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川漫步

你是我的神,而我是渎神的人。

《无影3》(实践向)-4

* 珞凇 x 秦子良


……

……

……


珞凇道:“现在还想跟我实践吗?”


废话。


当然想。


秦子良虽然是一个小脆皮,但他有一颗雄心;也不是说他多么雄心壮志,主要还是因为……现在才挨了不到十下。


他都期盼了整整四个月啊!


不多挨几下,都对不起自己战战兢兢算计凇哥的那些日子。


如果人类拥有穿越时空的本领,将来的秦子良一定要穿越到现在这个时刻,跟现在的自己说“千万不要说‘想’,要眼神坚定地拒绝他啊啊啊啊”。


可惜,人类不能穿越。


此时此刻的秦子良,虽然很不好意思,可还是红着一张脸,小幅度地点了点头。...


《无影3》(实践向)

* 珞凇 x 秦子良



……


珞凇忽然问:“你知道我最不喜欢你哪一点吗?”


秦子良一滞。


最不喜欢?


凇哥说……最不喜欢。


他……不喜欢他?


当对一个人的敬服上升到一定高度,那人一星半点的否定,都是灭顶之灾。


珞凇无视了他的痛苦,径直说道:“是你总想主导我们之间的进程。”


秦子良疑惑道:“主导?”


珞凇道:“你以为,这四个月里你的小动作,我没有察觉?”


……

……

……


(未完待续……)


—————————...

《无影2》(实践向)

* 珞凇 x 秦子良



……

……


秦子良下意识地后退一步,整个头皮都在发麻:“我……我可以不去吗?”


珞凇淡淡地反问:“你觉得呢?”


(未完待续……)


——————————————

感谢 @Y U 巨款投喂!

感谢 @努力向上爬的捷子 、 @TW 、 @米酒蛋泥 、 @1颗仙人掌 、 @尹倾寒 ...

《无影2》(实践向)

* 珞凇 x 秦子良



秦子良觉得自己要有大麻烦了。


——在看到珞凇盯着自己的论文看了整整二十分钟还没发表意见之后。


是的,秦子良20岁了,交课程论文前还要给珞凇先过目。


这简直是——秦子良在心里默默腹诽了几个字后,看向珞凇面沉如水的脸色,在心里补充道——这简直是太好了。


秦子良旋即在心里唉声叹气。


我怎么这么没出息?连腹诽都不敢腹诽。


如果人类有触角的话,小朋友此刻一定垂下了触角。


————————————...

《起初》-3 (短篇)

* 鬼畜苛刻少主攻 x 忠犬木头影卫受

* 又名《在少主身边动辄得咎如履薄冰战战兢兢的日子》


杜墨沉默着,没有再解释,而是双手搭上衣领,一颗一颗解开了上衣扣子。


杜墨跪在地上,纯黑上衣被扔在一旁,赤裸的背脊上,鞭伤刚刚痊愈。


可惜,他的顺从非但没能换来一丝垂怜,反而——沈靖元冷声道:“什么叫脱干净,听不懂?”


“少主。”

仍然是恭敬的一声,杜墨跪着,没动。


“要人帮你?”

杜墨的手,在身侧捏成拳。


那一刻,他有些后悔,他不该接这个任务的。


误会那是一只毫无杀伤力的波斯猫,结果被猫挠花了脸...

《起初》-2 (短篇)

* 鬼畜苛刻少主攻 x 忠犬木头影卫受

* 又名《在少主身边动辄得咎如履薄冰战战兢兢的日子》


杜墨是家主的人,自然,沈靖元对杜墨的防备心很强,重要的事,从来回避他谈。


通常,他都要杜墨立在书房门外候着,而自己则与风棠在书房里单独谈话。


可这日,沈靖元故意留下杜墨,当着他的面与风棠谈论晚上约七叔吃饭谈合作的事。


七叔是老爷子的死对头,沈靖元找七叔谈合作,无疑是想绕开家主另起炉灶。家主在沈靖元身边安插眼线的目的,显然就是汇报此类事件。


沈靖元与风棠说完话后,让他退下,书房里仅剩下他与杜墨两个人。


沈靖元忽...

《起初》(短篇)

* 鬼畜苛刻少主攻 x 忠犬木头影卫受

* 又名《在少主身边动辄得咎如履薄冰战战兢兢的日子》


起初,沈靖元非常反感杜墨。


或者,更准确地说,是反感杜墨的身份。


彼时,沈靖元刚大学毕业,前途一片光明。本来,沈家家主,也就是沈靖元的父亲,并没有打算让儿子接手家族生意,从小往政界培养沈靖元。可惜,沈靖元大学毕业之时,沈家遭遇劲敌,家主没有按计划让儿子继续深造,而是把他接回家中,既不提交班,也不讲深造,偏偏大小生意谈判交货都带着他,就那么不明不白地带着。


尽管父亲没有明示,但沈靖元心里清楚,父亲,动了让他回家族的心思。...

“坠入未来”系列目录

  • 沈靖元 x 杜墨

  • 强强


以下按我写的时间先后顺序排序:


1、《坠入未来》:杜墨负伤,离开沈家,被沈靖元抓到惩戒的故事。

*暴力美

阅读途径:群文件txt


2、《失眠症》:沈杜在一起之后,沈靖元欺负杜墨的故事。

*恶趣味

阅读途径:【点击这里 】或afd


3、《起初》


《醋与酒》-2

*又名《拥有一枚喝醉酒的醋王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喻识墨 x 湛翌君


湛翌君还没来得及回复,就被喻识墨翻了个身,面朝下压在床上,喻识墨悠悠地问道:“小时候撒谎,你怎么罚我的?”


湛翌君眉心微动,呵斥道:“别闹!”


喻识墨抓过他两只手,随心所欲地反扣在腰间,却不多花力气去握住手腕,反倒附身上前,用自己身体的重量压住湛翌君的手,亲吻他的后颈:“我没闹。现在,是我审你。”


喻识墨压在湛翌君身上,一边吻着他的侧脸,一边问道:“第一个问题,什么时候知道要和裴沫约会的?”...


《醋与酒》

*又名《拥有一枚喝醉酒的醋王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喻识墨 x 湛翌君


湛翌君赶到饭店楼下的时候,已经是二十二点二十二分。


深夜的昔州,透着几分凉意。


湛翌君把车停到路边,低头看一眼手腕上的对表,距离他与喻识墨约定的时间,已经迟到二十二分钟。


湛翌君素来守时,重视礼仪教养的他,对时间的把控比最精密的机械表还要准确,这次迟到,实属意外。


喻识墨在二十一点三十分突然一个电话打给他,告诉他,要他来接他。


彼时,湛翌君也在外面约人吃饭,当然不可能在半小时之内赶到喻识墨说的地点。


湛翌君有礼有节、耐心理性地给喻识墨解释一番...

 
1 / 6

© 云川漫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