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川漫步

你是我的神,而我是渎神的人。

第二十六章 败局

“集团上个季度的利润,只有这么一点?”


乌恒璟看着手上的经营报告,惊讶道。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他发现秦子良这个人性格好得不像话,两个人变成好朋友。乌恒璟初来集团,对集团的人还不熟悉,许多事,他更愿意与秦子良商量。


秦子良耐心给他解释:“因为集团高端餐饮板块连续亏损第十七个月。原本酒店板块盈利可观,却都被高端餐饮板块亏损抵消了。”


“原因呢?”


“我看餐饮板块的报告上写,是因为缺乏品牌连锁效应,”秦子良拿起桌上一份文件,“你看,这是新递上来的请示,要求集团下一季度继续新增两家门店、两年内新增十家门店,以形成品牌效应。”


乌恒璟犹豫道:“这……难道不会越投越亏么?...

第二十三章 珞秉寒算个屁

周四的葬礼上,乌家所有亲戚、至诚集团所有重要股东和高管都到场,当着所有人的面,乌恒璟宣布他将全面接受至诚集团的事务,并代替父亲出任集团总经理一职。


那天,珞凇也在。


那是自从上周六黑阁被拒以后,乌恒璟第一次见珞凇。


珞凇一席黑衣,从始至终未出一言,只是默默站在他身后,像一个不曾存在的人。


不曾存在,却无法被忽略。


看到他,乌恒璟只觉得心尖上一颤,却狠狠用指尖压了一下掌心,强迫自己不去看他。


乌恒璟撑着一股劲,葬礼一结束立刻乘车走人,他生怕,自己再多逗留一会儿,便会抑制不住地想要接近那个人。坐在车上,他只觉整颗心都空落落的,情不自禁地,去了...

第二十二章  瞒天过海

“你说你今天来找我,是为我父亲的事。”

一顿饭吃完,乌恒璟主动问道。


秦子良点点头:“我查过你银行卡流水,你去年二月购买一辆全新玛莎拉蒂MC20跑车,价值超过两百万,除此之外你每个月的平均开销在稳定在八至十万。你没有任何兼职,所有收入皆来源于父亲给的零花钱。如今你父亲过世,不会再有人往你银行卡上打钱。先前你的亲戚们草拟的那份‘合同’上清清楚楚地写着,即使你同意转让股权,他们给你每个月的生活费,也仅有一万元。也就是说,无论如何,你都无法继续享受过往的奢华生活。”


乌恒璟惊讶道:“你连我去年买过跑车都能查到?”


秦子良眨眨眼。


这小孩好天真啊,他都不忍心骗他了。...


第十九章 我要“他”

🔅鬼畜忠犬深情渣攻 x 润玉君子美强惨受🔅

🔅原耽 / 悬疑 / 商战 / 强制爱🔅


苏国,建江省,昔州市,浩星集团大厦楼下。


“本台快讯,润山集团董事长方宗义因涉嫌……等多项罪名,并在缉捕途中公然拘捕、企图持枪伤人,被昔州警方予以击毙。据悉,润山集团因涉嫌……等多项问题,目前,已被相关机构勒令暂停营业,予以整改。此外……”


保安亭里,一台老式收音机沙沙地播放着电台的“每日快讯”新闻频道,一辆黑色轿车驶入,保安立刻起立敬礼。


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浩星集团的掌门人,吕灏。...


第二卷正式开启。


《与君摄墨》入选元气故事大赛决选名单,感谢大家支持!


