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川漫步

你是我的神,而我是渎神的人。

《无影3》(实践向)-4

* 珞凇 x 秦子良


……

……

……


珞凇道:“现在还想跟我实践吗?”


废话。


当然想。


秦子良虽然是一个小脆皮,但他有一颗雄心;也不是说他多么雄心壮志,主要还是因为……现在才挨了不到十下。


他都期盼了整整四个月啊!


不多挨几下,都对不起自己战战兢兢算计凇哥的那些日子。


如果人类拥有穿越时空的本领,将来的秦子良一定要穿越到现在这个时刻,跟现在的自己说“千万不要说‘想’,要眼神坚定地拒绝他啊啊啊啊”。


可惜,人类不能穿越。


此时此刻的秦子良,虽然很不好意思,可还是红着一张脸,小幅度地点了点头。...


《无影3》(实践向)

* 珞凇 x 秦子良



……


珞凇忽然问:“你知道我最不喜欢你哪一点吗?”


秦子良一滞。


最不喜欢?


凇哥说……最不喜欢。


他……不喜欢他?


当对一个人的敬服上升到一定高度,那人一星半点的否定,都是灭顶之灾。


珞凇无视了他的痛苦,径直说道:“是你总想主导我们之间的进程。”


秦子良疑惑道:“主导?”


珞凇道:“你以为,这四个月里你的小动作,我没有察觉?”


……

……

……


(未完待续……)


—————————...

《起初》(短篇)

* 鬼畜苛刻少主攻 x 忠犬木头影卫受

* 又名《在少主身边动辄得咎如履薄冰战战兢兢的日子》


起初,沈靖元非常反感杜墨。


或者,更准确地说,是反感杜墨的身份。


彼时,沈靖元刚大学毕业,前途一片光明。本来,沈家家主,也就是沈靖元的父亲,并没有打算让儿子接手家族生意,从小往政界培养沈靖元。可惜,沈靖元大学毕业之时,沈家遭遇劲敌,家主没有按计划让儿子继续深造,而是把他接回家中,既不提交班,也不讲深造,偏偏大小生意谈判交货都带着他,就那么不明不白地带着。


尽管父亲没有明示,但沈靖元心里清楚,父亲,动了让他回家族的心思。...

“坠入未来”系列目录

  • 沈靖元 x 杜墨

  • 强强


以下按我写的时间先后顺序排序:


1、《坠入未来》:杜墨负伤,离开沈家,被沈靖元抓到惩戒的故事。

*暴力美

阅读途径:群文件txt


2、《失眠症》:沈杜在一起之后,沈靖元欺负杜墨的故事。

*恶趣味

阅读途径:【点击这里 】或afd


3、《起初》


《醋与酒》-2

*又名《拥有一枚喝醉酒的醋王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喻识墨 x 湛翌君


湛翌君还没来得及回复,就被喻识墨翻了个身,面朝下压在床上,喻识墨悠悠地问道:“小时候撒谎,你怎么罚我的?”


湛翌君眉心微动,呵斥道:“别闹!”


喻识墨抓过他两只手,随心所欲地反扣在腰间,却不多花力气去握住手腕,反倒附身上前,用自己身体的重量压住湛翌君的手,亲吻他的后颈:“我没闹。现在,是我审你。”


喻识墨压在湛翌君身上,一边吻着他的侧脸,一边问道:“第一个问题,什么时候知道要和裴沫约会的?”...


《醋与酒》

*又名《拥有一枚喝醉酒的醋王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喻识墨 x 湛翌君


湛翌君赶到饭店楼下的时候,已经是二十二点二十二分。


深夜的昔州,透着几分凉意。


湛翌君把车停到路边,低头看一眼手腕上的对表,距离他与喻识墨约定的时间,已经迟到二十二分钟。


湛翌君素来守时,重视礼仪教养的他,对时间的把控比最精密的机械表还要准确,这次迟到,实属意外。


喻识墨在二十一点三十分突然一个电话打给他,告诉他,要他来接他。


彼时,湛翌君也在外面约人吃饭,当然不可能在半小时之内赶到喻识墨说的地点。


湛翌君有礼有节、耐心理性地给喻识墨解释一番...

见翌思迁:第八十五章&八十六章 决裂

文案及设定

腹黑手更黑的老狐狸 vs 又皮又脆的叛逆狼崽


——————————————

湛迁没有打电话、没有发信息,他了解湛翌君,这时候那人必然是对他不理不睬,若是发消息必定石沉大海、打电话也不会接,要想找到他,唯有当面堵截一条路——让那人无处可避。


直到这时候,湛迁才猛然发觉,湛翌君甚至没有告诉他,他新租的房子地址。湛迁越想越觉得,湛翌君的离开蓄谋已久。


湛迁不知道该去哪里找湛翌君,唯有去建江商业银行大厦碰碰运气。湛迁作为湛秉言的独子,自幼进出商业银行大厦无数次,一楼保安早已认识他,因此轻松放过。


湛迁直接杀到公司部,找到湛翌君的办公室...

见翌思迁:第八十三章 恍若隔世

文案及设定

腹黑手更黑的老狐狸 vs 又皮又脆的叛逆狼崽


——————————————

“初三很累?”

那人露出一个略带腼腆的微笑。


“许镜?你怎么来了?!”

湛迁惊喜道,立刻扑过去给了他一个熊抱,可他的心却颤抖一下。

湛迁不愿承认,当他看见包厢内还立着一个人的时候,在还未看清长相的那一瞬间,他期待过湛翌君。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期待过,M会向湛翌君“通风报信”,可事实,让他失望。


趴在沙发上挺尸的简云昊闻言,诈尸哼哼道:“做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迁儿哥,你不能逮着一只羊薅毛啊!”


许镜还是不太习惯如此热情的打招呼,湛迁的拥抱让许镜浑身僵硬住,羞涩地...

见翌思迁:第八十章 玉石俱焚

文案及设定

腹黑手更黑的老狐狸 vs 又皮又脆的叛逆狼崽


——————————————

湛迁怔怔地望着湛翌君,像一个做错事却不准备道歉的孩子。


湛翌君见他放下手,冷声斥道:“下去。”


湛迁沉默着,从湛翌君身上起身,站到一旁。湛翌君也站起来,抬手整理干净打斗中被扯皱的衣物,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淡道:“去把你的家法拿来。”


“拿家法?!你又要打我?”湛迁难以置信地重复,他几乎被愤怒冲昏头脑,大喊道,“我不拿!你凭什么打我?!”


相比湛迁的暴怒,湛翌君平静得过分,他甚至轻笑一声:“你记不记得你曾经问过我,怎么判断你是真的不再认可我作为师父,还是只是拿‘不...

见翌思迁:第七十八章 留学

文案及设定

腹黑手更黑的老狐狸 vs 又皮又脆的叛逆狼崽


——————————————

似乎真如湛翌君所说,惩罚期的最后一周,他忙得完全没有时间搭理湛迁,别说见面,就连一个电话、一条短信都没有。


两年了。


两年来,湛迁与湛翌君同吃同住,天天缠着湛翌君,在魏天海事件发生之后湛迁对湛翌君信任更深,湛迁大事小事都与湛翌君商量,事事都依赖湛翌君的决策。


纵是之前那一个多月的惩罚期,他也每天都能在家里看到湛翌君,还时不时地会被湛翌君拎去书房谈话。而这一周……这一周才是真正的疏离。


湛翌君忽然音讯全无,湛迁很不适应,他的情绪越来越焦躁,这种焦躁在一周结束之日达到顶...

 
1 / 4

© 云川漫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