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川漫步

你是我的神,而我是渎神的人。

《珞凇与师门二三事》

1、珞凇的老师是段华卿。段华卿有许多学生,他的大弟子是柏雪风。


珞凇在师门时,与柏雪风、岑沐霖关系最好。


2、珞凇跟段华卿的时候,显然,被罚过,也被打过。


柏雪风,作为一名外科医生,在师门最大的作用,是给师弟们上药。


作为一名操心絮叨毒舌且脾气略暴躁的大师兄,总喜欢一边上药一边训人。岑沐霖嘴甜,挨训就撒娇卖惨,总能哄得大师兄无奈地宠他。某人就不一样了,上药疼也忍着不说话,挨训也是云淡风轻毕恭毕敬地回复,大师兄偶尔上药上着上着,越说越气,会来一顿回锅。


当然,涉及珞凇被拍的内容,我都是不会写的。


你们自己想想就好,实在馋就自割腿肉产粮吧...

第五十二章  恭喜你,要当爸爸了

周二。距离冷静期结束还有三天。


“鉴定结果出来了。”

次日下午,乌锐泽算着时间,敲开乌恒璟的办公室门。


“怎么样?”

乌恒璟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急迫的语气里不自觉带上期待。


乌锐泽眉头紧锁,拿着一个牛皮纸袋,走到乌恒璟的办公桌前,诱导性地问道:“璟弟,你真的肯定那天晚上,你没碰那个姑娘吗?”


“我……”欲盖弥彰的这个问题,让乌恒璟的心沉下去,“怎么了?难道结果不理想?”


乌锐泽打开牛皮纸袋,将一份报告推到乌恒璟面前:“你自己看吧。”


《北庐武昆医学检验中心基因鉴定所DNA检验报告书》

“编号:庐昆鉴第2440317号”......

第五十一章 我有孩子了?!

俗话说,失去了才懂得珍惜。


俗话又说,当你有选择的时候,更能认清自己的内心。


被珞凇用那些严厉的规矩束缚的时候,乌恒璟只觉得哪里都不对,不想上课、不想自习,注意力集中不起来,每次学不到五分钟就想出去玩。可是,当珞凇提出冷静期后,乌恒璟这几天格外学得进去,大概是化悲愤为动力,乌恒璟每天靠学习来麻痹自己,好让自己不去想那个人。除了学业,也画了不少稿子,有时坐在电脑前,情不自禁地就开始画那个人,画他执鞭行走的样子,画他点烟的侧脸,画他一身西装的冷眼睥睨。


可是每天深夜,他仍然忍不住陷入痛苦的情绪,度秒如年、无法自拔,连续几宿都没睡好。


两周的周一,当乌恒璟回到公司时,秘书...

第四十九章 后会无期

“本周,无过?”

珞凇缓缓放下《日省录》,看着乌恒璟说道。


乌恒璟这一周的《日省录》里面,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写。


气氛一瞬间变得沉闷,好像下雨前的低迷,缠绕在两个人之间。


乌恒璟这一周当然做错过事,别的不提,他翘课去黑阁看演出是板上钉钉的事,可不知为什么,当他面对熟悉的笔记本时,竟不想将这件事写下来。


一想到要接受珞凇的训诫,他就十分排斥。


跟随珞凇这么长时间,这是他头一次产生这样的想法,他一直渴望臣服于珞凇,除了,现在。


因此,他抬起头,缓缓说道:“是。”


珞凇拿着《日省录》,停顿片刻,目光沉沉,半晌,他说道——“好。”


一个字,言简意......

第四十八章 山雨欲来风满楼

“保留股权分红、放弃控制权,这是你提出的好方案?!”

当乌锐泽把自己与乌恒璟的谈判结果告知乌志坚时,他满以为父亲会夸赞自己,他想,这次,父亲总该满意了。


怎料,乌志坚听罢勃然大怒,直接将桌上的文件往他身上扔。


祁煦恭敬立在乌志坚的办公桌前,见状下意识地想要上前替乌锐泽挡下,却在脚步微动之后,抑制住自己的冲动。


乌锐泽被文件当头劈下,A4纸散落一地,乌锐泽捏了捏拳头,压抑住自己的情绪,说道:“是。儿子认为,这是最优解,既能够将璟弟踢出管理层,又能保障他的利益。”


“废物!”乌志坚咆哮道,“这种方案亏你能提得出来!”


