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川漫步

你是我的神,而我是渎神的人。

见翌思迁:第八十三章 恍若隔世

文案及设定

腹黑手更黑的老狐狸 vs 又皮又脆的叛逆狼崽



——————————————

“初三很累?”

那人露出一个略带腼腆的微笑。


“许镜?你怎么来了?!”

湛迁惊喜道,立刻扑过去给了他一个熊抱,可他的心却颤抖一下。

湛迁不愿承认,当他看见包厢内还立着一个人的时候,在还未看清长相的那一瞬间,他期待过湛翌君。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期待过,M会向湛翌君“通风报信”,可事实,让他失望。


趴在沙发上挺尸的简云昊闻言,诈尸哼哼道:“做兄弟,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迁儿哥,你不能逮着一只羊薅毛啊!”


许镜还是不太习惯如此热情的打招呼,湛迁的拥抱让许镜浑身僵硬住,羞涩地答道:“云昊约我中午一起吃饭。”


简云昊从沙发上撑起身子,问道:“怎么样,昔中好不好玩?自从你去昔中以后,都不理我们了!”


许镜腼腆道:“学业紧、压力大。”


“大学霸,你肯定没问题!”


“这次期中考,我考得不好。”


“考得不好是第几名?”


“只考了年级第三。”


简云昊怪叫一声:“‘只’考年级第三!迁儿哥,你听听,这是人话吗?”


湛迁笑骂道:“睡你的觉吧!”


简云昊一咕噜翻身起来:“不睡了!见兄弟最重要!”


“你们……”许镜的眼神扫过这两个眼底乌青、垂头丧气的男生,小声问道,“怎么了?”


“他……”


简云昊刚要开口,就被湛迁打断,生怕他又说出那套失恋的歪理来,湛迁主动说道:“没事,就是跟我哥有些摩擦。”


“你哥?”简云昊觉出不对劲来,“你哪个哥?翌君哥?我去,不会真的是翌君哥谈恋爱,见色忘义吧?!”


湛迁扫他一记眼刀,眼神封杀道: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云猪这家伙怎么什么都往外说?!


湛迁最爱面子,因为被冷落所以失意这是他迁儿哥能做出来的事?!


简云昊无辜地望着湛迁,小眼睛里明晃晃地写着:许镜是好兄弟,我们兄弟之间有什么不能说的吗?


“你们……”许镜看着这俩人在他面前“眉来眼去”,犹豫地问道,“翌君哥……不理你了?”


“是我不要他了,”湛迁故作潇洒地说道,一副冷酷无情的样子,冷哼道,“他为了个女人跟我乱发脾气,那种哥哥,不要也罢!”


他极力做出“主动甩人”的无所谓姿态,可心里的伤口太深太痛,偏生忍不住眉宇间漏出的落寞。


许镜的眼神变得有几分玩味,他深深地看向湛迁,欲言又止,几番犹豫,终是什么也没说。





三个人一边吃饭一边闲聊,湛迁沉浸在游戏世界里时不觉得饿,此时是真的觉出饿来。


吃到一半,简云昊用筷子戳着一块红烧肉:“你们说,不会有人真的不喜欢钱吧?”


“什么意思?”


“燕子妈妈不是住院了么?住院开销大,她爸又抛弃她们母女俩,家里没有经济来源。燕子缺钱,天天出去打零工,没时间学习,成绩掉了好多。我有一次撞见燕子捏着成绩单偷偷抹眼泪。哎呀, 迁儿哥你知道,我最见不得女人哭了,当时给我心疼的,当即掏出一张卡给她,让燕子拿着随便刷,以后都别出去打工了。我本以为,燕子会感动得一塌糊涂,结果呢?结果燕子居然把卡扔我头上,还臭骂我一顿。”


“我想,直接给钱是不是太赤裸裸了?于是我特地去燕子妈妈的医院,把她欠的住院费给结了。结果燕子知道这件事后,非但没感谢我,还跟我大吵一架,说要跟我绝交。真的,我是真不懂女人脑子里在想什么!我把她当兄弟,她说我想包养她;我对她掏心掏肺,她说我看不起她;我真心实意地想帮她减轻负担,她说她不需要别人帮助。我简直委屈死了,天地良心,我堂堂昔州简大少,什么样的妞儿没见过?!我若是存心想包养一个女生,用得着受她苗舒燕的气,被她指着鼻子骂?”


