男对着镜...

第十四章 群体的狂欢

喻识墨一直想见吕灏。


他想看看,那个引得湛翌君甘心背叛他的男人,究竟是什么样子,是不是有八张嘴、十六只眼睛,才勾得湛翌君魂不守舍。


喻识墨踏入至福荟包厢的时候,吕灏和湛翌君已经到了。


吕灏和他想象得完全不一样,那个男人,其貌不扬,却带着一股不容忽视的气场,明明是再普通不过的长相和穿着,纵是扔进人堆里,都会让人挪不开眼。


一米七出头的身高,身材精瘦,仅是腹部微微发福,透着一股精干,身上的衣服没有明显的品牌标识,似乎只是普通的灰蓝色棉麻衬衫,一双布鞋,手腕上不是名贵的腕表,而是一串佛珠。


吕灏见喻识墨走进包厢,并没有起身迎接他的意思,定定地...

 
1 / 3

© 云川漫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