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川漫步

你是我的神,而我是渎神的人。

见翌思迁:第七十八章 留学

文案及设定

腹黑手更黑的老狐狸 vs 又皮又脆的叛逆狼崽



——————————————

似乎真如湛翌君所说,惩罚期的最后一周,他忙得完全没有时间搭理湛迁,别说见面,就连一个电话、一条短信都没有。


两年了。


两年来,湛迁与湛翌君同吃同住,天天缠着湛翌君,在魏天海事件发生之后湛迁对湛翌君信任更深,湛迁大事小事都与湛翌君商量,事事都依赖湛翌君的决策。


纵是之前那一个多月的惩罚期,他也每天都能在家里看到湛翌君,还时不时地会被湛翌君拎去书房谈话。而这一周……这一周才是真正的疏离。


湛翌君忽然音讯全无,湛迁很不适应,他的情绪越来越焦躁,这种焦躁在一周结束之日达到顶峰。


这天放学,湛迁盘算着惩罚期结束,湛翌君肯定会来接他,早早收拾好书包,一打下课铃,便拖着简云昊跑出教室门。



“云猪,你跟裴家熟吗?”

湛迁装作不经意地问道。


对于湛翌君突然决定搬出他家一事,他始终心里打鼓,虽然说不清为什么,可他总觉得湛翌君的态度很奇怪,必定是在隐瞒些什么。湛迁思前想后,忽然想起寒假期间二人的争执,心里一凛——该不是因为要和那个绿茶婊同居,所以住在自己家不方便,得搬出去吧?


这种八卦之事,问昔州交际花简云昊再合适不过。


“裴家?”简云昊的语气听起来莫名其妙,“裴家应该你熟啊!那不是你嫂子么?”


湛迁心里咯噔一下,咬牙切齿地重复:“我、嫂、子。”


简云昊满脸无辜:“怎么,迁儿哥,你不知道啊?你哥跟裴家小女儿裴沫,天天出双入对,他跟裴骏成也走得很近。”


湛迁闻言差点气得蹦起来:“裴沫?她不是在清华念书吗?现在学校开学,她不用回中国吗?”


“咋回事啊,迁儿哥,你们家的事,你怎么还没我清楚?裴沫这学期来庐大交流,她也不经常在北庐,还是常来昔州,我估计,是她爸和她哥在为她铺路呢。”


简云昊不疑有他,挠了挠后脑勺,问道:“为什么突然问起裴沫?怎么,你新嫂子为难你啦?”


什么?!


裴沫居然没回中国,而是在苏国?


湛迁联想到这一周来湛翌君对他不闻不问的态度,火气蹭蹭蹭地上涌,原来真是因为那个绿茶婊!


还说什么是工作忙,分明是在陪裴沫!


湛迁不愿多言,只道:“那倒没有。”


简云昊看着湛迁瞬间阴沉下来的脸色,露出一个会心的笑容:“嗨!我懂,兄弟你放心,我都懂。男人嘛,见色忘义的居多!有几个能像兄弟我一样,爱女人又爱哥们儿啊?翌君哥肯定是最近谈恋爱,没心思照顾你了吧!不过他确实也忙,我可是听说翌君哥高就了,工作比以前忙了不少。”


这一句话,正戳着湛迁的痛处,可湛迁敏锐地捕捉到话里的其他信息,追问道:“高就?什么意思?他不在商业银行了?”


“迁儿哥,我发现……啧,你最近是不是学习学傻了?你爸把他当成自己嫡系培养,他怎么可能离开建江商行?”简云昊压低声音说道,“我听说,翌君哥去公司部了。”


“什么意思?他不是我爸的秘书吗?”


“他年前就不担任董事长秘书了,怎么,我都知道,你居然不知道吗?这到底是你家银行还是我家银行啊?”


湛迁懒得搭理他的调侃。


只是……


经简云昊这么一调侃,他才猛然发觉,自己对于湛翌君的事,知之甚少。两个人除了湛翌君教他以外,他不了解湛翌君任何其他生活,他不知道他每天工作在忙些什么,不知道他从什么时候开始跟裴家兄妹走得很近,甚至连他换了工作岗位都不知道。


湛迁问道:“公司部是干什么的?”