“再后来,我仔仔细细地琢磨了几天,我觉得女人和男人还是不一样,虽说都是兄弟,但不能用对待你们的方法对待燕子。后来啊,你们猜怎么着?凤栖岭网吧的老板不是我朋友嘛,我就给他打了个招呼,让他办一场网络游戏比赛,奖金定得高高的,我让老板把比赛通知发给燕子,果然,燕子二话没说就决定参加。说是比赛,但其实啊,嘿嘿,我早就让老板暗中操作,拒绝高手参加,只找一帮朋友陪跑。比赛就定在今天,一会儿他们就比完了,最后燕子肯定能获奖。”


简云昊胸有成竹地说道,他朝包厢的窗口望去,湛迁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才发现这家饭店外面赫然就是凤栖岭网吧。


难怪,简云昊要把饭店定在这里,原来早有预谋。


简云昊叹道:“兄弟,你们说,这年头,做点好事容易吗?我当回好人,真是把我为数不多的一点脑细胞都给用完了!”


不料他得意洋洋的一番话说完,湛迁和许镜却谁也没接话,两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还是许镜低下头轻咳两声,小声问道:“云猪,你是不是喜欢燕子?”


简云昊愣了足足有三秒,抬手捶了他一下后背,低骂一声:“靠!我跟你说正经的呢!”


许镜磕磕绊绊地说道:“我……我也是说正经。你是……喜欢她吧,不然,怎么对燕子的事那么上心?”


简云昊不乐意了:“嘿,迁儿哥,你还说我是恋爱脑,我看许镜才满脑子都是谈恋爱!我当燕子是好兄弟,兄弟的事自然都是我的事!难道我对你们的事不上心?我凌晨四点多从床上被你拖出来打游戏,这算不算上心?”


湛迁一爪子伸过去,重重揉了揉简云昊的头顶。


简云昊啧了一声:“迁儿哥,破坏我发型,小心我揍你啊!”


说时迟那时快,只见网吧里走出一个穿卫衣的少女,隔着一条街,远远地,湛迁和简云昊也立刻认出那人便是苗舒燕,可紧接着,苗舒燕身后又跟上两个男人。


简云昊嗖地一下站起来,两步走到窗前,目不转睛地盯着楼下,只见苗舒燕快步走在前,那两个男人大步追上去,其中一个人拉了一下苗舒燕的胳膊,苗舒燕回过头不耐烦地甩开,三人站在人行道上,似乎是吵了起来。



这下,傻子都能看出苗舒燕有危险。


简云昊低骂一声“靠,动我的女人”,立刻转头冲出包厢门。


湛迁嗤笑一声——你的女人?还说不是喜欢燕子?


湛迁单手拎起包厢的椅子,快步跟着简云昊冲出去,刚走出两步,又折返回来,对许镜说道:“你呆在原地不许动!你不会打架,我可不想保护完燕子还得保护你。”




凤栖岭啊凤栖岭,这是他和湛翌君初次相遇的地方。


彼时,也是在这家网吧,也是苗舒燕被几个小流氓纠缠,也是他和简云昊挺身相助,寡不敌众之时,湛翌君如天神一般从天而降,三两下将那几个小混混打得落花流水,将他们救下来。


彼时,湛迁还是所有人眼中的坏孩子,是大家都恨不得丢掉不理的大麻烦。


可偏偏就有那么一个人,愿意为他打架,初次见面,那人便舍出命来帮他,那个人将他护在身后,将他扛在肩上,毫不掩饰对他的心疼。


那是湛迁第一次发现,原来自己,也可以被保护、被喜欢。


彼时,他真的很感动。


如今,湛迁拎着椅子朝凤栖岭网吧走去的时候,恍若隔世。


你……还会来吗?


如果……如果M知道我打游戏,那他一定会告诉你。


你不是能查定位吗?你不是无所不能吗?


你还会像上一次那样突然出现吗?你还会如以前那样保护我、心疼我吗?


一个人对另一个人强大而温暖的爱就像一针成瘾的药,湛迁以为自己可以轻松断绝师徒关系,可根本没有那么简单,他尝过被关爱的滋味,太过幸福的美梦一旦磕过,就再也戒不掉。药瘾时常发作,解药却再也得不到,他只能靠回忆饮鸩止渴,每回忆一次过去获得片刻安宁与加倍的痛楚。


从来不信鬼神的湛迁,竟然在心底默默开始向上苍许愿,他想——如果你能来帮我,我就勉为其难原谅你。






——————————————————


许镜:你是不是喜欢翌君哥?

湛迁:你胡说!我只当湛翌君是好哥哥。


许镜:你是不是喜欢燕子?

简云昊:你胡说!我只当燕子是好兄弟。


许镜:学霸早已看穿一切的蔑视.jpg









评论(74)
热度(731)
  1. 共5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云川漫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