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川漫步

你是我的神,而我是渎神的人。

见翌思迁:第八十章 玉石俱焚

文案及设定

腹黑手更黑的老狐狸 vs 又皮又脆的叛逆狼崽



——————————————

湛迁怔怔地望着湛翌君,像一个做错事却不准备道歉的孩子。


湛翌君见他放下手,冷声斥道:“下去。”


湛迁沉默着,从湛翌君身上起身,站到一旁。湛翌君也站起来,抬手整理干净打斗中被扯皱的衣物,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淡道:“去把你的家法拿来。”


“拿家法?!你又要打我?”湛迁难以置信地重复,他几乎被愤怒冲昏头脑,大喊道,“我不拿!你凭什么打我?!”


相比湛迁的暴怒,湛翌君平静得过分,他甚至轻笑一声:“你记不记得你曾经问过我,怎么判断你是真的不再认可我作为师父,还是只是拿‘不认我’的话赌气?”


湛翌君抬起手漫不经心地理着袖口,眼皮都不抬:“我当时告诉过你,欲迎还拒和殊死挣扎有本质区别。现在,你不再认可我的理念,不再愿意接受我的训诫。你羽翼已丰,形成了自己的世界观和人生观,与我产生截然不同的观念,因此不再事事都指望我,亦不再甘心趴下挨打。这意味着,你已不再需要我。”




湛迁愣住。


这一句一句,仿佛一段魔咒,侵入他的心智。


他想到,年初五那天,在院子里,他与湛翌君死犟。


湛翌君要他认错,他便横眉冷对“老子没错”。


湛翌君说“认错,不然,剥了裤子打”,他想都没想便顶撞道“脱就脱,你爱怎么打就怎么打,我绝不认错”!


那一日,他被藤条狠狠抽,被独自吊在院子里反省,他发过火,顶过嘴,也示过弱,却唯独没有认过错。


一直到今天,在经历了整整四十五天的惩罚期之后,他都不觉得自己错了。


——你不再认可我的理念,不再愿意接受我的训诫。


——你羽翼已丰,形成了自己的世界观和人生观,与我产生截然不同的观念,因此不再事事都指望我,亦不再甘心趴下挨打。


当初,湛翌君对他说这番话的时候,他根本没放在心上,那时的他,将湛翌君视若神明,他崇拜他、敬仰他,全心全意地依赖他、仰仗他,每一件事都会问他的意见,他根本不会想到会有那么一天。


可如今……


如今,湛翌君说的这段话,听在湛迁耳朵里,字字诛心。


湛迁很想蹦起来大骂“你放屁”,可他说不出口。


因为,湛翌君说的是对的。


他确实不再认可他,亦不再甘心趴下挨打。


他想……


他想,堂堂正正地站在那个人面前,像个大人一般被对待,可惜那人却与他谈论“监护权”和“管教权”。


他想,为他分担他的忧愁,可惜,他什么都做不了。



湛迁颤声反问:“你……什么意思?!”


一直以来,他不愿承认的事,如今被湛翌君毫不留情地剥到台面上。


如果不是十分了解湛翌君,他几乎要以为,湛翌君是在逼他率先说结束——毕竟,那个人说过,结束的权利在他。毕竟,那个人素来擅长蛊惑人心,彼时他能蛊惑得他全心交付,此时便也能蛊惑他先提结束。


四十五天不许亲近的惩罚期,湛翌君从他家搬走而后音讯全无,早就盘算好要送他出国留学,乃至今日……蛊惑他结束,湛迁觉得自己好像落入一张精心编织的、巨大的网中,他摸不着方向,找不到坐标,只有被动地被那张网越收越紧,他绝望又无助,最终在网的尽头只看到一个答案——湛翌君要抛弃他。


湛迁的心脏剧烈地颤抖,他只轻轻触及这个可能性,便像触电一般猛地缩回了心,连碰都不愿去碰。




湛翌君平静道:“我只是在提醒你。如果你依然想认我作师父,就拿出你服管的态度来——去拿你的家法,为你今天的无礼顶嘴付出代价。”


湛迁松了一口气。


看来,是他的错觉。


湛翌君提醒他去拿戒尺,便是还肯管他,那便是不会扔掉他。


湛迁旋即感到一阵愧疚。


两年来,师父处处为他考虑,给足了他安全感,屡次对他失望透顶也从未放弃过他,他怎么还能怀疑师父?




