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川漫步

你是我的神,而我是渎神的人。

《珞凇与师门二三事》

1、珞凇的老师是段华卿。段华卿有许多学生,他的大弟子是柏雪风。


珞凇在师门时,与柏雪风、岑沐霖关系最好。


2、珞凇跟段华卿的时候,显然,被罚过,也被打过。


柏雪风,作为一名外科医生,在师门最大的作用,是给师弟们上药。


作为一名操心絮叨毒舌且脾气略暴躁的大师兄,总喜欢一边上药一边训人。岑沐霖嘴甜,挨训就撒娇卖惨,总能哄得大师兄无奈地宠他。某人就不一样了,上药疼也忍着不说话,挨训也是云淡风轻毕恭毕敬地回复,大师兄偶尔上药上着上着,越说越气,会来一顿回锅。


当然,涉及珞凇被拍的内容,我都是不会写的。


你们自己想想就好,实在馋就自割腿肉产粮吧...

第五十二章  恭喜你,要当爸爸了

周二。距离冷静期结束还有三天。


“鉴定结果出来了。”

次日下午,乌锐泽算着时间,敲开乌恒璟的办公室门。


“怎么样?”

乌恒璟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急迫的语气里不自觉带上期待。


乌锐泽眉头紧锁,拿着一个牛皮纸袋,走到乌恒璟的办公桌前,诱导性地问道:“璟弟,你真的肯定那天晚上,你没碰那个姑娘吗?”


“我……”欲盖弥彰的这个问题,让乌恒璟的心沉下去,“怎么了?难道结果不理想?”


乌锐泽打开牛皮纸袋,将一份报告推到乌恒璟面前:“你自己看吧。”


《北庐武昆医学检验中心基因鉴定所DNA检验报告书》

“编号:庐昆鉴第2440317号”......

第五十一章 我有孩子了?!

俗话说,失去了才懂得珍惜。


俗话又说,当你有选择的时候,更能认清自己的内心。


被珞凇用那些严厉的规矩束缚的时候,乌恒璟只觉得哪里都不对,不想上课、不想自习,注意力集中不起来,每次学不到五分钟就想出去玩。可是,当珞凇提出冷静期后,乌恒璟这几天格外学得进去,大概是化悲愤为动力,乌恒璟每天靠学习来麻痹自己,好让自己不去想那个人。除了学业,也画了不少稿子,有时坐在电脑前,情不自禁地就开始画那个人,画他执鞭行走的样子,画他点烟的侧脸,画他一身西装的冷眼睥睨。


可是每天深夜,他仍然忍不住陷入痛苦的情绪,度秒如年、无法自拔,连续几宿都没睡好。


两周的周一,当乌恒璟回到公司时,秘书...

第四十九章 后会无期

“本周,无过?”

珞凇缓缓放下《日省录》,看着乌恒璟说道。


乌恒璟这一周的《日省录》里面,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写。


气氛一瞬间变得沉闷,好像下雨前的低迷,缠绕在两个人之间。


乌恒璟这一周当然做错过事,别的不提,他翘课去黑阁看演出是板上钉钉的事,可不知为什么,当他面对熟悉的笔记本时,竟不想将这件事写下来。


一想到要接受珞凇的训诫,他就十分排斥。


跟随珞凇这么长时间,这是他头一次产生这样的想法,他一直渴望臣服于珞凇,除了,现在。


因此,他抬起头,缓缓说道:“是。”


珞凇拿着《日省录》,停顿片刻,目光沉沉,半晌,他说道——“好。”


一个字,言简意......

《三人局,必有食物链》

最近沉迷于柏雪风、珞凇、乌恒璟三人局。


我忏悔,我有罪。


我脑子里翻来覆去歪歪斜斜满满都是别扭老男人。


本人已被萌死,写了两则小番外给大家看。


【无责任番外之一】


很久以后,终于可以公开收下小乌的珞凇,按正式师门礼仪对乌恒璟实施入门戒礼,作为师门长辈,按规矩,柏雪风也需在场,全程监刑。


戒毕,珞凇:“去请柏老师验伤。”


乌恒璟高高将戒尺举过头顶,一路惨兮兮地高捧着戒尺膝行过去,到柏雪风面前,哭唧唧说道:“请大师伯验伤。”


柏雪风淡淡饮茶,不接不语。


乌恒璟:……...


