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川漫步

你是我的神,而我是渎神的人。

第四十九章 后会无期


“本周,无过?”

珞凇缓缓放下《日省录》,看着乌恒璟说道。


乌恒璟这一周的《日省录》里面,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写。


气氛一瞬间变得沉闷,好像下雨前的低迷,缠绕在两个人之间。


乌恒璟这一周当然做错过事,别的不提,他翘课去黑阁看演出是板上钉钉的事,可不知为什么,当他面对熟悉的笔记本时,竟不想将这件事写下来。


一想到要接受珞凇的训诫,他就十分排斥。


跟随珞凇这么长时间,这是他头一次产生这样的想法,他一直渴望臣服于珞凇,除了,现在。


因此,他抬起头,缓缓说道:“是。”


珞凇拿着《日省录》,停顿片刻,目光沉沉,半晌,他说道——“好。”


一个字,言简意赅,而后笔记本被合上,放在桌角,屋内的氛围更加沉闷。


一时间谁都没有说话,谁也都不想说话。


当你的学生不愿意臣服于你,你会怎么做?


钟坎渊说,让他不敢;若是他桀骜不驯,便拔掉他的利爪、敲碎他的牙齿,让他看到你时眼中只剩下恐惧,再不敢反抗;若是出现极小概率,用尽刑责也无法使他低头,等待他的只有丢弃,钟坎渊会亲手斩断他们之间的关系。


段华卿说,让他不会;你从不会收下一个不自愿跟随你的学生,要成为你的学生,首先需要展现出绝对驯服的姿态,因此,哪怕是最轻微的提点也足以令他悔过;若是出现极小概率,在已经成为学生之后却屡屡不驯服,段华卿会忍耐,他会用无与伦比的耐心,不厌其烦地一遍又一遍纠正。


当你已经无法再改变一个人的时候,你的选择不外乎这两种——要么扔,要么忍。


珞凇看着空缺的《日省录》,问出“本周无过”四个字的时候,很难形容自己此刻的心情。


以他的年纪和阅历,已经很难在因为什么事情被挑动情绪,纵是麋鹿兴于左,也能目不瞬,他只是觉得,乌恒璟值得再给一次机会。


珞凇有他的老师没有的冷傲与自负,他对任何人和事都有自己鲜明的看法,且很难被改变;但他到底继承了段华卿的耐心,即使心里已有定论,也愿意多给对方一次自述的机会。


然而,当乌恒璟回答“是”的时候,那次机会被悄无声息地消耗。






负面的情绪无声地在两个人之间发酵,裂缝不断增大,连带两个人都摇摇欲坠,拖得越久,跌得越深。

最终还是乌恒璟率先打破沉默,他问:“跟您这么久,还没去过先生家里。不知今日学生是否有幸去您家拜访?”


似乎没头没脑的一个问题,却是乌恒璟内心深处的疑问。


他若无其事的外表下面,努力压抑着汹涌的暗潮。


珞凇淡然反问:“久吗?”


他没有回应。


乌恒璟也问回去:“不久吗?”


珞凇没有接话,只目光沉沉地看着他。


往日珞凇也是这样,话很少,整个人透着一股冷厉的气息。然而,往日冷厉的珞凇是令乌恒璟向往的男神,今日沉默的珞凇却只能加剧乌恒璟的不安。


乌恒璟深吸一口气,鼓足勇气问道:“先生,是不是有事,瞒着学生?学生以为,信任是相互的。先生要求学生信任您,您也应该信任学生。”


珞凇沉默片刻,说道:“最近安分些,有人在抓你把柄。”


乌恒璟呼吸一滞。


若是之前,他尚听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


可现在,在知道珞凇要结婚之后,他明白这句话的意思,是因为他的存在,成为珞凇履历上面的污点。


乌恒璟感到一股尖锐的疼痛,在心脏处蔓延,他忍痛问道:“抓我的把柄?抓我把柄做什么?威胁您吗?”


因为您要结婚,所以不能让人发现我的存在,对吗?


珞凇看着他,许久没有说话,最终开口,一个字:“是。”


胸口的痛,随着这个字,越来越深、逐步扩散,乌恒璟悄悄捏紧拳头,想用指甲刻进手掌的疼痛,来抵御心脏的痛:“所以您才一再嘱咐我不能公开关系?!”


回应他的,还是沉默。


珞凇一动不动地看着他,宛若一尊雕塑,乌恒璟努力想从那张扑克脸上找到一丝愧疚、难过或者心疼,可惜,什么都没有。那张脸,一如既往地冷淡,甚至是冷酷。


他怎么能冷酷至此?


他到底有没有心?


半晌,他听到珞凇淡道:“是。”


还是一个字。


他承认了。


原来,他竟可以当着他的面承认。


乌恒璟带着近乎绝望的哀伤,问道:“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公开?”


这次没有“是”或“否”的回答,甚至没有过多停顿或者犹豫,珞凇快速而冷淡答道:“会有那么一天。”


乌恒璟追问:“那是什么时候?下个月之前……可以吗?”


毕竟下个月……你就要结婚了。


乌恒璟觉得问出这句话,他自己都要窒息了。


他多想听珞凇亲口解释,他多想听珞凇亲口说一句——可以。


然而珞凇只是表情平静地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说道:“你应当明白,那是不可能的。”


他咬字那么清晰。


清楚,明白,没有歧义。


乌恒璟看着珞凇,难过满得要溢出来,他却说不出口也问不出口,他不知道自己要怎么说、怎么问。他以什么立场问呢?难道要他以学生的立场质问珞凇为什么要结婚?!


作为学生,他大概应当向师娘道声恭喜才是啊!


也许,是他的难过太明显,珞凇缓了缓语气,平静的语气里,去了层冰冷:“你太小了,我有很多事要处理。”


“是要处理‘事’,还是要处理——”乌恒璟看着珞凇,强忍住心口剧烈的疼痛,把那个字从牙缝间挤出来——“我。”


“恩?”


“您准备什么时候告诉我……”乌恒璟嗓子里仿佛被一团破败的棉絮堵住,他越说声音越低,最后全然发不出来自己的声音,他深深地吐出一口气,“……”

















————————————

感谢 @米酒蛋泥 、  @怜棠 、 @奥利奥汤圆 、 @槿川✨ 、 @T'a mo 、 @T'a mo 、 @笙箫 、 @何捷了解一下— 、 @国宝 、 @韭妖妖 、 @易 、 @小虎 、 @7775318 、 @月亮打了烊 、 @林栖者 、 @. 、 @安 、 @Miaaa 、 @卿彧 、 @冰焰燃天 等超过100位朋友请我吃甜品!


感谢所有投喂粮票的朋友们!



小乌说了什么呢?

🎁隐藏结局见!









评论(1275)
热度(2657)
  1. 共8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云川漫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