“你看看你现在,”湛翌君冷脸斥道,“这就是你作我徒弟的态度,恩?我让你去拿戒尺,你不拿。我动手罚你,你敢还手。你对我,还有对师父的尊重吗?”


湛迁本就是倔强至极的狼崽,不服天地、不敬鬼神,顺毛哄他兴许很快服软,可湛翌君偏要端出师父的架子来压他,压得他的火气蹭地窜上来:“态度?我哪里态度不好?之前,你为了裴沫把我吊在院子里打,我还不是认打认罚?你明知道我最怕冷战,你还罚我四十五天的惩罚期,我还不是硬生生熬了下来?这都不够‘服管’,你还想要我怎么样?这次是我态度差吗?!这是因为你说的不对啊!师父!你为什么变得这么专制?为什么非得让我出国不可?你给我一个理由啊!我在苏国一样能考得好学校,一样能有出息,为什么非得出国?我不愿意!”


湛翌君的语气更强硬几分:“你不愿意也得愿意,这件事,没得商量。”


“你逼我?你非要逼我出国是吧?”湛迁脸色阴沉下来,语气逐渐狠厉,“好,你是我的监护人。你可以替我做出出国的决定,但是你休想随意摆布我!我告诉你,从明天开始,我每场会考都会交白卷——直到你同意让我留在昔州为止。如果你始终不同意,那好,中考,我交白卷!我看哪所中国的重点高中敢录取一名零分考生!”


湛翌君万万没想到湛迁居然会不管不顾地拿出这种玉石俱焚的态度,终于无法再淡然,怒道:“湛迁,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湛迁阴狠地盯着他,“别以为只有你一个人有筹码!你休想……”


啪!


话还未说完,就被一记狠厉的耳光打断。



湛翌君出手又快又重,湛迁还来不及反应,半边脸颊已然肿起,嘴角甚至渗出血来。


这一记耳光非但没有把湛迁打服,反而激起他全部的叛逆,他捂着脸,恶狠狠地瞪着湛翌君,双目赤红、目眦欲裂:“你打我?这根本不是原则性错误,你凭什么因为这个事跟我大动肝火?!”


“凭我是你师父,”湛翌君一字一句地道,他态度极其强硬,“只要我还是你师父,你就必须给我出国!”


“你——”烦闷堵满了湛迁的心脏,他咬牙说道,“好、好啊!管教我的权利,是我赋予你的,我随时可以收回!‘师父’这个称呼,我可以给你,也同样可以收回,你不要仗着我尊敬你就为所欲为!”


可湛翌君对他的态度视而不见,非但没考虑湛迁的感受,反而继续施压:“威胁我?你现在这副态度,是尊敬我?!”



湛迁极其反感湛翌君端着架子的模样,脱口而出:“湛翌君我对你,也是真的很失望。”


湛迁一字一句地说道,他愤然道:“我期望中的师父不是这样的!他不会为了别人把我吊在院子里打,他不会连我的一句解释都不愿意听,他不会明知道我最怕冷处理却仍要对我不闻不问,他更加不会——不会如此专制、独裁,打着‘为我好’的旗号强迫我做我不喜欢的事,只顾端着‘师父’的架子给我施压、全然不讲一点道理!”



