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川漫步

你是我的神,而我是渎神的人。

第十五章 师父最爱是绿茶-2

“君少,久等——”

喻识墨推开门的时候,正看到裴沫和湛翌君面对面坐着,手勾着手,含情脉脉地看着对方,喻识墨的脸色骤然变冷。


“她是谁?!”

喻识墨第一眼没认出来,眼前女生便是裴沫。


多年过去,正如他的容貌发生了变化,裴沫也不一样了。再者,实在他想不到,就有那么凑巧,湛翌君约的他,却被裴沫“截胡”。


丝毫没有意识到危机就在眼前的湛翌君,大方介绍道:“喻总,来了?这是裴沫,我的一位老朋友。”


“裴。沫。”

喻识墨咀嚼着这两个字,再看面前那张熟悉的面容,他认出来,确实,就是裴沫。喻识墨的脸色阴沉得可怕。


喻识墨非常讨厌裴沫。


喻识墨自幼在湛翌...

第六章 不如不见

乌恒璟冲进珠帘的那一刻,空气凝固了——零秒。


空气根本没有因为他的闯入而凝固,因为根本没有人往他那个方向去看。


珠帘里面,面对面各一排沙发,季蕴心和安娜坐一边,安娜懒懒地靠在沙发上,两条长腿齐齐斜伸着,钟坎渊、元学谦和珞凇坐在另一边,五个人没有因为突然的闯入者有一丝一毫的动弹,反倒是——


跪着的那个人,因为乌恒璟的突然闯入,吓得身子一颤,向旁边倒去,安娜眼疾手快,立刻伸手扶了他一把,才避免他跌落。


是的,跌落。


乌恒璟这才看清,里面的情形。


跪在地上的人,面具沿着鼻骨遮住上半张脸,只露出一双眼睛、嘴巴和下巴。但是看起来,似乎并不是如江冉所描述的,是个小男......

第十五章 师父最爱是绿茶

距离答复日,倒计时:一天。


湛翌君与喻识墨约在一间茶室。


茶室位于昔州市中心一处洋房里,大隐隐于市,门口白色浮雕雕着茶室的名字,大厅幽暗,铺陈小桥流水、袅袅水雾,从大厅往内,穿过两道自动感应门才到包厢区,私密性极好。


湛翌君早早就抵达茶室等待,可是他没有想到,他等来的客人,并不是喻识墨,而是——


“翌君!”

一个甜甜的女声从门口传来,茶室的门,被推开。


“沫沫?”湛翌君看清来人,十分惊讶,“你回国了?”


“我都回来一个多月啦,翌君你真不关心我!”


裴沫嗔怪道。


裴沫,昔州最大的国企建昔集团董事长的小女儿,与湛翌君称得上是青梅竹马...

第十四章 群体的狂欢(2)

“大家好,我们是——”

一片开阔的草地上,一个男生对着摄像机大声吼道。


男生戴着一副墨镜,墨镜边框是夸张的鲜红色粗框,两侧边角向上延伸,仿佛龇牙的小恶魔。他头顶用发蜡打得油光水滑,后脑一个小辫,上身一件蓬蓬袖,戴一副白手套,下身一条暗红色粗呢格子短裙,没有穿长筒袜,露着两条粗壮的腿,腿上布满腿毛,一双纯白过踝棉袜配黑色皮鞋。


他身旁的三男两女大声附和道——“菜场战线联盟!”


墨镜男接着大喊:“我们的口号是——”


他喊得声嘶力竭,脖子两侧的青筋都暴了起来,仿佛要把整颗肺都给吼出去。


三男两女跟着喊道:“劫富济贫,番茄至上!”


墨镜男对着镜......

第五章 你骗我

对于北庐的圈内人而言,黑阁,绝对是一个绕不开的地方。


黑阁是北庐最早的、成体系的会所,放眼整个苏国,黑阁都是会所的先驱。黑阁的创立,让苏国各地的同好意识到会所的必要性和可行性。此后,苏国各地纷纷建立起类似的会所,譬如,林剑在广肃省广南市创办的“空幕”。


黑阁不仅给所有圈内人提供一个安全可靠的交友实践平台,更重要的是北庐的圈子,因为黑阁的成立,发生质的变化。黑阁的主理人圈名叫传瑞,在传瑞创立黑阁之前,苏国的圈子还以传统xj为尊,通常称上位者为“老师”、而接受者自称为“学生”,其中的代表人物,是北庐传奇人物段华卿。


段华卿这个名字,...

