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川漫步

你是我的神,而我是渎神的人。

第十一章 荣枯咫尺异

距离答复日,倒计时:四天。


啾啾——


啾——


啾啾啾——


假山环绕的园林里,一棵银杏树上吊着一个鸟笼,鸟笼里,一只画眉正在活泼地叫着。那画眉削竹头、修长颈,羽毛干燥、毛片粗而薄,一看就是品相极佳的斗鸟。树下是一大块石雕放在红木托上,石雕表面金属似的深灰色泽,石坚如铁,石雕中间镂空,环绕着一个巨大的鱼缸,鱼缸里悠闲地游着三条金头过背金龙鱼,头部的金质十分厚重,炮弹形的鱼身全部覆盖着闪闪发光的金鳞,如同游动的金条一般璀璨。


石雕面前是一张轮椅,轮椅上坐着一个老太太。


老太太坐在树下,眯着眼睛仰着脸,听鸟叫,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她的身后...

第六章 点石成金

喻识墨举起手中红酒杯,幽幽地说道:“君少,不敬我一杯酒吗?”


“好,”湛翌君大大方方地应道,修长的手指扣在杯柄上,端起杯子向喻识墨轻轻一举,“初次见面,多多关照。”


喻识墨却没接话,他一勾唇角,手一扬,立刻有包厢服务员半蹲到他身边等待吩咐,喻识墨与服务员耳语几句,服务员起身去一旁备餐间,很快拿来一瓶新开的红酒,喻识墨接过来,没有醒酒,直接递过去:“这一瓶,干了。”


湛翌君皱眉:“喻总……”


他话未说完,只听喻识墨径直打断他的话,语气里带着几分危险:“又觉得我在跟你开玩笑,恩?”


“哦?我可是听说,君少海量,”喻识墨拎起酒瓶,不由分说地就往酒杯里面倒酒,...

第四章 你是跪在我脚下的狗

方宗义缓缓说道:“如果道歉有用,还要什么‘王法’?我要他跪下,给我磕头认错。”


那一瞬间,在场的人都以为自己幻听了。


一个嫌疑人,居然要市刑侦支队副队长给他下跪认错?!


这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宁虎明显愣了一下,而后“啧”了一声,用责怪的语气说道:“ 方总,你这不是让我难做吗?”


宁虎紧接着转向傅恒宇:“小傅,把枪给我。”


“宁局。”


傅恒宇话里明显透着不赞同。


“给我,”宁虎不由分说地命令道,“你现在情绪不稳定,拿着枪,很危险。”


傅恒宇心有不甘,却仍是解下配枪,递给宁虎。


宁虎这才说道:“这样,你们私人恩怨,...

第三章 方宗义

距离周一股市开市,倒计时:二十一小时。


苏国,建江省,昔州市,市公安局门口……的草丛内。


草丛内,蹲着两个人。


“哥,真的是这里吗?”

年纪轻一点的少年问道。


年长一些的男人言简意赅地答道:“对。”


少年疑惑地问道:“不会说错地址了吧?怎么会有人在市局里面请人吃饭呢?”


男人继续言简意赅:“不会。”


“哥,咱们要不走吧,”少年哭丧着脸,“我……我五岁的时候偷拿过家里的钱,该不会要把我抓紧去审吧。”


男人一记暴栗敲在他头上:“审你个大头鬼!”


草丛里的那两个人,不是别人,正是钟坎渊和喻识墨…………旁边的两位路人甲...

见翌思迁:第九十六章 终章

文案及设定

腹黑手更黑的老狐狸 vs 又皮又脆的叛逆狼崽


——————————————

临时被拉去机场,湛迁什么都没带,可他又觉得,自己已经带上全世界——口袋里装着父亲送的书签,手腕上戴着母亲送的手表,脖子上,挂着湛翌君送他的吊坠。


他生命中最亲近的三个人,全都离他而去,可冥冥之中,那三个人,又好像还在他身边。


他多希望能回到过去,那时湛秉言和姜颐都还没死,湛翌君没有背叛湛家、更没有抛下他。


他多希望睁开眼睛,能看到师父在他床前喊他起床,能看到父亲和母亲在餐桌边等他吃饭,师父温和地揉了揉他的头顶,问他“怎么脸色这么差,是不是做噩梦了”?...