“我也不知道,不过我猜,是个肥差!因为翌君哥刚调任公司部不久,黄毛刚就托我找翌君哥帮忙,我给婉拒了。黄毛刚那个家伙,见利忘义,谁知道他安得什么心,我才不会把他介绍给翌君哥呢!不过我想,黄毛刚鬼精鬼精的,能被黄毛刚盯上的职位,一定是个肥差!”


肥差?


湛迁听到这话,倒是放下心来。


虽然湛翌君不再担任父亲的秘书,但父亲愿意将湛翌君派去一个好的岗位工作,至少说明,两个人的关系仍如以前一样亲密,湛翌君和自己家也没有发生任何矛盾。


不知不觉中,湛迁和简云昊已经走到校门口,湛迁一抬头,却见等在门口接他的人,并不是湛翌君,而是,安庐。



湛迁与简云昊道别,走上前,不悦道:“安伯伯,怎么是你来接我?我哥呢?”


安庐一边替他打开车门,一边说道:“君少在家给少爷做饭,所以让我来接你。再者,我也没几天了,能多陪陪少爷也好。”


“这还差不多!”湛迁听到湛翌君在给他做饭,心里顿时舒坦不少,可转念一想,“等等,什么叫‘你也没几天’?”


安庐坐上驾驶位,说道:“安伯伯老咯,下个月,我就要退休了。”


“退休?!”湛迁瞪大眼睛,他撑着座椅一下子往前探身,“安伯伯你才多大?你——你要离开我们家了?!”


安庐打上安全带,启动汽车:“是啊,我在湛家工作二十余年,也累了。余下的日子,我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养老。”


“你——”

这个消息对于湛迁来说太突然,他一时说不出话来。


安庐在湛家二十余年,自湛迁出生起,他就一直在湛家,湛迁几乎已经把安庐当成自己的亲伯伯看待,他从未想过有一天,安庐会离开湛家,一时之间,难以接受。


湛迁本能地想要出言挽留,可湛迁瞥见安庐花白的头发,顿时一句挽留的话都说不出来。


是啊,安伯伯为湛家工作了一辈子,现在想要休息养老,有什么错呢?


湛迁于是说道:“这样也好。你和我爸说过吗?你想去哪里养老?”


“还没定,我想找个海边的小岛住着。”


“那你定了要告诉我哦!等我中考完放暑假,我就去看你!”


“好,一定。不过少爷中考完就得去中国,恐怕没时间来看我这个老头子。”


湛迁满脸疑惑:“中国?去中国干什么?”


“去留学,怎么,老爷没告诉你吗?”


“留学?!”湛迁差点从座椅上蹦起来,激动道,“安伯伯你说什么?爸要送我出国留学?!”


安庐说道:“是啊,少爷还不知道?学校是君少亲自联系的,签证都给你办好了,就等着中考一考完就送你出国,先上两个月的暑托班适应,九月开始正式在中国上高中。”


湛迁瞪直了眼睛:“什么?!”


“学校是君少亲自联系的”几个字落在湛迁耳朵里犹如一声炸雷。


联系留学学校非一朝一夕能够办成,而湛翌君竟然瞒着他做完所有事,就在一个星期前,他还那么担心湛翌君,而那个人竟对自己做过的事只字未提!


为什么?


为什么?!


湛翌君连问都不问他的意见,擅自做出决定的行为本身便惹恼了素来强硬独立的湛迁,更何况结合方才简云昊说的事,湛翌君近期与裴沫出双入对,他越想越觉得是湛翌君为了彻底支开他这颗闪闪发亮的电灯泡,而故意赶他出国留学。


湛迁感到深深的欺骗与背叛。


——我在担心你的安危,而你却背地里算计着如何抛弃我?!











评论(103)
热度(775)
  1. 共3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云川漫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