第十四章 群体的狂欢

喻识墨一直想见吕灏。


他想看看,那个引得湛翌君甘心背叛他的男人,究竟是什么样子,是不是有八张嘴、十六只眼睛,才勾得湛翌君魂不守舍。


喻识墨踏入至福荟包厢的时候,吕灏和湛翌君已经到了。


吕灏和他想象得完全不一样,那个男人,其貌不扬,却带着一股不容忽视的气场,明明是再普通不过的长相和穿着,纵是扔进人堆里,都会让人挪不开眼。


一米七出头的身高,身材精瘦,仅是腹部微微发福,透着一股精干,身上的衣服没有明显的品牌标识,似乎只是普通的灰蓝色棉麻衬衫,一双布鞋,手腕上不是名贵的腕表,而是一串佛珠。


吕灏见喻识墨走进包厢,并没有起身迎接他的意思,定定地...

第三章 珞凇

今天谢谢您,在我快要签字的时候拦住我。


没有您的帮助,我今天恐怕不得不签那份协议,今天谢谢您。


谢谢您。


是夜,一点零三分。


乌恒璟在手机上打字又删除,又重新写,再删除。


他睡不着觉,发了疯一样,脑子里翻来覆去全是珞凇。他开始后悔,为什么今天珞凇问他“你想一个人静一静,还是跟我一起回家”,他不同意?


他当时为什么要矜持,为什么要克制!


他低估了自己对珞凇的执念,错过了跟珞凇一起回去的机会,现在只能绞尽脑汁,想借着感谢跟那人说几句话。


哪怕只有一句。


乌恒璟穿着一件家居服,袖子卷过手肘,晚上洗澡的时候,没舍得洗胳膊,因...

第二章 乌恒璟(2)

“你认识我。”

珞凇说道。


不是疑问句,而是一个面无表情的肯定句。


电梯内,只剩下珞凇和乌恒璟。


嗡——

乌恒璟心上狠狠一颤,攥着拳头,咬牙没说话。


确实,在那一屋子人都对着陌生面孔震惊的时候,他认出了珞凇。他以为他隐藏得很好,没想到,早被看了个透彻。


珞凇伸手,拉过乌恒璟捏得指节泛白的拳头放进手里,他缓慢却不容置疑地一根一根掰开他的手指,露出被指甲刻出深深印记的掌心。


“别害怕,我是你父亲的朋友。你父亲早就料到会有今天,因此,他委托我,来照顾你。有我在,他们不敢动你,恩?”

最后一个尾音,珞凇是看着乌恒璟的眼睛发的。


“谢谢。”......


第十三章 七年前的真相

🔅本章含 5k 字大彩蛋🔅


距离答复日,倒计时:三天。


苏国,建江省,昔州市,某高层建筑物天台上。


“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

傅恒宇望着来人,说道。


通常,他与湛翌君见面,都是湛翌君先到,可这一次,湛翌君足足迟到了二十分钟。


“咳咳,咳咳咳——”

湛翌君裹着一件防风外套,咳嗽几声。他明明也有一米八的身高,此刻却脸色发黄,支着修长的两条腿走来,犹如一个大号的空壳,透着一股虚弱。


傅恒宇皱眉:“你怎么搞的?生病了?”


湛翌君摇摇手:“不碍事。”


傅恒宇的眼神上下扫视着湛翌君,明显对这个回答并不相信,但他没打算深究,一抬...

第十二章 不要叫我喻总,要叫老公

“你们要去哪里?!”

喻识墨和李大娘一回头,只见巷子里赫然站着四个壮男和……小冯。


喻识墨昨天在警局见过小冯,知道他是方宗义带在身边的人,兴许,是他秘书。


小冯带着壮男走过来,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眼神刻意躲开喻识墨,只是朝李大娘大声吼道:“李老太!你在这里干什么?儿子不要了吗?!”


说来也奇怪,小冯虽然是方宗义的人,可他身上丝毫没有方宗义的痞气,反而带着一股斯文的书卷气,整个人也生得白白净净,容易害羞的模样。


这回要扮演黑恶势力大佬,全然不像,只能靠嗓子大声吼来增加气势。


喻识墨才不会在这个节骨眼上,让小冯坏事,他果断挡在李大娘面前:“别听他们的,我已经...

 
2 / 3

© 云川漫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