见翌思迁:第九十一章 赴约

文案及设定

腹黑手更黑的老狐狸 vs 又皮又脆的叛逆狼崽


——————————————

五天后。


湛翌君正在北庐出差,忽然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


电话那头,是一个紧张的声音:“喂, 翌君哥吗?我是许镜。”


“许镜?”湛翌君略有些惊讶,他自然记得他,只是他与许镜素来没什么往来,不知道为何他会打电话给他,不过,他还是温和地问道,“找我有什么事吗?”


许镜的声音听起来又紧张又无助:“翌君哥,我……我在北庐碰到点麻烦,我不敢打电话给我爸妈,你能来帮我吗?”


“你出什么事了?”


许镜在电话那头没有说话,传来了几声哭声,似乎...

见翌思迁:第九十章 变局

文案及设定

腹黑手更黑的老狐狸 vs 又皮又脆的叛逆狼崽


——————————————


次日一早,湛迁醒来洗漱完毕,正准备下楼吃早饭,却在楼梯口听到楼下一阵不同寻常的谈话声。湛迁从楼梯口往下看,只见一楼有六个身穿制服的男人,其中两个一左一右站在湛秉言两侧,一副要将他带走的架势。


湛迁脸色一凛,立刻冲过去:“你们干什么?!放开我爸爸!”


“小迁儿!”

姜颐赶忙把他拉到一边。


一个穿着白衬衫、留着寸头的男人走过来,站到湛迁面前:“你就是湛迁吧。你的父亲涉及多起案件,现在是重要嫌疑人,要跟我们回去协助调查。”


“不可能!...

见翌思迁:第八十八章&第八十九章   生日愿望

文案及设定

腹黑手更黑的老狐狸 vs 又皮又脆的叛逆狼崽


——————————————


姜颐将湛迁送去饭店,嘱咐他早些回家,便先离开。


而湛迁则拐去隔壁——其实,他要去的不是饭店,而是隔壁的KTV。


推开VIP包厢的门,里面热热闹闹,粗略扫去竟有四五十个人,人数之多,让偌大的VIP包厢都略显拥挤。


湛迁愣了一下,然后果断把庆生会组织者简云昊拉到一旁,低声问道:“云猪,你搞什么?!怎么这么多人,都是谁啊?”


简云昊笑嘻嘻地勾上湛迁的肩膀:“嗨!这都是咱们育才的同学,听说迁儿哥过生日,...

见翌思迁:第八十七章  手表

文案及设定

腹黑手更黑的老狐狸 vs 又皮又脆的叛逆狼崽


——————————————


数月后,湛迁如约参加了中考,考完后三天,甚至没等到成绩公布,他便踏上去中国的飞机,去那里读一个暑期预科培训班。


当湛秉言告诉湛迁,要他去中国参加暑期预科培训班的时候,湛迁没有任何反驳或者反抗,他平静地说“知道了”,然后平静地收拾行李,平静地走了。


湛迁再回苏国,已是一个多月后。


这一个月里,湛迁的中考成绩出来,尽管他最后几个月都没怎么学习,可他底子还在,仍是考了年级第十二名,顺利被中国的高中录取。湛迁...

《白衬衫与年轻男人》

“你以为我会愿意管教你?想想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做了什么——逃课,去网吧,和社会小混混打架,还差点把自己给打死了,你是我见过最糟糕的小孩。”


“不懂规矩、盲目自大,不会审时度势、只会梗着脖子往前冲,毫无上进心,成绩差、不努力也就罢了,还逃课出来打游戏,可以说,你在每一个维度上,都不符合我的审美,如若你不是行长的儿子,我会愿意教你?”


“湛迁,你现在不是我徒弟,凭什么在这儿对我大呼小叫?出去。这里是建江商行大厦,容不得你放肆!”


“想想我教你之后你都做过什么事,霸凌同学,逃课、去网吧而且屡教不改,谎话张口就来,欺瞒我...

 
1 / 3

© 云川漫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