第十八章 第一卷结束啦

十五天后。


在苏润高科召开新闻发布会之后,持续跌停数日的股价瞬间反弹,苏润高科的股票连日上涨。


而在股市一片飘红的祥和氛围里,广福建设和苏润高科昔州分公司,正悄无声息地完成一场人员地震。与方宗义有关的高管皆被查处,按情节严重程度,处以降级、撤职乃至移交司法机关等不同措施。


成功化解义熙亥铁危机以后,边舟向调查组进行了详细自证,问题不大,不过出于谨慎考虑,调查组仍要求边舟暂时停职接受调查。喻识墨则从傅恒宇处拿来方宗义雇凶杀人案的所有证据材料,递交给调查组。面对证据,本来是调查边舟的调查组,意识到昔州的问题,转而调查方宗义。


本是被方宗义用来制衡边舟的调查组,最后反...

第十章 我不去

嗡——


嗡——


嗡——


乌恒璟是被手机铃声震醒的。


前一夜,背上的伤痛得厉害,他熬了大半宿睡不着,直到清晨初升的旭日将夜空点亮才趴在床上迷迷糊糊地睡着。


他太困,以至于明明听到手机震动,都没有力气拿起手机看一眼。


嗡——嗡——


无人接听的手机,固执地震动着。


大概是某个执着的电话广告推销员吧——乌恒璟这样想道,他太累也太难过,面朝下伏在床上一动不动。


又过了一会儿,手机不震了。


乌恒璟微微挪动一下脑袋,准备继续睡,忽然听到开门的声音。


恍惚间,他以为自己出现幻觉——这间出租屋由他独自居住,他没有将钥匙给过任何人,怎么会有人能...

第十七章 我要让你失去一切

答复日,当日。


苏国,北庐市。


这一天,苏润高科举行“重大资产风险事件处置进展新闻发布会”,邀请各大媒体与重要股东现场参加,并将在发布会后公告对交易所的回函。


此前,苏润高科接在同一日连发两条公告,分别为“广福建设总经理齐思广不幸逝世”和“广福建设出现重大资产风险,拟计提36亿元资产减值损失”。这两条公告,在苏国掀起轩然大波,各家媒体对于个中缘由议论纷纷,市场上出现许多捕风捉影的猜测,有媒体猜测,广福建设36亿元的损失是人为造成,而造成它的人正是齐思广,齐思广自知事情败露,才畏罪自尽。而后, 苏润高科董事长边舟又传出私生子的流言,使得整个剧情更加扑朔迷离...

第十六章 好像掉码又好像没掉-2


两个人你来我往地相互试探,这时候任何一方露出一点退缩的意味,都会被试出破绽来,可是偏偏——就在这时,喻识墨的手机铃声,响了。


喻识墨瞥了一眼来电显示,是龚学义的电话。


龚学义知道他现在正与湛翌君见面,这时候打电话给他,必然是有非常要紧的事。


喻识墨只得暂时放过湛翌君,接起电话。


“喂……什么?!”电话那头不知说了什么,让喻识墨的表情骤然紧绷,他又听了一阵,简单回复道,“好,我知道了。”


龚学义的这通电话,彻底打乱两个人先前的节奏,也让湛翌君彻底清醒过来。


裴沫的突然出现,让他陷入旧时情绪,方才有那么一阵,他被一股强烈的直觉推着走,让他几乎确信面前这个...

第十六章 好像掉码又好像没掉

喻识墨放开湛翌君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对裴沫下了逐客令。


赶走裴沫,喻识墨的心情终于顺畅了—— 一点。


喻识墨没有坐到湛翌君对面,而是继续贴着湛翌君坐着,他看着那张熟悉的脸庞, 湛翌君今天穿的衬衫配西裤,中规中矩,米色风衣外套挂在一旁的衣架上。


喻识墨盯着他看,他的衬衫解开第一颗纽扣,倒是没有古板到非要打领带,他忽而探身向前,用脸颊蹭了一下湛翌君的侧脸:“烧退了?”


这种轻蹭,不含占有欲,倒像是一只大猫在撒娇。


湛翌君没有回答。


显然,两个人都想到了湛翌君之所以会发烧的原因。


喻识墨的嗓音黏着一股温柔:“下次,我会更小...

 
1 / 3

© 云川漫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