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川漫步

你是我的神,而我是渎神的人。

第四十章 冰川与烈焰-2

✓ 限制,震慑,言语场景play

✓ “让你好好长长记性”


“礼仪呢?”


“谢谢先生。”


“记住了?”


“记住了,先生。”


“记住什么了?”


“不能对您顶嘴,不能口不择言,不能忤逆您。”


“再有下次,你对我出言不逊——”


珞凇冷峻严肃的语气,让乌恒璟丝毫不怀疑那人会说到做到。


算起来,自两人见面至今,他顶撞珞凇的次数多到数都数不过来,每一次珞凇都以绝对的宽容,将他竖起尖刺的攻击全盘收下,那人如同一尊稳重的山峰,任他如何推搡都不会动摇分毫。


可这一次,珞凇动了手。...


第四十章 冰川与烈焰

✓ 爬行,尾巴,地位差,言语play


一顿饭把乌恒璟吃得浑身是汗,差点消化不良,好不容易捱到用餐结束,珞凇用桌布替他沾掉脸上的饭渍,动作优雅绅士,而后按下升降按钮,台子向下降落,一直降到与地面同高。


“再给你一个选择。”

珞凇说道。


乌恒璟一听到“选择”两个字,立刻汗毛倒立。


每次珞凇要他“选择”,都没什么好事,偏偏珞凇特别喜欢“选择”。


……

……

……


老地方见。


——————————

感谢 @颜庭安 、 @韭妖妖 、 ...

第三十九章 佳肴

✓ 尾巴,银环,遥控器

✓ “学学该怎么与我说话”


……


珞凇冷道:“你方才问,既然我已经对你失望,为何要管我吃不吃东西?我到底是图你什么?”


方才一时冲动口不择言的话,此刻被珞凇以凉凉的语气说出来,乌恒璟吓得冷汗都掉下来,慌忙道:“我说错话。我刚才……我是怕您要丢掉我,所以口不择言……”


珞凇摇了摇头,一副遗憾的表情:“我倒是想到一件你可以为我做的事。”


……

……

……


老地方见。


——————————

感谢 @米酒蛋泥 ...

第三十八章 失控-2

✓  尾巴play


直到浑身都被剥个干净的时候,乌恒璟才回过神来。


这次,珞凇没有将乌恒璟带去0号房间,而是一间新的房间。房间面积很大,就像真的屋子一样,拥有玄关、卧室、餐厅、洗手间等,唯一与众不同的,是本该是寻常屋子客厅的位置被取消,改为一间巨大的游戏室。珞凇把人在卧室里剥个精光,然后抱去餐厅。


乌恒璟的整个脑子已经不会转,任由珞凇抱着他,把脸埋进珞凇的怀里,企图用衣料的凉意给自己烧红的脸颊降温。


待反应过来之时,发现自己被放在一个台子上。


餐厅放着一张长方形的桌子,整块天然奢石铸成的桌面上,放着成套手工雕刻的陶瓷...

第三十八章 失控

* 预警:是糖不是刀,是刀躲不过。

* 本章可能含有:大虐。







* 但也不一定很虐,对吧?








* 往下拉,看看呢?





* 也许是糖呢?



* 甜掉牙的那种糖?















“一天没吃东...

第三十七章 碎裂

“恒璟,你来啦。”

一打开宣家的门,屋内只有宣静芙一个人。


“咦,你弟弟呢?”

乌恒璟好奇地问道。


宣静芙答道:“今天我亲戚的女儿出嫁,我妈妈带他去我亲戚家喝喜酒了。”


“诶?今天你有事啊?那早知道换一天。”


“没关系,我也不喜欢那种应酬场合,只不过那位亲戚在我妈患病期间对我家多有照顾,我妈不得不去,”宣静芙甜甜地笑道,俏皮地一吐舌,“对我来说,当然还是和你吃饭更有意思啦。”


晚餐是宣静芙亲手做的,家常得并不奢华,宣静芙的手艺却着实不错,就连乌恒璟这种刁钻的舌头,都感到吃惊。没想到宣静芙的厨艺竟然这么好。


宣静芙开了一瓶酒,说是自己姥姥亲手酿造的,特...

第三十六章 故友

那个女生捂着脸蹲到地上,吓得抱住自己的膝盖缩成一团,哭得浑身发抖。


乌恒璟怒道:“王x蛋居然欺负一个女孩!你还是不是男人?”


那个男人没想到居然有人敢拦下自己,立刻出手去打乌恒璟,乌恒璟也不是省油的灯,他本就常年健身,在黑阁就以怼人为爱好,见那个人渣还手,毫不客气地打了回去。


两个人迅速扭打起来,可没打几下,就被问询赶来的服务生强行分开了。


“别动气别动气,两位贵宾,有话好好说嘛!”

一位主管模样的人匆忙赶到,赔着笑脸说道。


能来Lavenir消费的客人非富即贵,主管可不想得罪任何一位金主。


尽管两人被服务生强行拉开,可还是剑拔弩张,那个男人嚣张地...

第三十四章 高压线-2&3

……

……

……


乌恒璟懵了:“先生这是……要走?”


珞凇闻言,停下手中动作,转头看他:“有事?”


没什么大事,但是……


但是您刚刚把我狠狠收拾一顿,竟然就这么……走了?走了?!


那……那我怎么办?


从挨第一下开始,支撑乌恒璟挨完全部惩罚的重要信念,便是惩罚完毕后的安抚。


他渴望能被温柔地上药、揉伤,他想伏在珞凇怀中,哭诉他方才有多凶多冷漠,看珞凇心疼地哄他。哪怕只是耐心地给他讲些道理,都能让他得到莫大的满足。


但是什么都没有。


珞凇竟然罚完就要走?


更糟的是,在这一刻,乌恒璟忽然意识到,自己并没有任何立场挽留珞凇,更加没有立...

第三十四章 高压线

……

……

……


若说先前,他对珞凇,还存有一丝侥幸心理,觉得珞凇多少会心疼他,现在,是一丁点幻想都没了。


规矩就是规矩,破了规矩就是惩罚。


……

……

……


省略号部分,老地方见。


————————————

感谢 @米酒蛋泥 、 @小公主 、 @小虎 、 @ʕ ᵔᴥᵔ ʔ 、 @是只小包子呀 、 @怜棠 、 @喋喋以喋以喋喋 、 @青衫不改弦未尽 ...

第三十三章 无尽制累加-2

他正盘算着怎么开口认错,便听见珞凇冷冷的声音:“我告诫过你,如若求饶,必定加罚。”


珞凇戒尺尖向地面一指:“仰卧直腿两头起后固定,三十秒。”


乌恒璟不敢相信地瞪大眼睛。


倒不是说这个规则有多么严苛,而是……


仰卧两头起后固定姿势,[囤]部是全身最低点,便是要求他将浑身重量尽数压在伤痕累累的[囤]部。


他如今连站着都能感到身后火烧火燎的痛,何况要他重量全部压上去?


没有成千上百的责打数目,也没有动辄数小时的体罚,珞凇给他定的初始惩戒是听起来颇为“人性化”的二十下,给他定的加罚措施计量单位仅仅是“三十秒”,却让乌恒璟不寒而栗。


乌恒璟望着坚硬的地板,咬...

 
1 / 6

© 云川漫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