乌锐泽皱眉反问:“那么父亲想怎么样?”...


《三人局,必有食物链》

最近沉迷于柏雪风、珞凇、乌恒璟三人局。


我忏悔,我有罪。


我脑子里翻来覆去歪歪斜斜满满都是别扭老男人。


本人已被萌死,写了两则小番外给大家看。


【无责任番外之一】


很久以后,终于可以公开收下小乌的珞凇,按正式师门礼仪对乌恒璟实施入门戒礼,作为师门长辈,按规矩,柏雪风也需在场,全程监刑。


戒毕,珞凇:“去请柏老师验伤。”


乌恒璟高高将戒尺举过头顶,一路惨兮兮地高捧着戒尺膝行过去,到柏雪风面前,哭唧唧说道:“请大师伯验伤。”


柏雪风淡淡饮茶,不接不语。


乌恒璟:……...


第四十七章 他不过是利用你

“你怎么了?”


乌锐泽看到乌恒璟的时候,敏锐地察觉出他情绪低落。他将乌恒璟约在学校附近的一家火锅店,打算与乌恒璟好好聊聊。


乌恒璟不愿提起他与珞凇之间的事,只是随口答道:“没什么,考试没考好,这学期绩点又不行了。”


乌锐泽调侃道:“没想到璟弟还是个热爱学习的好学生。”


“怎么,不像么?”


乌锐泽盯着乌恒璟看了许久,面露心疼之色:“你最近,看起来憔悴多了!兼顾公司和学习很难吧?”


“是啊,谁说不难呢!”乌恒璟叹道,“本来上学就够我头疼的,又要管致诚的事。你知道的,我对公司经营一窍不通,都是从头学起。”


“说真的,当初伯父过世后,你为何要选择亲自打...

第四十六章 原来他要结婚了

乌恒璟拿起手机,点开聊天软件,果然,是甜冉一顿刷屏。


甜冉:啊啊啊啊啊啊!


甜冉:啊啊啊啊啊啊!


甜冉:冷晓和梓风回来了!!!


甜冉:啊啊啊啊我的冷风CP啊啊啊啊啊!!


甜冉:有生之年啊!他俩自从假戏真做以后就双双退圈,真的没想到居然复出回来,继续演舞台剧了!


甜冉:听说是因为梓风想演,冷晓特地办给他的专场,作为生日礼物!


甜冉:呜呜太甜了,冷大人好宠啊,为了宠媳妇儿特地回来继续演剧!


甜冉:冷大人我的梦中情主!!他宠媳妇儿,还连带着给我们这些粉丝发福利呜呜呜!


甜冉:这一次还是安娜姐姐亲自写的剧本,一整个期待住了!


甜冉:天呐!...

第四十五章 知易行难

乌恒璟这段时间着实过得郁闷。


离开黑阁之后,周五上了一天的课,晚上回去还得补《日省录》。按先生的要求,他得把这些天来所犯过错都补进《日省录》里面,相当于是写一篇检讨书了。


乌恒璟前夜在黑阁被玩得透彻,在椅子上垫了两个软垫,坐上去还是龇牙咧嘴。


紧跟着的周六就是清账日。


乌恒璟先是被罚了一个小时的跪,向珞凇口述反省,听完珞凇训斥,又被罚了一堆体能和柔韧,没挨一下打,整个人却像从水里捞出来一般,整个惩罚完毕以后直接瘫在地上动弹不得。训诫时的珞凇全然没有调戏时那股痞劲儿,不管你是否哭得泪流满面,做得不够好就得重头再来,直到能做好为止,单是一个平板开合跳,就因为腹肌不够...

第四十三章 撒谎的后果(2)

✓ 姜汁,绳结,薄荷味的小东西,强制,🍑


“满口谎言的小朋友,将被剥夺说话的权利。”


老地方见。


——————————

感谢 @云若秋汐... 、 @米酒蛋泥 、 @韭妖妖 、 @笙箫 、 @莔 、 @是幸运的小丸子呀 、 @是只小包子呀 、 @怜棠 、 @陌晨染 、 @随...

 
1 / 7

© 云川漫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