湛迁望着湛翌君,湛翌君也望着他,湛迁的眼底是深深的失望和怒火,可更令他难过的是,他没有在湛翌君眼里看到一丝一毫的温情,那人的眼底唯有无边无际的冷漠。


那一刻,湛迁突然觉得,一切都结束了。


他想走,而他不再挽留。


也许,他们早该结束。


四十五天前,在那个冬夜,他们就该结束。


“也许你是对的,我是真的,不愿意再接受你的训诫,既然如此……”湛迁喃喃道,他快步冲出书房,撂下一句,“你等我一下。”




湛迁冲出湛翌君的书房,跑进自己书房,猛地拉开抽屉,拿出里面的戒尺和藤条,他连一秒都不敢耽搁,好似生怕只要犹豫一秒,自己便会改变主意。


他受够了。


他真的受够了。


从年初五那天开始,他们之间历经一场漫长的拉锯战,在这一刻,终于绷断了弦。


他印象中的师父不是这样的。


他印象中的师父,温柔斯文,带着一股超然脱俗的淡定,带一点小腹黑,偶尔坏心眼地欺负他、故意看他尴尬脸红,却经常耐心地给他讲道理,事事都为他考虑,满足他的所有需求,总是给足他安全感。


师父怎么会变成现在这副样子?


不再问他愿不愿意、想不想要,有的只是冷漠的苛责和无限的压迫,根本不尊重他。


湛迁握着两样家法快步踏入湛翌君的书房,站到那人面前。


那一刻,他脑子里闪过的不是不甘,不是仇恨,他想到的是他得到戒尺的那一天——那是湛翌君第一次送他礼物。


两年过去,他仍清晰地记得当初的场景。


他记得当时湛翌君故意定下一个很简单的任务,允诺只要完成便送他礼物,待湛迁满心欢喜打开锦盒,却发现,里面装的赫然是一柄紫黑色檀木戒尺,尾部还刻着一个“迁”字。


他记得自己当时羞红了一整张脸,羞愤难当地把湛翌君往门外推,那人却满脸无辜地对他解释“你看这个‘迁’字,是为师亲手写、亲手刻的,为师生平第一次给人手工刻礼物,为了给你惊喜,还是用你睡着的时间刻的,很辛苦”,结果话还未说完,就被他强行关出门外。


可赶跑湛翌君之后,湛迁一个人在书房里,一遍又一遍地摸着戒尺刻着的“迁”字,只觉得那小小一个字似是透出灼热的温度,烫得他一整颗心都暖暖的。


湛翌君猜得不错,小孩子都喜欢仪式感。


那时的湛迁,表面上羞愤难当,其实很感动。


可此时此刻,湛迁双手握着戒尺两端,当初的感动汹涌地冲上心头,和他滔天的恨意交织在一块,它们纠缠不休、争斗不止,将他的心搅得天翻地覆、混乱不堪。


湛迁深深地望向湛翌君的眼睛,而后,双手猛地一发力——戒尺生生断成两截!!!


太痛了。


湛迁将断裂的木头毫不留情地扔进垃圾桶,只觉得那紫黑的断痕间痛得要渗出鲜血来。


他曾经那么信任他,那么依赖他,湛迁无比清楚,自己接下来要说出口的话,要将两人所有情义毁于一旦。


是他不配——湛迁告诉自己——是他不配再做你师父。


湛迁拿起藤条,双手再一发力,将藤条也从中央折断,扔进垃圾桶,他抬起头,声音竟抑制不住地有几分颤抖:“我们结束吧。湛翌君,从此以后,你不再是我师父,你也无权再干涉我的任何事。”


“你变了,湛翌君,”湛迁闭上眼睛,原来心痛到极致的时候,连眼泪都流不出来,他颤声道,“现在的你,不配得到我的尊敬。”







——————————————

1.5更的量。



坐过山车最刺激的是未知。

在你毫无准备时,过山车突然抵达最高点开始急速下降时,才最刺激。


所以,第二节结尾的时候并没有告诉大家,只是默默低头埋刀。

现在,终于——欢迎来到第三节“嫌隙”。


以及,我本周四更已经完成,下周见了各位们!

趁此时间,大家多多留评论,让我看看你们的想法!







评论(152)
热度(1014)
  1. 共9人收藏了此文字
只展示最近三个月数据

© 云川漫步 | Powered by LOFTER