第四十五章 知易行难

乌恒璟这段时间着实过得郁闷。


离开黑阁之后,周五上了一天的课,晚上回去还得补《日省录》。按先生的要求,他得把这些天来所犯过错都补进《日省录》里面,相当于是写一篇检讨书了。


乌恒璟前夜在黑阁被玩得透彻,在椅子上垫了两个软垫,坐上去还是龇牙咧嘴。


紧跟着的周六就是清账日。


乌恒璟先是被罚了一个小时的跪,向珞凇口述反省,听完珞凇训斥,又被罚了一堆体能和柔韧,没挨一下打,整个人却像从水里捞出来一般,整个惩罚完毕以后直接瘫在地上动弹不得。训诫时的珞凇全然没有调戏时那股痞劲儿,不管你是否哭得泪流满面,做得不够好就得重头再来,直到能做好为止,单是一个平板开合跳,就因为腹肌不够...

第四十三章 撒谎的后果(2)

✓ 姜汁,绳结,薄荷味的小东西,强制,🍑


“满口谎言的小朋友,将被剥夺说话的权利。”


老地方见。


——————————

感谢 @云若秋汐... 、 @米酒蛋泥 、 @韭妖妖 、 @笙箫 、 @莔 、 @是幸运的小丸子呀 、 @是只小包子呀 、 @怜棠 、 @陌晨染 、 @随...

第四十二章 撒谎的后果

✓ 姜汁,绳结,薄荷味的小东西


乌恒璟倒抽一口凉气:“我可以问您一个问题么?”


珞凇头也不回:“说。”


“您真的没有收过sxx吗?我听说您以前收的男性xx都是以‘学生’的名义收的。”


“他们确实是我的学生。”


“那您之前……真的退圈了?”


“你想说什么?”


“您……的手法,是不是过于专业?”

这娴熟的手法……怎么看都不像是退圈多年的样子。


珞凇回过头,淡道:“不如想想你自己——为何如此不专业。”


他的眼神骤然犀利:“对于任何关系,信任都是第一课。你不信任我,不信任我能够提供更好的解决方...

第四十一章 冰川与烈焰(2)-3

乌恒璟的脸色变幻哪里逃得过珞凇的眼睛,珞凇语气冷了几分:“今晨我电话你时,你撒谎说自己在家。现在看来,你似乎还瞒了不少事。”


“先生,我……”


珞凇面无表情地打断他的话:“你又为自己赚到了一个绳结。”


两个绳结的威胁下,乌恒璟也顾不上胡思乱想,竹筒倒豆子一般把事情的经过通通说了出来,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了,只盼着珞凇能看在他坦白交代的份儿上,轻些惩罚。


珞凇听完,还是没做任何评价,只是继续问道:“第四个问题,昨晚的事,除了你和宣静芙,还有没有别人知道?”


这个问题,一下子击穿乌恒璟的心理防线,他立刻想起今晨被宣静芙的母亲和亲戚么围堵拍摄时的尴尬、无措以及羞耻...

第四十一章 冰川与烈焰(2)-2

✓ 打🍒和🥒


“不是我主动的!我怎么可能主动……”


珞凇放下手中的绳索,从工具架上挑一柄黑色皮拍走过来,皮拍有着长长的手柄和宽大的拍头,皮拍前端挑起乌恒璟的下巴:“一个女生和你发生了关系,然后你告诉我,不是你主动的。”


……


……


乌恒璟捂着脸哭了起来。


完蛋了……


乌恒璟脑子嗡嗡作响,珞凇本就对他失望,如今再听到他如此丢脸的经历,恐怕会更加讨厌他了吧。


————————————

老地方见。


感谢 @米酒蛋泥 、 ...

 
1 / 6

© 云川漫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